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护身宝物
    ,更新快,,免费读!

    果不其然,一分钟之后,一个脸色阴沉无比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死死地盯着林远凡,在他身后还跟着四人,神情冷冽。

    林远凡察觉到了那中年男子身上传出来的微弱威压,模样和萧寒几分相似,应该就是萧家武馆的馆主,内劲高手——萧斌。

    萧斌沉声道:“明人不做暗事,为什么不已真面目示人,取下你的面罩吧,无名鼠辈。”

    林远凡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笑着道:“名人不做暗事?你们做的暗事可还少?也没见你们跑出来承认。”

    “臭小子,我萧家和你井水不犯河水,为什么屡次挑衅我萧家,到底是何原由?受何人指使?”萧斌手指林远凡,怒道。

    “你们做的事太多了,恐怕连你自己都不记得了吧?”林远凡顿了顿,看了一下四周,继续道:“你儿子萧寒不在这里?”

    萧斌皱眉道:“你为我儿子而来?”

    他没想到这招惹这么一个敌人的竟是自己的儿子,仔细回想了一下调查出的资料,记起林远凡和萧寒是同在宜兰中学上学,猜到了很有可能是在学校的时候不知道这个人的底细,对他出手了,这才会如此。

    林远凡淡然道:“对,我为杀他而来,子债父偿,你也有份,要怪就怪你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

    好像这对林远凡来说算不上什么大事,连情绪都没什么波动。

    萧斌冷笑道:“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我已经多少年没听到有人敢这么对我说话了,你是第一个。”

    在楚州多年没发出最强的声音,他觉得有人都忘了他萧斌的存在,连一个少年都敢当面挑衅自己,气的不得了。

    林远凡侧着头,认真地道:“那你再也见不到第二个了,因为你今天,会死!”

    萧斌怒极,火冒三丈,神色变的狰狞了几分,威胁道:“丑小子,看来你是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今天我就废了你,然后再把你的父母抓来,当着你的面一刀一刀地杀死,看你还能不能说出这种话。”

    林远凡听到这话,大怒。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而父母亲人就是林远凡的逆鳞。

    “你今天必死无疑,没人能救得了你。”

    林远凡灵力翻涌,强大的气势放出,周围之人心惊不已。

    就连萧斌都不由地后退了一步,不可思议地看着林远凡,这种强大的气息已然是内劲巅峰,非常接近宗师了。

    “这不可能!一定是他虚张声势。”萧斌失声道。

    毕竟他自己年过四十才内劲大成,已经是非常努力的结果了,而他查到眼前的林远凡如今才十七岁,尚未成年,就算是天纵之才他也没听说过谁能在十七岁就成为内劲巅峰的高手,让他无法相信。

    肯定是用了什么秘法伪装出来的气势,想让我屈服,我萧斌纵横世间多年,什么没见过,他绝对是外强中干,中看不中用。

    萧斌稳住心神,镇定了下来,笑道:“小子,你用这种装出来的实力就想打败我,简直就是痴人说梦,我岂能会怕你一个黄口小儿。”

    林远凡自信道:“装出来?那你就来试一试,看看我到底是不是装出来的。”

    萧斌看林远凡十分认真的样子,心里不禁打起鼓来了。

    莫非他不是装出来的?不可能!

    “我岂会怕了你,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萧斌双手成抱圆之势,身子一震,一股不弱的气势从他身上传了出来,抵消了一部分林远凡的威势。

    林远凡右手手心向下对他一招,似唤狗一般,**裸地侮辱。

    萧斌久居高位,手下之人奉若神明,无不尊敬,就连达官显贵,见到他也得礼让三分,何时受过这等轻视。

    “小子,尔敢!就让你死在我萧家成名绝技三叠拳下,让你死地心服口服。”萧斌怒极,双手握拳,气势已达巅峰,双脚疾动,碎步向前,速度极快,势要一击得手。

    林远凡摇了摇头,暗道:实力比许安还要强上三分,应该是触摸到了内劲巅峰的门槛,若是能再进一步的话,说不定能迈入内劲巅峰。

    萧斌手中拳法凝到巅峰,来到林远凡近前就要在出拳,仿佛都能看到林远凡倒地身死的样子了,脸上不禁浮现出得意的笑容。

    可是下一秒钟他整个人如坠冰窖。

    “你就这个本领的话,那你就去死吧!”林远凡左脚往前踏出一步,身子前倾,右拳猛然轰出。

    萧斌看到林远凡那一拳,神色大变,根本做不出任何反应,拳头在他瞳孔中发达,下一瞬间就砸到了他胸口上。

    一股巨力传来,萧斌整个人身子轰然倒飞而去,撞击到墙壁上,砰的一声震响,萧斌随即倒地不起,在他上方的水泥墙壁被砸出了一个小坑,足以见得这一拳威力之大。

    在场的萧家武馆之人完全没有想到过情形会这样,吓地呆滞了,看到倒在地上的馆主才不得不相信一切都是真的。

    “馆主!”

    “馆主你怎么了?!”

    “馆主!”……

    马上有武馆的门人跑到了萧斌身旁,焦急地叫喊着。

    “嗯?!没死?”林远凡惊疑道。

    这时躺在地上的萧斌右手撑起,又站了起来,脸色变得铁青无比。

    林远凡非常确定刚才自己那一拳杀一个内劲巅峰也应该不会有任何问题,可萧斌身体确实没有收什么伤,大感意外。

    萧斌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林远凡,瞥了一眼自己手中带着的金刚手串,上面布满了裂缝,心痛不已。

    这金刚手串是他早些年帮助一个宗师做了一件大事,事成之后那人送给他的护身宝物,说能挡宗师小成之人全力一击,关键时能保性命。

    多年来他一直带在身上,当作最大的底牌,而此时这佛珠将要碎裂,怕是只能再挡住林远凡一击了。

    萧斌对林远凡又惧又恨,要是刚才没有在这宝物护身,刚才那霸道一拳就能要了他的命。

    “原来是又宝物护身,不知你这护身宝物能当我几拳。”林远凡不以为然道。

    他清楚地知道这等地阶护身之物大多是一次性消耗品,只要多出几拳,定然能将其击碎,到时候杀萧斌仍是易如反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