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一拳之威
    ,!

    这一下反而让那三人意外了,本以为林远凡会避让,结果他就这么中招了。

    沈婉容想着这人有几把刷子,还准备了其他几招后手,现在看来这人是爷爷看走眼了而已。

    “沈姑娘,你还不松手?我胸口那么舒服?”林远凡笑着说。

    此时沈婉容右手触在林远凡胸口,若是外人看去确实是她在摸林远凡胸膛,颇有几分暧昧的意味。

    沈婉容听到这话,终究是小女儿家,脸上一阵羞红,就要撤手变招,想着要让林远凡好看。

    林远凡不想再和一个女子过招了,有些失面子,胸膛向外一鼓,沈婉容身子受力,不由地往后退了几步,快要到石椅旁靠近大树了。

    这还是林远凡控制了力量,不然这一下就能让她倒飞出去。

    林远凡动了,速度飞快,右手一拳对着沈婉容打去。

    沈婉容刚站定,一个拳头在不断在她双眸中比变大,瞳孔紧缩,心里突然生出一种渺小和无力感,觉得无论自己怎么反抗也躲不过这一拳,双眼下意识地就闭上了。

    “砰!”地一声巨响传来,好像有什么重物猛地撞到了后面的大树上,几片树叶飘落。

    “住手!”

    那老者看到林远凡动手的时候完全失去了之前的从容,急忙大呼,身子一个箭步往前冲了过去,想要推开自己的孙女,可还是晚了,根本比不上林远凡的动作。

    沈婉容双眼紧闭,心里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只感觉一阵大风在自己耳旁刮过,脸颊生疼,等了一会儿,并没有其他事情发生,两眼小心地睁开一丝缝隙,正好看到林远凡右拳从自己耳旁退了回去。

    “婉容,你没事吧。”沈修明喘着大气来到孙女跟前,看了一下,并没有受伤,知道刚才林远凡这一拳威力极大却只是打在空气中,威吓而已,根本没有伤到孙女丝毫。

    那保镖此时则是如临大敌一般,死死地盯着林远凡,全身气势提起,但想起刚才那一拳,觉得自己没有任何把握能够挡住眼前这个平静的少年。

    “爷爷,我没事,原来这就是爷爷说的高人。”沈婉容说话声音小了些,再看向林远凡的时候眼神都变了,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

    “没事就好。”沈修明说完剧烈的咳嗽了几下,脸都憋红了,刚才一发力,身体的伤又发作了。

    “爷爷,”婉容小心地轻抚着爷爷的后背,希望爷爷能好受一些,“您一定不会有事的。”

    林远凡看到沈修明如此,猜到他身上应该暗疾,不然以他的内力武功,身子骨不会这么弱,他刚想过去帮忙一下,结果却被保镖拦住了。

    过了几分钟,沈修明终于缓和了下来,脸色恢复如常,仿佛之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魏武,不得对林先生无礼。”沈修明上前对林远凡抱拳,“多谢先生手下留情。”

    这时他不再称呼林远凡为小友了,而是改称先生,以表示尊敬,这等人物,值得他沈修明的尊重。

    沈修明很不平静,刚才林远凡那一手少有人能挡住,反正自己认识的人中还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自问若是自己年轻二十年能够接下吗,想了下,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要是这少年要别人请来对付自己的,恐怕自己这三人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林远凡摇了摇头,“比武切磋,点到为止嘛,武也比完了,三位能否让我离去?”

    刚才这一拳他用出了八分实力,还运用了身体中的一些灵气,带了一些神通之威,瞬间爆发的速度恐怕比世界第一飞人还要强,力量极大,算是一种无声的威慑。

    沈修明苦笑,这少年要走他们三人谁敢拦他?谁又能拦他?他心里已然起了结交之意,要是沈家能够和这等人物交好,以后若是遇到一些事情,也能有个强力的帮手。

    “先生请留步,不知我能否请先生吃个饭,为之前婉容的冒犯赔礼。”沈修明言辞颇为诚恳。

    一旁的精壮保镖魏武有些发愣,他跟随老人多年,知晓老人的身份,从未见过老人对别人这般,更不用对方是一个十七八岁少年,有些想不通,就算他武功高又能怎样,现代社会可是有枪有大火力武器的存在,还有谁能挡住子弹不成?

