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炼器
    “丹宗,器宗,有点意思。”林远凡笑道。

    他从吕文凤的话中还知道这七华门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主研丹药的丹宗,另一个是主攻炼器的器宗,各有所长。

    而吕文凤和段仇正是器宗的弟子,学习制作法器,所以先前她才能认出林远凡手中的玉髓。

    “你现在知道了我们的身份了,是不是该让我们走了。”段仇气势恢复了一些,认为林远凡知道了他们七华门的身份之后就不会对他们动手了。

    “你们既然是炼器的,那你们炼的法器呢?拿出来给我看看。”林远凡对地球上的炼器技术挺感兴趣的。

    “额,这个……”两人对视了一眼,脸上有尴尬之色闪过。

    “难道怕我抢你们的不成?”林远凡好笑道,不相信这两个连内劲小cd不是的人真的会有什么好东西。

    “不是,不是。”吕文凤连摆手,生怕林远凡误会什么,解释道:“我们实力不够,身体灵气太少,还不能炼器,现在只能打磨材料。”

    吕文凤从小口袋里拿出了一小块墨色的石头往林远凡身前一递,说道:“喏,这是我师傅给我的法器样石,你看了可要还给我。”一副生怕林远凡拿了不还的样子。

    这块样石是师父交给她的,让她感悟炼器禁制的手法,没有什么特殊功用。

    林远凡看到吕文凤手中的墨石,眼中一亮,不动声色地接了过来,看了两眼,说道:“墨晶石,品质还算不错,就是这禁制手法太粗糙了。”

    这种禁制手法在林远凡看来就跟小孩子捏在捏泥娃娃一样,毫无出奇之处,入不了他的眼,而让他真正在意的则是墨晶石,这种材料用来布置一些基础的低阶阵法不错,正是他所需要的,只不过一块起不了什么作用,他需要的量非同小可。

    吕文凤听到林远凡说这块样石上的阵法不行,也就是在说自己师父炼器不行,平日她将师父视作神人,如何能容林远凡如此诋毁,忘记了林远凡的强大,俏脸拉了下来,一下子就生气了。

    “你说上面的禁制粗糙?你知不知道我师傅可是武道界鼎鼎有名的炼器大师,随手炼制的法器都是精品,来我师父这求取法器的人都从山上排到山下了,怎么到了你嘴里就变的粗糙了,我看你就是不懂装懂。”

    林远凡微微一笑,确定道:“对于禁制法器我也略知一二,不过我手里这个确实不怎样。”

    林远凡对于禁制炼器这些东西他前世也曾钻研过一段时间,有着相当程度的了解,比修真界真正的炼器大师恐怕也不遑多让,比地球上这些粗糙的手法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吕文凤小嘴一噘,没好气道:“你快把那样石还给我,不识货的家伙。”

    林远凡手在墨晶石上一抹,然后右手疾动,打出道道禁制,度极快。

    段仇和吕文凤看着林远凡的手法,认出来林远凡正在炼制法器,看得呆了,还从来没见过有人能够这么快地炼制法器,其手法熟练的程度似沉浸此道多年了,比他们师父还要厉害。

    不消片刻,林远凡手停了下来,将手中的墨晶石往吕文凤身前一抛,吕文凤眼疾手快,一把就接住了,定眼一看,只见上面禁制秘密麻麻不可数,多看一会儿心神都好像要被吸进去了。

    “这,这……这怎么可能!你,你是怎么……”吕文凤说话都不利索了,感觉自己手里这样石变得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上面的禁制似乎还有其他作用,现在她本领低微,还看不出里面隐藏的功用。

