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买玉
    几天后,关于林远凡和李慕青的事情渐渐平息了下来,也不再外传了,只是很多人看林远凡和李慕青的时候总会带着有色眼镜。

    某些消息灵通的人还在暗地里等着看方天豪会这么做。

    毕竟前些时候林远凡在跆拳道上击败了红带高手王雷,名声传了出去,似乎最近又和李慕青之间有着某种说不清的关系,八卦消息不少,也算得上宜兰中学的风云人物之一了。

    总有人闲的无聊,等着看林远凡的笑话。

    对于别人的眼色,林远凡全当看不见,每天照常修炼,上学,“睡觉”,回家,继续修炼。

    从冯成身上获得灵种全部被他吸收了,但是数量还是远远不够,不能满足他修炼到入玄的庞大需求。

    地球的灵气太过稀薄,就算是楚秀公园那里的灵气程度,对通灵境界的林远凡来说还是远远不够,杯水车薪,不能满足他的修炼需求,修炼困难,这也是武道界宗师数量稀少的重要原因之一。

    ……

    又到了周五下午,林远凡记起今天是老妈的生日,准备在家好好陪陪父母。

    下午是体育课,林远凡提不起丝毫兴趣,就提前偷偷地溜了出去,反正在体育课上面老师也不怎么管,逃就逃了,无所谓。

    他出来不是为了别的,想着要为父母准备一份礼物,母亲过生日,他这个当儿子的肯定不能空着手回去,而且这个礼物还一定不能是普通之物。

    如今他已经入了通灵境界,对灵力的掌握更加娴熟,能用的手段更多,可以化腐朽为神奇。

    想了一会儿,林远凡便骑着自行车去了市中心最大的珠宝店,想要买一些玉器,因为玉器是承载阵法的良好媒介,可以在玉器之上制作出不错的法器,而他要送给父母的就是一件真正的法器。

    上次在萧家武馆的时候,林远凡看到萧斌身上拥有一件手串护身宝物,能够抵挡住宗师小成之人一击。

    那手串便是法器中的一种,不过是最劣质的一种法器,使用一次便会报废,对普通武者来说算得上珍贵的宝物,但是根本入不了林远凡法眼。

    以他现在的手段,像那种劣质法器,他随便就能炼制几个,只是他不愿做而已,觉得没什么用。

    心里想着要送给父母的法器品质肯定要高,绝对不能随意。

    楚州最大的珠宝店名叫“金玉满堂”,是沈达集团在楚州最重要的几处产业之一,位于市中心商业步行街黄金地段,又正值周五下班高峰期,客流量极大。

    林远凡随着川流的人群进了珠宝店,见里面全都是各种珍贵的黄金美玉钻石,琳琅满目,灯光明亮,确实配得上金玉满堂四个字。

    里面的职业导购员脸上始终挂着甜甜的微笑,让人觉得舒心,林远凡问清了够买玉器的区域后就直奔目标而去。

    看着展台上整齐罗列着的各种玉石,林远凡开始精心挑选起来,他神识外放而出,在身前的玉石上一一扫过,判断着每一件玉器的品质。

    展台内女柜员看着穿着校服的林远凡,心里很奇怪,摆放在这里面的玉器都价值不菲,动辄万元以上,不是一般学生能够消费的起,又见林远凡看得很认真,确实有要买的意思,觉得眼前这个少年可能是某个有钱人家的少爷,是个富二代。

    女柜员脸上不动丝毫,亲切地问道:“先生,您是要买玉器送人吗?我可以向您推荐一下。”

    林远凡摆了摆手,平静道:“我自己会看,你先去别人那里介绍吧。”

    那女柜员见林远凡这么说,暂时也就不去管了,开始向着柜台上的另外一对青年男女介绍了起来。

    林远凡看了不少玉器,身前这个柜台里的东西都要被他检查完了,正准备离开前往别的柜台时,神识突然传来一阵波动,目光急忙看了过去,瞳孔微缩,不禁出一声惊咦。

    在柜台边角的位置安安静静地摆放着一块较大却不是那么洁白剔透的玉佩,好像染了灰尘一样,并不美观,比同类差了许多,显得有几分古朴,毫不起眼,没有人会注意这玉佩的存在,就算看到了也只会一扫而过,不会留意。

    没想到还真让我遇到好东西了,林远凡心道,脸上微微一笑。

    林远凡手一直那块玉,对女柜员说道:“帮我把这玉拿出来一下,我要看看。”

    那女柜员看到林远凡所指的那块玉,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个学生这么没眼力见,连东西好坏都看不出来,这块玉在这柜台里摆了将近两个月无人问津,准备过两天下架,可这个学生居然点名要看这个品质不佳的玉佩,脑袋秀逗了吧。

    “我说话没听见吗?”林远凡看那柜员没有动,声音提高了几分。

    “哦,您等一下,我马上就拿给您看。”那柜员回过神来,将那块不起眼的玉佩取了出来。

    林远凡入手之后感受一种温润之感,隐隐还有凝神的效果,心中大喜。

    果然没错,是颇为难得的玉髓,体积也还算可以,足够炼制几枚真正的护身法器了。

    林远凡满意地点头道:“我就要这个了,去哪里付款。”

    “您不用再看看了吗?我们这里比这个好的玉器还有很多。”柜员劝道,不想这个少年买一块毫无用处的玉器,担心林远凡送人的时候拿不出手,那就不好了。

    林远凡摇了摇头,确定道:“这不用你管,我就要这个。”

    林远凡的行为引起了柜台旁那个女子的注意,那女子看到了林远凡手里拿着的玉髓,眼中精光大盛,很是欣喜,用手肘碰了下身边男子的手臂,示意他去看林远凡手中的灰色玉佩。

    那男子看到了那玉,心头大震,凑了过来,毫不客气地开口道:“这块玉我们要了。”

    “啊?这个……”柜员很是为难,万万没想到竟然还会有人也要这块玉,搞不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莫非这块玉真的是个宝贝不成?

    林远凡眉头一皱,侧过头来看向这一男一女,男的一身精致西服,英俊潇洒,女的面貌俏丽,修身t恤,短牛仔裤,一双大白腿露在外,非常惹火。

    不过两人站在一起很不搭,反差明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