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灵种
    ,!

    林远凡把脉,自然不是真的在把脉,而是从自己身体中那微弱的神识分出一缕,使其进入沈修明的身体中去,细致地检查他的身体。

    这等手段比之中医以及那些高科技诊疗设备不知高到多少倍,林远凡能将人体全身上下全部检查一遍,还不用那么麻烦,没有任何副作用,而且更加精确。

    当这缕神识靠近沈修明腹部丹田之时,突然生出警觉,停了下来,林远凡眉头微皱,继续控制着神识靠近。

    最后林远凡终于看到了沈修明丹田中的东西,一颗吸收着人体生气的翠绿圆球。

    他一眼就认出了这东西——灵种。

    人是万物之灵,生生不息,人无时无刻不吸收着天地的灵气,不过留存在身体中的量非常少,没有运转法门的话就不会有什么作用。

    而灵种是一种用法术凝集出来的种子,将其植入到普通人体之中,慢慢地在人体中成长,吸收着人体中的灵气,若是灵气不够它吸食,那么就会转而吸收人的生命精气,不断地壮大自己,最终直至成熟。

    灵种成熟之日,也就说明那人身体的生气所剩不多,无法再提供灵种成长的能量,到了那时,距离死亡也就不远了。

    林远凡松开搭脉的手,神色变得有些凝重了起来,他探查出沈修明身体中的这枚灵种已经成长了大半,好在沈修明是练武之人,吸收的灵气较普通人多,身体也更加强大,所以才能一直提供足够的灵气给灵种吸收。

    但随着沈修明年龄的增长,灵种也成长了,需要更多的能量,他身体的灵气不够,所以会吸收沈修明的生命精气,这也是他疼痛的根源,此消彼长之下,沈修明再过一段时间就会变得非常虚弱,症状会急速加剧,最后将忍受生气被剥离的痛苦而死。

    由于这灵种是法术所凝,所以任凭那些高科技设备检查,也无法发现丝毫的端倪,普通人根本找不到真正的原因,怎么可能治的好。

    沈修明双手颤抖着问,“林先生,你是不是看出了什么?”

    他看出林远凡神色间的变化,觉得林远凡一定是察觉到了什么,心里突然涌出了一些希望,不愿再忍受这痛苦了。

    “你快说呀,我爷爷到底怎么了。”婉容也有些急了,忍不住催促道。

    “你以前是不是与什么人交过手?”林远凡问。

    这灵种也许对其他修士来说算不得什么,一般也不会做这种事,但这是在地球,灵气贫瘠,凝聚一颗灵种对低阶修士来说也是需要耗费很大的精力。

    选择种下这灵种的人肯定是算好了的,林远凡猜测那人应该和沈修明交过手,灵种种下时候需要对方血脉喷张,气血沸腾,这样灵种才能完美地侵入血脉中吸收全身能量。

    当灵种成熟之后,种下这颗种子的人肯定会来采摘,一颗成熟的灵种蕴含了一个人一生的生命之力,灵力颇为可观,有种人造灵石的意味。

    林远凡知道有些低阶修士得不到足够的灵石,可是为了继续修炼,就会采用这种残忍的方法,以人为基,用灵种代替灵石。

    不过这种方法早已被人族修真界七大宗门说明令禁止,违者将收到严厉的处罚,林远凡没想到自己重生没几天就在地球上看到了,十分意外,看来地球上确实有修士的存在。

    “我年轻时曾在军队效力,交过手的人不少。”沈修明皱眉,又问道:“为什么这么说,难道我的病和这事有关?”

    “有没有什么仇家之类的?或着是什么特殊的人物?”林远凡看着沈修明,这种事他肯定会有印象,只是一时没有想起而已。

    “我爷爷一生做事坦荡,为国家奉献了青春,做生意也是,从来没和其他人结下过仇怨,怎么可能会有人报复他。”

    沈婉容自豪地说,在她眼中爷爷就是一个大英雄。

    林远凡看沈婉容这么说,心里却并不以为然,谁能没几个仇家,哪怕你做生意夺了别人的市场,那些利益受损的肯定也会记仇,看一些人活的好,某些人也会记仇与你。人生如战场,你永远猜不透子弹会从哪个方向射过来。

    沈修明疑惑道:“仇人?特殊的人?让我想一想。”脑海中许多场景飞速闪过,过滤着那些无关紧要的因素。

    林远凡也在想到到底该怎么办,这灵种以他目前凝气期的手段是无法解除掉的,毕竟他身体中的灵气并不算多,简单的神通用不出,只有等到进入炼气的通灵期才能灵气外放,到了那时候他才会有真正地把握解决这颗半成熟的灵种。

    他要知道这灵种的来历,能够凝出灵种的人,实力应该是在炼气通灵期,入玄期也有点可能,他根据这灵种品质敢判断那人绝对没到筑基,但就算这样,以这人的在地球上的实力,身份不会简单。

    沈修明眼神一凉,手一拍桌子,惊讶道:“是他!”

    “爷爷,是谁?”婉容十分奇怪。

    “怎么回事?”林远凡问。

    沈修明讲述道:“那时我在西ns区作战,战争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双方都停止了战斗,我去下面视察营地,在山路上突然跳出了一个蒙着面的人,我的两个警卫员还来不及开枪就被他给打昏了过去,速度之快匪夷所思。”

    “爷爷,我怎么从没听您提起过。”婉容经常讲自己当年的故事,却没听过这件事。

    “有些事情你们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怕你们担心。”沈修明摇了摇头,继续道:“那时我以为他是敌国的人,看到警卫员倒地,怒火中烧,冲上前和他交手,我那时有几分武功,结果却沾不到他的身,最后他一掌拍在我胸口,我也倒下了,本以为那天要以身许国,没想到那人竟然就那么走了。”

    这事他一直藏在心里没有告诉过别人,本来那人轻易的就能杀了他,结果却放了他一马,这事到现在还是想不通那人到底是为了什么。

    “原来是这样。”林远凡听完就知道那人就是在沈修明身体中下灵种的人。

    “林先生,那人和我身上的病有关?”沈修明大为不解,不知林远凡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陆悠自信道:“当然大有关系,因为这病就是那人捣的鬼。”

    沈修明一下就惊住了,不敢相信折磨自己多年的病居然是被人种入身体的。现在想想,只怕那人不是普通人的存在,不然之前遇到的异人宁愿拒绝五亿也不敢给自己治病,有可能就是这个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