    他想着就算打不过那些高手,请些杀手或者是雇佣兵,就能让那些高手销声匿迹,根本不用放低身份交好他们。

    只是他们那里知道林远凡根本不是武林高手,而是修真界之人,是修士,其手段远不是普通人能够想象的。

    林远凡想了一下,正想着去寻些门路去挣点钱,说不定这老者会有门路。

    “既然这样,那就有劳沈老先生了,我回房换套衣服,想必你们已经知道我的病房了,去那里通知我就可以了。”林远凡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爷爷,你这是做什么,那小子不就会点武功嘛,以爷爷您的身份,没必要请他吃饭呀。”沈婉容不解爷爷为什么会这么做。

    “婉容,你回头看看那树干上,就明白爷爷为什么要这么做了。”沈修明道。

    沈婉容疑惑的回过头,看到了在结实的树干上竟留有一个拳印,深入树干足有一寸,心中一凛,颤声道:“这是刚才他那一拳?”

    她知道林远凡刚才那一拳根本没有碰到树干,却在树干上留下了拳印,这等武功造诣,怕是天下少有,若不是亲眼看到,她绝对不相信那少年如此不凡。

    沈修明告诫道:“这少年如此年轻就有了这等实力,潜力无穷,这种人物要与其交好,能收为己用最好不过,若是不能,也要结个善缘。”

    “爷爷,我们做生意的要和这些一心练武的莽夫结什么善缘?”沈婉容不懂其中的原由,觉得自己那些练武的人始终是不同层次的人。

    “婉容,你以为世界真的就是你看到的样子吗?”沈修明笑着问,脸上全是慈爱。

    “不是我看到的吗?难道世界真的有超人不成?”婉容望着爷爷,想得到答案。

    沈修明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说道:“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生活在谎言中,也只能生活在谎言中,活在纸的正面,终其一生也无法走入世界的背面,那个世界不是普通人所能接触的,那些背面的人深深影响着我们所生活的世界。”

    说完他长叹了一口气,眼中藏着一抹外人难以察觉的不甘,愤怒,以及恐惧。

    “爷爷,您说他是那个世界的人?”沈婉容惊讶道,从没听过这等秘闻,颠覆了以往她对世界的认知,再看了四周一眼,心底不由冒出一丝寒意。

    沈修明平静道:“以爷爷我的眼光,这人现在应该还不是,但以后肯定会走进去,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婉容知道爷爷看人的功夫一流,很少看错人,不禁对这个林远凡好奇了起来。

    “爷爷,要不要派人调查一下他的背景。”婉容问。

    以他们沈家在楚州的能力,调查一个人不是什么难事。

    沈修明摆了摆手,“算了,这种人物肯定忌讳别人调查他的身份,要是让他知道了,必定心存芥蒂,恐怕连朋友也交不上了。”

    沈修明一生坎坷,对人看的很透,知道有些人会在意某些东西,所以从不去做那种费力不讨好的事,而且他喜欢赌,喜欢投资,正是因为这样,才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

    当林远凡回到医院换好衣服之后,沈修明的保镖魏武已经在外面等着了,说老爷子已经先过去了。

    之后林远凡是坐着魏武的高配奔驰去酒店,以他的眼光看得出这车没有三百多万是拿不下来的,在楚州也算的上很高端了。

    林远凡知道这对那老者来说并不算什么,他先回去的时候用手机查了一下沈修明的信息,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他有些熟悉了,因为沈修明是楚州沈达公司的创世人,身家四十多亿,在楚州的势力仅次于方天豪父亲的方氏集团。

    而自己林家也是做生意的,也和沈家有一些业务往来。

    他还查到沈修明一生经历颇为传奇,早年年轻的时候参加过国家的自卫反击战,立下了赫赫战功,一路升迁,不过后来退出了军政界,决心下海经商,由于其人脉和手段,在商界可谓风声水起,打拼二十多年挣下了偌大一份家业。

    他的三个儿子也是大有出息,大儿子沈建义成了金陵市副市长,二儿子沈建安管理着沈达集团,小儿子沈建和是一个教授,在国外做生物科学研究。

    “他们身份果然不一般,不过对我来说又算的了什么。”林远凡摇了摇,心中暗道。

    林远凡当年身为人族大乘,何种人物没见识过,世俗的大臣君王看到他都得顶礼膜拜,生怕哪里做错了什么触怒仙人,在青岚仙宗,他的地位何等尊崇,任何修士见了他都得礼让三分,称一声仙尊。

    他现在实力虽不强,但见识还在,可谓山崩于前而色不变,荣辱不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