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明抢
    “二位,这块玉我已经要了。”林远凡沉声道,心中很不满。

    那男子冷笑了一声,说道:“你要了?还没付钱吧?那就不算你的,我也不让你吃亏,这玉标价8ooo,我出1oooo,剩下的2ooo给你怎么样。”

    心里觉得这么做眼前这个学生肯定会同意,2ooo块钱对普通人来说已经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更别说一个高中生了,没人会放弃白得的钱。

    一般人也许真的就同意了,可林远凡怎么会是一般人。

    林远凡察觉出这二人应该是看出了自己手中玉佩的真实原料,所以才会前来争夺,他仔细看了二人一眼,才现这二人身体中有灵力流动的痕迹,距离内劲小成只有一点距离,也算小有几分实力了。

    “不好意思,我不会让的,你们还是死了这条心,别自讨没趣。”林远凡态度强硬,这玉髓对他来说很重要,肯定不会相让,转头对柜员说道:“帮我包一下,我这就去付账。”

    男子一听林远凡这话,脸马上就拉了下来,“小子,你别得寸进尺,这东西我段仇看上了,今天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

    “这位同学,这块玉对我们有大用,你就让给我们吧,要是你买了,我们愿意出双倍价格从你手里买下来,你看如何。”那俏女子道。

    “你们觉得我是缺钱的人吗?”林远凡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二人。

    “好小子,看来你是铁了心和我作对了?”段仇气道。

    林远凡冷声道:“是又如何,你难道还想从我手里抢不成?”

    “好小子,你给我等着,我和你没完。”段仇威胁道。

    女柜员看到他们三人为了这块玉争个不停,都要冒出真火了,见林远凡只不过是一个学生,担心他会收到伤害,急忙说道:“二位,这里还有其他的玉都比这个要好,你们再选一选别的吧,这位小先生已经要了这块玉,你们就不要再争了,我们这做生意也讲一个先来后到的。”

    “难道我出价比他高都不行,有你们这么做生意地吗?”段仇大声道。

    女柜员面露难色,但还是说道:“我们这里不是拍卖行,明码标价,是多少就是多少,不兴加价的。”

    段仇气的冷哼了一声,恨恨地看着林远凡,眼中怒意十足。

    那女子看着那玉佩,很不舍,无奈地对身旁地段仇道:“段师哥,算了吧,看来这玉和我们没缘分。”

    段仇不再说话,眼珠一转,心里有诸多念头闪过。

    林远凡见他们二人不再无理取闹,也不再理,和柜员去了付款的地方,刷完卡就带着这块玉髓离去了。

    骑车走在回家的路上,林远凡感觉在自己身后有一辆小车紧紧跟着,一直跟了四个街区。

    林远凡嘴角微翘,猜到必定是之前那两人,起了其他的心思。

    两个连内劲都不是人就敢跟踪我,看来他们心思够大,就让我看看你们到底有几斤几两,胆子够不够大了,杀人夺宝我见的不少,可是追着送死的那就不多了。

    林远凡想着就往人流较少的地方骑去,想勾引他们主动动手。

    女子在车中说道:“段师哥,真的要这么做吗?去抢一个高中生的东西,师傅知道了还不得狠狠教训我们,出山之前,师傅可是千叮呤万嘱咐让你不要在外面惹事的。”

    这女子名叫吕文凤,是一个古老传承门派的外门弟子,一直在山门中修行,这次出山是为了和师兄一起给师傅的五十大寿寻找贺礼,寻找了很久没有找到,先见到那块玉髓的时候,认了出来,心里很高兴,觉得这趟没有白出来。

    结果被林远凡给捷足先登了,虽不甘心,但心里并没有起其他心思。

    师傅在他们出山的时候唠叨了很多话,让她一定要看好师哥,不要让他在外面闯祸。

    到了外面,她才现自己根本管不了师哥,自己这个师哥胆子大的很,她很少和外面接触,所有事情都是师哥做主,她只能在一旁看着,说不上什么话。

    段仇说道:“师妹,怕什么,不就一个小小的高中生吗?我们又不白拿那玉髓,给他一万块不就行了,他难道还有什么话说,只要你不说,师傅老人家怎么会知道。”

    吕文凤神色复杂,十分犹豫,说道:“可是……”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段仇打断道:“没什么可是,肯定不会有事的,你要相信师哥我,给师傅的贺礼不能再拖了,一个小毛孩而已,能有多大本事。”

    吕文凤见师兄心意已决,不由叹了一口气,多拿了些钱出来,希望等下能给林远凡多一点补偿。

    不多时,林远凡终于来到了一处没什么人的小路上,将自行车停了下来,回过头来看着路口,等着二人到来。

    段仇和吕文凤看到林远凡竟然停了下来,好像在等他们一样,这让他们两人心里不禁打起鼓来了。

    “算了吧,师兄。”吕文凤再劝道。

    “都到这里了,怎么能算了,我倒看看这小子在搞什么鬼?”段仇停下车朝着林远凡直直地走了过去。

    吕文凤没办法,也只能跟着师兄走了过去,见林远凡这么镇定,一点没有慌乱,完全不像一个高中生该有的样子,好像早就知道了一样,心里充满了疑惑。

    林远凡看着两人来到自己面前,冷静地道:“不知道你们两个跟了我一路到底是什么意思?”

    段仇没想到林远凡居然一开始就知道了,惊异道:“你怎么知道?”

    林远凡摇了摇头,不去解释。

    “小子,我不和你多废话,把那块玉给我,我把钱给你,两不亏欠,如何?”段仇继续道,“我的耐心很有限。”

    先前就对林远凡有火,要不是师傅说的话还在脑海里,他现在就要对林远凡动手了。

    “哦?”林远凡头一偏,“要是我不答应呢?”

    “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会让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人不是你能得罪的。”段仇声音低沉了下来,揉了揉手腕,威胁的意味明显。

    林远凡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要是你的话,现在就会赶紧回到车里,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这里,忘记今天生的事,对大家都好。”

    段仇冷哼了一声,气道:“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

    林远凡摇了摇头,带着深意道:“有些路你不该走,地图上以前会标明“那里有龙”,可现在不标了,但并不意味那里没有龙。”

    “小子你胡言乱语些什么,我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真实的世界。”段仇说完朝着林远凡快步走了过去,准备动手明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