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比武切磋
    ,!

    她有些生气,从没有人敢对她这么说话,气道:“你,好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

    “好了,婉容,不要再说了,反正这里够大,我们在这边练功,不要去打扰人家了。”那穿着病服的老者开口阻止了少女继续说下去。

    “可是,爷爷……”叫婉容的少女一跺脚有些不愿意。

    因为她察觉到林远凡那里的生命气息最浓郁,对爷爷有好处,这才出言赶林远凡走。

    老者摇了下头,平静道:“没事,我们就在这边好了。”

    少女听爷爷这么说,只能回头答了一声,知道爷爷不愿和眼前的年轻人计较,她狠狠地瞪了林远凡一眼,然后转身回到了老者身前。

    林远凡对这老者点了点头,知道这老者是三人中武功最高,又如此豁达,能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

    老者也点头回礼,走到一旁开始和少女又打起了昨天练习的拳法。

    林远凡看了一会儿,发现他们在打这套拳法的时候,四周的灵气有些许进入到了身体之中,不过身体中灵气斑驳杂乱,根本聚集不到一起,没有修真法门,就算积累的再多也是无法达到修真界第一步——凝气,不能改变身体本质,只能起到强身的作用。

    看清了之后,不觉得有什么稀奇了,他又坐回到石椅上盘膝,继续闭目冥思修炼了起来。

    当他运转‘青莲造化诀’后,四周的灵气又开始向他涌去,带动了森林中灵气的变化。

    林远凡如老僧入定,双手搭在膝盖上,好像是道士打坐悟道一般。

    少女婉容先一直就注意着林远凡,没想到一个病秧子学别人打坐,自语道:“故弄玄虚。”

    “嗯?”老者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惊疑不定,扭头望向两旁,在寻找什么。

    “爷爷,怎么了?”婉容不解地问道。

    “你们感受到了没有?在动,生命气息在流动。”老者脸上罕见地出现了凝重。

    婉容和保镖看向四周,树叶纹丝不动,一点风都没有,怎么能感受到气息流动?

    “确实在动。”保镖再仔细感受,也发现了这一点。

    “没有呀。”婉容秀眉微皱。

    “那是你功夫还没练到家,自然感受不到。”老者眼睛睁大了些,世界清晰了许多,最后视线落到了不远处打坐的林远凡身上,说道:“是他?”

    婉容看不起林远凡,说道:“他怎么了?在那里故作姿态,装神弄鬼。”

    “你不懂,这四周的生命气息不停的朝着他哪里涌去,再看他,呼吸极有节奏,三长两短,稳而不乱,应该是一种高深的运气法门。”老者提醒道。

    婉容听爷爷说的这么认真,仔细看去,发现方才对自己出言不逊的病秧子确实非常低沉稳,每次吸气时,口鼻之间都会出现淡不可差的一缕白气,然后被他吸入身体,呼气时却没有白气出现,仿佛有什么东西被他吸入到了身体中。

    “那气息是?”婉容心中隐隐猜到了什么。

    “应该就是天地间的生命能量,这等高深法门恐怕是从上古传承下来的,只有某些潜藏于世的古老门派才能做到,我想这个少年很有可能是个鲜为人知的隐世高手。”老者双眼冒出一丝精光,心中大喜。

    “没想到会在家乡楚州遇到这等人物,而且看起来还这么年轻,应该没有超过二十岁,若不是亲眼所见,真叫人难以相信。”老者心道。

    “切。”婉容还是不相信,望着林远凡,轻蔑道:“爷爷,你也太看得起他了,不就会呼几口气吗?有什么了不起。”

    “人不可貌相,不要被表象所迷惑。”老者摇了摇头,自己平时太宠爱这个孙女了,都快让她变得有些骄横了,目中无人,这会让她以后尝到苦头的。

    “他是高手?是高手会被人打断手?”婉容还是不相信,觉得是爷爷看错人了。

    老者这时也皱眉了起来,确实像那种高手一般不会住院的,而这少年穿着病服,左手还打着绷带,身子算不上强壮,莫非真是自己看走眼了。

    “爷爷,既然他是高手,那我就去试他一试,看他到底有没有您说的那么厉害。”婉容跃跃欲试,神色变得认真了起来。

    她自从跟随爷爷学习了祖传的武功心法后,体质强了不少,不过爷爷从不让她和人动手,但她是一个好强的人,私下曾和家里的几个女保镖比试过,丝毫不逊于她们,由于其练武,所以对一般的那些公子哥儿根本就看不上眼。

