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比斗
    林远凡神色一冷,“多说无益,就让我见识一下你的本领。”

    说完率先走了出去。

    鲁元彬看林远凡镇定的样子,心里不禁有了一丝怀疑,难道他真的不是在假装?

    不过很快他就摇了摇头,将心头那一点怀疑抛了出去,便也朝门外走去。

    其他人跟着来到了宽敞的后院之中,四周闲杂人等全部被沈荣清理了出去,以免节外生枝。

    林远凡和鲁元彬二人静里院中,审视着对方。

    鲁元彬见林远凡还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依旧没有准备暴露实力,十分的不爽,宗师小成的气势释放而出,对着林远凡袭去,想要一探林远凡的虚实。

    林远凡双手负在身后,对这气势置若罔闻,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林远凡,拿出你的真本事和我打一场,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几分本事。”鲁元彬大声道。

    “我的真本事?你还不配。”林远凡摇了下头。

    “狂妄的小子,我不配?死鸭子还敢嘴硬。”鲁元彬怒火中烧,气势已达巅峰,要动真格的了,想要一招就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让他知道就算是相同境界之中彼此之间依旧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林远凡望着凝势待的鲁元彬,好心提醒道:“你最好拿出你最强的招式,不然你会输,而且还会是很难看的那种。”

    “管好你自己吧,我不需要你来说教。”鲁元彬身子动了,像一头迅捷的猛虎,双手成爪,直扑林远凡而去,势要将林远凡撕碎。

    林远凡微微摇头,这等拙劣的武功在他看来毫无特色,这鲁元彬全身都是破绽。

    我要赢,而且还一定要赢的让人无话可说,战决。

    想到这,林远凡浑身上下猛然间散出一股极其危险的气势。

    不远处的陈平感受到了这股气息之后,双目一凝,而他身子中的内息竟然不由自主的被引了出来,神色变得十分凝重,看向林远凡的眼光都变了。

    而沈修明这些未入宗师境界的人反倒没能查觉出什么。

    感触最深刻的还是正冲过去的鲁元彬,他此时收到了极大的压迫,想撤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将身体提高到最强,硬着头皮上了,想林远凡只是虚张声势。

    这时,林远凡动了。

    他双脚轻踏地面,行动迅捷无比,带起一阵狂风。

    鲁元彬眨了一下眼,然后就失去了对林远凡身影的捕捉,慌乱地向着四周望去。

    当他看向右侧的时候,林远凡不知什么时候绕道了他左侧,对着鲁元彬的胸肋处一拳挥去,势大力沉,教人难以招架,而鲁元彬仍然没有察觉。

    在这紧急关头,陈平再也坐不住了,大声提醒道:“在你左侧。”

    鲁元彬闻言,毫不犹豫向左扭身,同一时间双臂挡在胸前,就在这一瞬间,林远凡的一拳毫无意外轰击在了他双臂之上。

    就算是宗师小成的鲁元彬也无法接下这一拳,只见他护住周身的罡气一下子变得支离破碎随风而逝,巨大力量传导入了他全身。

    没有意外,他身子朝后面飞出三米多远,还在空中打了两个滚,然后面朝下着地,整个人呈一个“大”字型趴在了地面上,可以说是“五体投地。”

    他们两人真正交手的时间连五秒都不到,林远凡只出了一拳就将宗师小成境界的鲁元彬给打飞了,对方根本就毫无还手之力。

    沈修明许安他们曾见识过林远凡杀宗师的场景,每次想起来都无比震撼,而这一次再见到他与交手宗师,依旧是以碾压的姿态,完完全全地展示了什么叫做高手风范。

    林远凡束手而立,扫视众人一圈,最后在陈平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并不说话。

    趴在地上的鲁元彬没有昏迷过去,要是没有成平出言提醒,他没能摆出防御姿态的话,这一拳就能让他几天无法下地。

    他几次挣扎着身体,嘴巴都埋到了草地里,吃了一嘴泥,这些都算不了什么,让他无法接受的是心里受到的屈辱,之前说的那些话变得苍白无力,要是地上有一道缝的话他恨不得现在就钻进去。

    费了很大的劲鲁元彬终于再次重新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脸上沾着杂草,啐了一口,他甩了甩快麻痛的双手,恨恨地看着林远凡,不甘心道:“我不服,我要和你再打一次,我最强的手段还没有用出来。”

    “你输了,再打一次也是同样的结果。”林远凡平静道。

    “我不信,我怎么可能会输给你?”鲁元彬大声吼道。

    说完,他身子猛地一抖,身上传出噼里啪啦的声音,肌肉高高隆起撑破了衣服,身形随之暴涨了许多,全身好像是从开水中捞出的一样,通红无比,周身有热雾流转,欲喷涌而出。

    他双手在热雾中一抓,随后十指张开急地在身前来回舞动,如同在拉扯什么一般,手指一弹,轻声颤音响起,好像在拨弄琴弦一般。虽然是凛凛壮汉,手指却异常的灵活,在身前疾动,根根肉眼难以察觉的丝线凝集而成。

    这些丝线看似轻柔,实际上却极为凌厉,可削金断玉,若是缠绕到人的身上,普通身躯必定会斩成碎块。

    “这是?凝气成丝,他的必杀绝技——罗网,这下林远凡遇到麻烦了。”许安凝重道。

    沈婉容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但是能感受到场中那种气氛的微妙变化,不禁为林远凡担心了起来。

    陈平气在身体中快运转,准备随时出手,以防生任何不测,他明白,当鲁元彬进入这种状态之时就是下定决心做最后一搏了,这一招一出就必定要和林远凡分个高下,怕是心里已经起了歹意。

    林远凡感受到从鲁元彬身上传出的淡淡杀意,冷哼了一声,气道:“不知好歹的家伙,冥顽不灵,那我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神通。”

    右手张开向前一伸,五指并拢成掌,四周原本流动的灵气都为之一顿,他气质大变,让人心生畏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