    在她的印象之中那些炼器高手一个个都是年岁已高的老者,气度不俗,就算是他师父在炼器上有天赋,现也快五十了,在炼器中算的上比较“年轻”的了。

    而眼前的林远凡,吕文凤敢肯定岁数比自己还要小,不到二十,猜不到一个人怎么修炼才能在二十岁之前就有这种手段,太不可思议。

    若是他们知道林远凡还是一个武道宗师恐怕下巴得惊掉到地上去。

    “好像比师父还厉害。”段仇小声道。

    “怎么样,我是不是不懂炼器?”林远凡笑着问。

    两人齐齐地摇头,要是这样都不算懂炼器的话,他们真不知道整个武道界还有谁能敢说自己会炼器了,只怕这个少年足以称得上“大师”二字了。

    吕文凤脸上一烫,先还说眼前这个高中生不懂炼器,可别人随便露的一手也许是他们一辈子也难达到的高度,很是羞愧。

    她记起师傅常说人不可貌相,人外有天,天外有天,今天才真的是见识到了。

    任谁能想象一个普通高中生模样的少年竟是武道炼器两方面的高手呢?

    段仇见识了林远凡这一手,心里一下服气了很多,败在这种天才人物手里好像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

    “是我错了。”吕文凤将头一低,然后看向林远凡,认真道:“先前的事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只要不是太过分的要求我们都能答应。”

    段仇在一旁也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师妹说的话,他现在只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想着要是让师傅知道自己在外面得罪了这么一个人物,以后怕是再也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了,恐怕几年都要被禁足,再也不能下山玩了,这还不得把人憋死,想到这段仇后怕不已。

    “我要怎么样?”林远凡右手拖住下巴上下打量了一下穿着热火的吕文凤,思考着到底该怎么办。

    吕文凤看到林远凡的视线,身子一紧。

    难道他是一个好色之徒?要我和他去做那种事不成?我绝对不会答应的。

    “你想好了没有?”吕文凤声音越说越小,真怕林远凡说出那种无耻的要求。

    而且林远凡那么强,她想着要是林远凡要是对自己用强该怎么办。

    林远凡对她一点想法也没有,完全是她想多了。

    “算了,我今天还没想好,改天我会亲自去你们山门拜访,想必那时候应该就想好了。”

    “你,你还要去我七华门山门?”段仇吓了一跳。

    “怎么?不可以吗?我要你的长辈亲自为我赔罪道歉。”

    “不要,千万不要呀,你这是要害死我呀。”段仇都要哭了,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师父,尤其师父是个相当严厉的人,要是让师傅知道自己在外面做的事,下场会很惨。

    “这可由不得你,自己做的事总得付出代价。”林远凡沉声道。

    段仇见林远凡心意已决,哭丧个脸哀怨起来了,觉得自己人生未来一片黑暗,千不该万不该不听师妹的话,终于自食恶果了。

    吕文凤叹了一口气,事已至此,只得说道:“我们会在宣城等你的到来,这是我的电话132……,你到了可以给我打电话,我会去接你。”

    林远凡点头记下了,“那就后会有期了。”说罢就转身骑着自行车离去了。

    “师妹,你怎么还把电话还留给他了。”段仇问道。

    吕文凤解释道:“师哥,你觉得以那少年的本事还能找不到我们七华门所在吗?还不如大方一点,事情兴许还会有点转机。”

    “罢了,你还有转机,我是死定了,师傅起码得扒我一层皮。”段仇哀叹道。

    吕文凤摩挲着手中墨晶石,“也许,也许师傅不会责罚我们,说不定还会大大地奖励我们。”

    “师妹,你脑子没烧吧?这怎么可能?”段仇觉得师妹一定是病了才会数说出这种胡话来。

    “我是说也许。”吕文凤摇摇头,不再想这些事了,相信车到山前必有路,继续道:“师兄,走吧,我们还是赶紧给师傅准备礼物吧,要是能找到一份好礼物,想必师傅对我们的责罚也会轻一些。”

    “还是师妹说的对,我们走。”段仇又重新有了目标。

    吕文凤将墨晶石珍重地收好,看着林远凡先前离去的方向,心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很期待和你的再次见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