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把脉诊断
    ,!

    这等大美女,到哪里都会是人人追捧的对象,若是以往的林远凡,看到她就在自己身旁,肯定坐立不安,嘴角挂着口水,心里痒痒的,脑海里怕是在想着那些不可描述的事了。

    要是其他公子哥儿见了,以为她是那种漂亮的花瓶,故意讨好的话,那可就大错特错了,弄不好还要吃到苦头,林远凡知道她的身手,那些软脚虾她一只手能打五个,还不带喘气的那种。

    好在林远凡定力还算不错,赶紧正了下心神,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看向沈修明,客气道:“老先生请,我可不敢乱了礼数。”

    他从脑海中懂得一些地球人之间的交往,如今自己还不过是炼气凝气阶段,凡人一流而已,迁就一个垂暮的老者也也没什么。

    修炼,不仅要追求自身实力的提高,同样要修心,需要经历这些人事,演好自己的角色,感受人情冷暖,明白世界的沧桑变化,参悟那些藏在天地间的大道,没有经历哪里能够领悟。

    沈修明点头,也不推迟,率先坐了下来,林远凡和沈婉容也跟着坐了下来。

    婉容看到林远凡这么快从自己身上移开,有些意外,她对自己的外貌颇为自负,以前那些见到自己的人莫不是在自己身上停留许久,一眼就为自己着迷了,心道这个林远凡一点也不懂欣赏。

    “林先生,你先还没有告诉我你师承何处,是何门派呀。”沈修明笑着问。

    林远凡摇了摇头,“沈老先生,说实话我并非武林人,只不过学得一些奇技而已。我师傅说出来您也不认识,他老人家现在应该在天上探索无边大道去了。”

    林远凡有过两任师傅,刚开始了收他入门的师傅,化神巅峰修为,能够利用星罗盘在星空中前行,一直在外游历。

    而他能发现林远凡是因为那天他有些累了,随意找了一颗灵气充裕的星球准备打坐,神识掠过一方大地的时候刚好感应到林远凡独特的五灵道体,心中大喜,于是就带着林远凡回到了青岚仙宗进行培养。

    短短五百年,林远凡一身修为就超越了他师傅,惊动了青岚仙宗高层人物,后来当他突破到问鼎时被道尘仙尊收为记名弟子,授予‘青莲造化诀’,至成就合道之境时,终于成为了道尘仙尊第五亲传弟子,名震修真界。

    他现在说自己师傅天上探索大道没有任何欺骗之意,地球不过是星宇中的一个沙粒而已,在它外面就是无尽的星宇。

    沈修明叹道:“原来是这样,是我冒昧了,还请先生见谅。”他听林远凡说他师傅都在天上,以为他们都去世了,问他师傅很可能会戳到林远凡的痛处。

    林远凡听他这么说,觉得他是误会了什么,也不做解释,毕竟大家并不算熟识,交浅言深是大忌,修真界的事也不是这些普通凡人该知晓的东西,说多了反而有可能会给自己找来祸端。

    没有能力却怀有大秘密,所谓君子无罪,怀璧其罪,修真界杀人夺宝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常见,人心永远是最难猜测的东西,林远凡见过很多,同样也做过很多。

    现在自己是有些实力,但在未知的世界,永远没有人下面会发生什么,在没有绝对的实力面前,还是要好好地保护自己。

    “无妨,不知者无过嘛。”林远凡说道。

    “我看你比我大不了多少,怎么说话老气横秋的。”沈婉容插嘴道,看林远凡对自己爷爷的种态度很不满,心道:“我爷爷是什么身份,请你吃饭是看得起你,还装老成。”

    沈修明瞥了她一眼,佯怒道:“婉容,不要再说话了,这顿饭专门为了向林先生赔礼的,可不要再林先生不高兴了。”

    说罢,不知怎么的,沈修明急喘了两口气,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右手成拳直拍胸口,很痛苦的样子。

    婉容赶忙站起身来扶住爷爷,右手不停的轻抚着后背,眼圈都变红了,就快要哭出来了。

    “爷爷,我再也不惹您生气了。”婉容心疼道,自责不已。

    “没事了,这不关你的事,你也知道,这是老毛病了。”沈修明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已经没事了。

    “爷爷,明天米国的专家就会到楚州了,肯定会有办法的。”婉容说。

    “我这病不是那些医生能治好,要是能治,我早就治了,不至于拖到今天。”沈修明摇摇头,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

    林远凡眼睛一转,开口说道:“不知老先生能否让我检查一下,对于医术,我也曾有所涉猎。”

    沈婉容没好气道:“你不要来添乱,我爷爷的病连那些中医国手看了都没有任何办法,新嘉坡最权威的医学专家都检查不出来病因,你能有什么办法。”

    她看林远凡比自己也大不了多少,一点也不相信林远凡这种年级就懂什么医术,救人治病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闹着好玩的,弄不好要出大事的。

    再想起林远凡也是住在医院的,连自己都治不好的人,哪里有本事治别人,尽是在说不负责任的话。

    不过她爷爷沈修明却不这么认为,浑浊的双眼中露出一丝希冀。

    “林先生,你既然是奇人,那就帮我看一看,治不好也没干系,这病我自己知道是什么情况,不敢奢求。”沈修明道。

    沈修明身上这病已经折磨他将近三十年了,刚开始的时候身上只是出现一些酥麻的症状,到后来随着时间的增长,越来越严重,胸腹之间疼痛不止,有时病痛在半夜发作,夜不能寐,有时连他这么坚强的人都能痛处声来,足以见得此病的厉害之处。

    而且沈修明多年寻医,去过山林,拜访过一些异人,曾遇到一人,看出了他身上的端倪,却不愿插手,说代价太大,承担不起,沈修明愿意出五亿请他出手,那人还是拒绝了,从那之后沈修明对身上的病就不报什么希望了。

    “爷爷。”婉容有些急了,病急也不能乱投医呀。

    “没事,让林先生看看又不会损失什么。”沈修明笑着安慰道。

    “把你的手给我。”林远凡说。

    医术这东西林远凡确实不怎么会,但他从以前获得的诸多秘籍中也看过一些,而且他是修炼之人,用他的办法治好一个凡人并不是什么难事。

    相逢就是有缘,林远凡想要找赚钱的门路,就先投石问个路,让对方对自己感恩戴德,这样以后找别人办事就会简单很多。

    沈修明伸出手,林远凡模仿着记忆里那些老中医的样子,右手搭脉,似在感受着什么。

    婉容在一旁看到林远凡认真的样子,心里突然冒出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难道眼前这个少年真的能治好爷爷的病?

    她知道爷爷身上的病折磨着他,有一次看到爷爷发病时痛不欲生的样子,心都快碎了,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治好爷爷的病,无论什么代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