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暗河宗师
    ,更新快,,免费读!

    万事具备,林远凡在地面上布置出一个简单的引灵阵,盘膝坐在其中,精气凝神盘,那千年银木芯在他身前合掌的手中。

    灵力运起,一股灵力从他手掌之中注入银木芯中,再加上引灵阵法的作用,银木蕴含的凝神之气慢慢进入到了林远凡身子之中。

    顿时林远凡感觉身子一阵轻松,之前还困扰他的修炼瓶颈在这时候开始松动了起来,正在一点一点底被冲破,想必过不了多久他就能冲破壁障,达到通灵之境界,成为别人口中的宗师高手。

    虽心中欣喜,但林远凡还是稳定了一下心神,不能让情绪波动影响到自己破境。

    ……

    正在全力冲破瓶颈的林远凡,并不知道,此时就在离楚州两百公里外咸城的海面上,正有一艘货船悄然驶来。

    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海面上一片漆黑,又起了风,海浪很高,床身摇来晃去的,普通人根本连站都站不稳,而在船头上竟然站着一个中年男子,神情坚毅,双手背在身后,丝毫不受颠簸床身的影响,双脚好像钉在了船上,纹丝不动。

    这是一艘走私船,不敢在正轨港口靠岸,原本定好在一处隐蔽的地方停靠的,结果来时天气不好,耽误了行程,晚了数个小时,结果天黑了,无法靠岸,只能暂时先停在了离海岸三公里的地方,准备明天一早再靠岸。

    “冯先生,我们今天晚上怕是不能靠岸了。”船老大扶着护栏来到那男子身边尊敬道。

    这艘船上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人的身份,他们从日国九州开船的而来,出发之时这男子登上了他们这艘船,给了一大笔钱。

    船老大猜这人身份应该不简单,不然不会用这种偷渡的方式去往华国,不过他们也是一群大胆之人,为了挣这笔钱,不会过问许多。

    中年男子在船头眺望,依稀能够看到岸边一处点点灯光,知道那里有人在等着他。

    “这里可以了,我要走了。”男子毫无情绪地道。

    船老大眉头一皱,不知道他在说什么胡话,这里可是海上,还能去哪里?

    这时让所有人惊诧无比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那男子双脚轻轻一点,整个身子直接跃过了栏杆,跳到了海中。

    船老大一下就冲了过去,站到了船头,没听到落水的声音,借着船上的灯光,看到那男子平静地站海面快步向前走去,宛若神人。

    “这,这……”船老大目瞪口呆,一时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中年男子快步朝着岸边灯火聚集之地而去,准备和他们接头,去做之前没能完成的事。

    在岸边,正有三辆suv车开着大灯照在海面上,车边站着数个穿着黑色西服的彪形大汉,冷着一个脸,一言不发地等待着,等待着他们上面派来的重要人物。

    “来了。”其中一人眼见,看到了正从海面上踏水而来的男子,并不惊异,相反的,脸上充满了向往之情,这等实力,是他们追求一生也难以企及的高度。

    他们心中不由地冒出了一个想法,大丈夫应当如此!

    这才是暗河宗师的风范。

    听到手下之人的提醒,车中休息的一人赶忙从车门里走了出来,恭恭敬敬地站好,准备迎接负责人的责问。

    毕竟这次他们在楚州一下就损失了两个内劲大成的高手,可以说是暗河近年以来非常严重的一次损失。

    很快那男子就出现在了他们面前,冷冷地扫视了几人一眼,一股无形的压力散出,让人无法直视,这便是宗师的气势。

    “冯,冯师叔……”刚从车里面出来的那人嘴巴都变得不利索了。

    他知道眼前这人是自己师傅谢天行的师弟,名叫冯成,宗师小成境界,手段狠辣,是个一言不和就会杀人的主。

    “燕浪,这就你们替我师兄做的事?你的两个师弟可都被华夏的特殊部门抓住了,你怎么没事?”冯成沉声道。

    燕浪脸色微变,急忙说道:“冯师叔,我有罪,本以为两位师弟对付沈修明是手到擒来,我就想把功劳让给两位师弟,结果没想到那沈家那晚有一个内劲巅峰在里面,两位师弟这才遭了毒手。”

    那晚他在楚州一处酒店中休息,等待两位师弟成功取回灵种的消息,可等了许久都没见两人回来,这才出了事。

    由于沈家保密工作做得不错,他花了许久才弄清楚事情的部分原委,心中大惊,没想到沈家竟然请了一个内劲巅峰的高手而他们情报错误,这才导致了任务失败。

    其实他得到消息的时候心中还有几分庆幸,他的武功和岳无空在伯仲之间,若是那晚他也一同去了,很有可能也会和两位师弟一样被人给废了。

    “我问你,那个坏我们好事的人身份查到了吗?”冯成问道。

    燕浪瞥了一眼冯成的脸,不太好看,小心翼翼道:“还,还没有,那个人身份似乎有些特殊,好像是突然之间冒出来的,我们的人一时间还找不到任何线索。”

    冯成手一甩,心情并不怎么好,低喝道:“我不想听你的借口,这么多人连个人都查不出来,一群废物。”

    “师叔息怒,师叔息怒。”燕浪连连躬身,低声下气,担心冯成会出手对他进行惩治。

    四周其余几个壮汉全都低着头,噤若寒蝉。

    面对一位宗师,哪怕是最低的宗师小成,他们也不敢对其丝毫不敬,只能听之任之。

    冯成看了一下时间,问道:“从此地到那沈修明家需要多长时间?”

    “师叔您一路劳顿,不如先在咸城好好休息一晚,明日再过去如何?”燕浪讨好般提议道。

    “我问你话,不是要你说别的,要是再浪费我的时间,就算你是师兄的弟子,我也会让你好看。”冯成不满道。

    燕浪额头冷汗直冒,急忙说道:“从这里到楚州市要三个小时,不,两个半小时。”

    冯成点了点头,坐上车,闭目养神,开口道:“开车吧,今晚就把事情解决了,要是那内劲巅峰的蝼蚁还在沈家,我要让他后悔活在这世上,解决玩这里的事我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去做。”

    “师叔,是什么重要的事呀?”燕浪好奇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