    今天终于找到机会和“高手”过招了,心里还有些小兴奋。

    “婉容,你一个女孩子家,我教你武功是为了强身健体,有些自保之力,哪里是叫你和人争勇斗狠,传扬出去对你名声不好。”老者想要阻止,却看到孙女已经走了过去,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看到婉容心意已决,他也不好再多说什么,要是那少年真是高手,也正好教训一番她,未尝不是一件坏事,让她知道世界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要把所有人都看扁了。

    老者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他年过七旬,经历不知多少风雨,在这片土地上,自信还没有多少人会对自己的亲人下重手,而且只是普通比武切磋,不会有多大问题。

    当婉容走过去的时候,老者和保镖也走了过来,林远凡有所察觉,张嘴吐出一口浊气,做了一个收势,双目睁开看向三人,有些不耐。

    老者看到林远凡眼中似闪过一道强光,震慑了一下心神,暗道:“没错,果然是高手。”

    婉容也看到了这点异常,却也不怕,步伐坚定,颇有几分英气。

    林远凡站起身来,望着三人,问道:“怎么又来打扰我?是有什么事吗?”他刚才进入修炼状态没多久又被这三人打扰,心里有些不爽。

    那老者笑着抱拳,说道:“没想到小兄弟竟也是武林中人,多次相见,也算有缘。在下沈修明,不知小兄弟是何门弟子,师承何方?我以前常在各地行走,说不定会有所交集。”

    小兄弟?林远凡心道我活的岁数不知高出你几何,不过也不好说出口,毕竟现在自己是个少年。

    “沈修明?”林远凡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在自己的记忆里好像知道这个人的身份,现在一时想不起来了。

    他也不在意,地球上的世俗人多了去了,想不起也就算了。

    “沈老先生,小子林远凡。恐怕您误会了,我哪里是什么武林之人,就是一个普通人,现在生病了在医院养病,没事的就到这里乘凉而已。”林远凡摇头,不愿和这些人发生纠葛,更不想暴露自己的实力。

    “老朽冒昧,不知小兄弟因何受伤,伤势如何?”沈修明问道。

    “一场车祸而已,伤已好的差不多了,多谢老先生关心。”

    伸手不打笑脸人,陆悠也就把自己的事说了一些,反正无关紧要。

    婉容看着林远凡,一脸不屑地说道:“爷爷,你看他那里是什么高手,就是一个病秧子,随便一个女孩子就能把他推到在地。”

    “婉容,不得无礼。”沈修明说道,然后转向林远凡,“这是我外孙女,沈婉容,还请小兄弟见谅。”

    他心里有几分惊异,自己说出名字后,这少年好像没听说过的样子,让他有些失望。自认在楚州经营多年,虽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露面,可自己的名号应该会有很多人知晓,看来并不包括这个少年。

    林远凡一眼就看出这沈婉容要激他出手,这让他觉得有些意思,没想到自己堂堂仙尊竟然会被一个漂亮的小女子找茬。

    “小兄弟,你无需隐瞒,我刚才看你吐纳之法很高深,必定身怀武艺,我沈修明也喜欢结交朋友,不知能否买我一个面子。我孙女想和小友切磋一番,点到为止如何。”沈修明放低身段劝道,他对这些武林中人比较看重,希望能够结交一两个真正的高人。

    林远凡本要走,他之前就察觉到这老者身上有股气势,不是武功高低的气势,而是常年身处高位而养成的气场,猜这老者三人身份肯定不同寻常。

    既然这老人都放低身段了,林远凡看的出老者的诚心,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也就不好再推辞了。

    林远凡点头平静道:“那我就和沈姑娘切磋一下。”

    “你就装吧,让我来教训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沈婉容冷笑。

    林远凡身子不动如山,打着绷带的左手背在身后,右手对沈婉容一招,示意她可以动手了。

    这个动作在沈婉容看来是对她**裸的挑衅,竟然只用一只手对付自己,心里气不打一出来,怒道:“狂妄。”说罢娇柔的身子已然动了,步伐极稳,右手成掌直接拍向林远凡的胸口。

    沈修明微微点头,对孙女的武功境界很满意,这一掌举重若轻,实含暗劲,是强有力的一掌,中了绝对不会好受,想着那少年会怎么应对。

    林远凡看到少女攻来,没有丝毫动作,好像避让不及一般,那一掌就这么打在了他胸膛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