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饭店矛盾
    ,更新快,,免费读!

    双目一闪,略做思量,林远凡便也过了马路,踱着步子就走进了福园饭店,大门处四个迎宾员带着职业的微笑,嘴中说着“欢迎光临”的话。

    现在已经快到中午十二点了,饭店聚会吃饭的人不少,有些热闹。

    林远凡眼尖,一眼就看到了正在给客人端茶倒水的小月,才这么一会儿她就开始上班了。

    有服务员在前面为林远凡引路,询问他的要求。

    林远凡说自己一人,之后服务员就将林远凡引到了一张空着的四人桌旁,那里视野不错,林远凡比较满意。

    他拿起菜单,随便点了七八个菜,正好把午饭吃了。

    站在一旁点餐的服务员觉得奇怪,一个人怎么可能吃的完这么多东西,不过也不好说什么,毕竟人家来消费,你总不能劝人家少花钱吧。

    点餐的服务员离去,不多时小月双手端着托盘来到了林远凡所在的那桌,没好气地看着他,拿起手中的茶壶轻轻往桌上一摔,茶水都洒出了几滴。

    这个家伙,一定是故意的,小月心道。

    小月没好气道:“你怎么还跟着我,有意思吗?”

    “喂,什么叫我跟着你,我来吃顿饭不违法不犯罪吧。”林远凡笑着说。

    小月轻哼了一声,不想再理林远凡,端起托盘就走。

    林远凡看着自己只有壶却没有杯子,杯子还在小月的托盘里面,说道:“我的茶杯你还没给我呢?”

    小月冷冷地说道:“你抱着茶壶喝就行了。”说着头也不回的走了。

    林远凡无奈一笑。

    很快,林远凡点的七八道菜陆续上来了,拿起筷子没吃几下,就看到小月在给不远处一桌客人倒茶。

    在那桌上有一个肥头肥脑的中年胖子,就在小月拿起杯子正要倒茶的时候,那猥琐胖子的一双大手就要去摸小月的手,在那一桌的其他几人像是看好戏一样地看着小月。

    那大手碰到了小月手腕,小月吓了一跳,一个激动,手中茶壶里的热茶水一下子就浇到了那胖子的手上。那胖子立即发出了杀猪一般的嚎叫,手甩个不停。

    这么大的动静,一下就吸引了大厅中所有人的注意,许多人都朝那桌望了过去。

    那桌上的许多人对着小月大声地责骂,全是污言秽语。

    “你怎么当的服务员,连个茶都倒不好。”

    “把你们饭店负责人叫过来,看看这事儿怎么办。”……

    小月委屈不已,这根本就不是她的错,面对这么多人的围攻,她能说什么?

    她痴痴地站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彭姐先就在旁边上菜,所有事情都看的清清楚楚,走到了小月身旁,左手揽住小月,冷眼看向那胖子和其他人,说道:“你们一群男人欺负一个小姑娘算什么本事。”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我是这里的总监陈展,有什么事情可以和我说。”一个西装领带的中年男子走到了那桌旁。

    “陈总监?好,她把开水倒到了我的手上,你说这事该怎么办。”那胖子把自己红着的右手抬起给总监看。

    陈展看了下胖子,又看下小月,心中明白了几分。

    彭姐解释道:“总监,这不是小月的错,我看到……”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陈展打断道:“够了,客人永远是对了,我自有判断,不用你来说。”

    彭姐被这么一弄,脸色变得不好看,猜到了陈展会怎么做,心凉了下来。

    成展对着那胖子鞠了一躬,带着歉意说道:“这位客人,对不起,我对我们饭店服务员的失责向您道歉,我们酒店愿意赔偿您的损失,还请先生见谅。”

    那胖子冷哼了一声,声音提高了几分,说道:“这就够了?你们的服务这么差,下次谁还敢在你们这吃饭。”

    陈展眉头一皱,恭敬道:“先生,那这样吧,今天这顿饭,算是我们酒店免费请先生的,就让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您看如何。”

    那胖子看了一眼酒菜,这桌菜价格在一千多,算是白得了,而那茶水只是稍热,根本烫伤不了人,手过一会儿就能恢复,还能白拿酒店的医药费。

    想到这那胖子点了下头,颇为满意,说道:“可以,不过我要她想我道歉,不然这事不算完。”他手一指小月,气势汹汹。

    总监微笑道:“这是当然。”然后双眼看向小月,全是冷意,命令道:“宋月,还不快给几位先生道歉。”

    彭姐正声道:“陈总监,这不是小月的错,她没必要道歉。”

    陈展对着下面的人完全换了一副嘴脸,趾高气昂道:“我是福园饭店的总监,我说话不是彭娟你一个小小的服务员能插嘴的,我说让宋月道歉她就得道歉,不然今天我就要开除她,你再多嘴,我连你也一起开除。”

    宋月心里十分焦急,对彭娟小声道:“彭姐你别说了,我会道歉。”她担心要是彭姐再为自己说话很有可能真的会丢了工作,知道陈展说出做得到。

    这份工作对她很重要,父亲身上卧病在家不能工作,母亲做些零工也赚不了几个钱,家里的收入就全靠她了,为了这个家,她连自己的大学梦也不得不放弃,忍受这些无礼的要求也许不算什么吧,生活的苦难经历的够多了。

    宋月站在众人中间,眼中噙满了泪水,委屈的像个要哭的孩子,但是知道自己绝不能哭,哭是软弱的表现,就算要哭,也绝对不能在这些人面前。

    饭店许多人都看着这里,有些人虽然气愤,却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宋月就要弯腰说对不起,就像之前在萧家武馆救林远凡一样,再做一遍好像也算不了什么。

    “你不必向任何人说对不起,你的‘对不起’之前就已经用完了。”林远凡走了过来,平静地说道。

    没有人会想到这时候竟然会有人站出来替这个服务员小姑娘出头,十分的意外,纷纷看了过去,发现竟然是一个少年,非常的年轻,很有可能还在念高中。

    众人神色各异,许多人只当他是一个不谙世事的愤青少年,根本不懂社会上的规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