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杀宗师
    ,更新快,,免费读!

    在他眼中,冯成右手上有一道长约半米无形剑刃,刚才那一手刀看似没有碰到林远凡,可若是林远凡真的在毫无防备下硬接必定会被斩伤。

    好在林远凡对灵气波动十分敏感,在冯成凝剑之时察觉了出来,及时避开,一般新进宗师肯定难以察觉,很有可能会着了道,连怎么死的都不明白。

    能成为宗师之人,都有几分心机。

    冯成这时脸色比死了娘还要难看,志在必得的杀招被林远凡轻松躲开了,最强的手段都没能奈何这个新晋宗师,一种很不秒的感觉在脑海中滋生了出来。

    他真的是先前才突破的宗师吗?怎么会这么强。

    冯成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不相信这么一个厉害人物是凭空冒出来的,暗河居然连任何情报都没有,这可是一位少年宗师,不是什么阿猫阿狗。

    “我的身份?”林远凡整理了一下袖口,笑了一下,语气平静道:“我从不和死人说。”

    没有特意加重语气,仿佛只是简单地在陈述一件事实而已。

    冯成愣了一下,没想林远凡竟然想要杀自己,对此并不以为然,说道:“你我同为宗师,我虽打不过你,可我一心想走,你莫非以为你能留住我不成?”

    “你可以试一试,看我是不是说假话。”林远凡向前走了一步,比冯成强大数倍的气势席卷而去,给了他巨大压力。

    冯成身子汗毛根根立起,活像一只炸了毛的刺猬,见林远凡平静如水的样子,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境很悲哀,先前的自信全都消失不见了,喉头鼓动,嘴唇发干。

    林远凡表现出来实力越来越强,一次次挑战了冯成的认知,让人看不透他的深浅,不知他到底还能做到哪一步。

    冯成身为暗河的宗师,就算明知不是林远凡的对手,也绝对不会束手就擒,哪怕有一丝机会他都不会放弃。

    他双眼微动,心中已经有了决断,没有任何犹豫,右手疾挥,一道气刃对着林远凡斩去,于此同时,身子急转就对着沈家大门快速奔去。

    燕浪先在师叔处于劣势之时就萌生了退意,碍于师叔没有发话,不敢乱动,这时看到冯成完全不管他们就要逃走,心里直跳脚骂娘了,脚下动作也不慢,转身就跑,使出了吃奶的劲,想要逃离这个恐怖的地方,逃离这个恐怖的少年宗师。

    心里还想着再也不招惹沈家了,要是能逃走,今后绝对不会踏入华夏一步。

    来时嚣张无比,气焰汹汹,逃时有如丧家之犬,惶恐难终。

    可林远凡岂能让他们如意。

    做了不该做的事,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就想一走了之,世界上哪里会有这种事。

    林远凡随手将那气刃拍散,脚步向前快步而去,似缓实急,比之冯成全力逃走的速度还要快。

    冯成眼看就要奔到了大门处,眼中一喜,看到了离去的希望,就在这时,林远凡的身影十分突兀地出现在了他身前,挡住了他前行的路。

    他去势颇急,一时间竟无法停下身来,直直地朝着林远凡扑去。

    林远凡的样子在他眼中放大,恐惧在脑海蔓延开来,嘴巴微张,只能选择将身体提升到极致,准备再做拼死一搏。

    “凝气成剑可不只有你会。”

    林远凡捏了一个剑指,指尖上出现一道长约三尺无形剑刃,凝实程度远不是冯成那半吊子所能比的,威力一个天一个地。

    他将手中剑刃猛然完全一递,冯成根本做不出任何反应,护体罡气脆如薄纸,对林远凡的锐利无双的剑刃起不到丁点阻滞作用,就这么直接插入到了他心脏之中。

    冯成站定在林远凡三尺外,嘴中冒出鲜血,举起的拳头再也挥不出去,到现在他还不敢相信这一切,双目圆睁地看着刺入自己身体的这一剑,这绝对不是宗师小成之人能有的手段。

    宗师身体远超常人,冯成心脏破碎却并没有立即死去。

    “我不甘心,我是宗师!我是宗师!!”冯成知道自己必死无疑,神色变得异常狰狞,“小子,你今日杀了我,他日我暗河之人必定会将你碎尸万段。”

    “聒噪。”林远凡眉头一皱,冷声道:“来了又如何,我自一剑杀之。”

    “你会后悔的!没有人能救得了你,你就等着暗河无穷无尽的报复吧。”冯成变得疯魔了起来。

    “你该上路了。”林远凡不想再听他的胡言乱语,手中剑刃消失。

    没了插入身体的坚韧,冯成胸口鲜血喷涌而出,扑倒在地,气绝而亡。

    一代宗师强者就此殒命,生前的一切化为灰烟。

    暗河又能如何,我现在的实力岂会怕了一群挑梁小丑,真是可笑至极,林远凡心道。

    沈修明和许安他们看到暗河宗师冯成在林远凡身前倒下,兴奋不已,眼中变得非常明亮,心中有了一丝明悟,原来宗师也不是高不可攀的人物,原来宗师也会死,原来人还可以这么强大。

    这让他们之前丧失的信心全部都找了回来,重新认识了武道和世界,有了一颗更为强大信念的心,林远凡无异于帮他们打开了一个心结,不再畏惧其他。

    两人都隐隐感觉困扰自己多年的瓶颈有了要突破的迹象,说不定真的能再进一步。

    沈婉容看着林远凡云淡风轻,弹指间强敌飞灰湮灭的燕子,小脸上不禁笑意盈盈,心中冒出了许多念头。

    林远凡此时没有注意他们神色的变化,解决了冯成后,他视线落到了院中想逃跑却没能逃跑的燕浪等人身上。

    燕浪他们是真的怕了,死亡的恐惧萦绕心头,连宗师境界的师叔都不是眼前这个少年的对手,死在了他手里,他们这一群人哪里还有机会,心里生不出丝毫的反抗之心。

    之前他还想这回事一方倒的虐杀,现在看来完全是弄错了对象,分明是这个少年对他们的碾压,此时他连肠子都悔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