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地球重生
    ,!

    七月,江南省楚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楚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是江南省中排名前三的大医院,此时正有一对中年男女在走廊里快步走着,脸色掩不住的焦急。

    两人走到重症监护室外,望着躺在病床上毫无血色的少年,里面一群医生正在里面忙碌着,想要挽救这个少年的生命。

    在外的两个中年男女心里一阵绞痛,妇人脸上还带着泪痕,在来时的路上不知哭了多少次。

    “怎么会这样,远凡怎么会出车祸?”妇人身子颤抖,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这妇人名叫苏晓芙,是里面少年林远凡的母亲,平日里最是疼爱自己的儿子。昨天她儿子还活蹦乱跳的,今天说好去参加一个同学聚会,结果他们在家里接到林远凡出车祸的消息,急忙赶来。

    “晓芙,我林朗天的儿子一定不会有事。”中年男子右手搭在妇人的肩膀上,想要安慰一下老婆,但眼里有着说不出的担心,他林朗天年过四十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儿子,若是儿子死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不敢去想这个问题。

    重症监护室中突然传出滴滴声,显示心跳的仪器不再波动,变成了一条直线。

    “张医师,病人心跳停止。”有医生急忙开口。

    “心脏按摩,准备心脏除颤器。”那张医师额头冒出一层细汗,旁有助理护士帮他把汗擦去。

    很快心脏除颤器就递到张医师手中,他看着床上的少年,没有任何犹豫,双手拿着心脏起搏器按在那瘦弱少年的胸口,每按一次那少年身子便会猛地弹起。

    这种情形落在外面两人眼中,心一阵阵绞痛,他们在电视里看过这种情况,这已经是医生们最后的手段了。

    妇人紧紧握住男人的手,心里默默祈祷着,希望神明显灵救救他的儿子。

    五分钟之后,张医师停下手中的动作,摇了摇头,这少年还是没能恢复脉搏,没有任何可能了。

    “通知病人家属吧。”张医师叹了一口气,一条年轻的生命从他手中溜走,他也不愿看到这种事情发生,难免惋惜,但也知道人力终有限,心脏除颤器成功的概率只有十分之一,还是太小了。

    林朗天和苏晓芙脚步不稳地走到了急救室里,看着他们的宝贝儿子双眼紧闭地躺在床上,明白最可怕的噩梦成真了。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张医师低头,每次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也很无奈。

    苏晓芙双手抓住主治张医师的衣领,大声道:“不可能,我儿子不会死,我儿子不会死,请你们再救救他,再救救他。”她泣不成声,任谁受了这打击也不会好受。

    “晓芙,远凡走了,就让他去吧。”林朗天扶住了老婆,来到了床边,他是一家之主,绝对不能倒下,要是他都倒下了,那谁来当这个家的依靠。

    张医师毫不介意,每一个失去亲人的人都是这样,痛苦不迭,他以前就被发泄愤怒的病人家属打过,却仍然坚持没有放弃这份职业。

    苏晓芙扑倒在床边,握住林远凡留有余温的手,心中有千言万语,这时候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般。

    “远凡,爸爸对不起你,我只关心生意,冷落了你,都是我的错呀。”林朗天泪水湿润了眼眶,二十多年来他还是第一次变得这么软弱。

    林朗天纵横商海多年,一直勤勤恳恳才在楚州挣下一份不大不小的家业,没想到今天白发人送烟发人,要是知道如此的话,他宁愿放弃多年家业也要照顾好儿子。

    就在他们他们两人陷入悲痛的时候,林远凡的右手食指动了一下,而苏晓芙正好看到了。

    “朗天,我们的儿子手动了一下。”苏晓芙确定地说,相信自己没看错,她手上也感受到了。

    林朗天只当老婆无法接受这一切,自己骗自己,从身后将她揽住,说道:“晓芙,儿子走了,我知道你很难过,但人死不能复生,不要再说傻话了。”

    这时林远凡的右手又动了一下。

    苏晓芙大喜,高兴地说:“朗天我没骗你,儿子的手又动了,我们儿子没有死。”

    周围的医务人员心里止不住的惋惜,他们也见到过一些亲属受不了巨大的打击而精神失常,这对一个家庭来说是更沉重打击。

    “晓芙,不要再说了。”林朗天流出眼泪,心都要滴血了,他不能失去儿子又在同一天失去老婆。

    “我没有骗,你听。”苏晓芙把林远凡的右手也放在了林朗天的手中,两人将其握住。

    这时原本寂静的心率显示器上出现了一道剧烈起伏的波纹,说明病人又恢复了心跳。

    张医师和周围几个同事嘴巴张大,一脸的不可置信,刚才这躺男孩确实停止心跳至少有七八分钟了,在医学上来说已经死亡了,但仪器显示绝对不会作假,难道发生奇迹了?

    林远凡的手抽搐了起来,林朗天眼睛睁的大大的,儿子动了,真的没有死,不是骗人的。

    “医生,医生,快过来!”林朗天激动地大喊,一点风度也没有,这时时候哪里还管的了那些事情,自己儿子才是最重要的。

    被林朗天这么一喊,张医师几个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赶忙上前给林远凡进行检查,发现躺在急救病床上的少年重新恢复了呼吸,但很急促,身子颤抖不已,似在忍受什么巨大的痛苦一般。

    苏晓芙本来退到了一旁,看到儿子这么痛苦,又过去握住了林远凡的手,张医师刚想让她离开,发现痛苦的少年舒缓了不少,就由着她在一旁了。

    五分钟后,林远凡呼吸和心率都平稳了下来,脱离了危险期。

    张医师行医多年,大大小小的手术超过一千多次,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死而复生的事情,根本无法用现代医学解释,他只能称之为——奇迹。

    躺在床上的林远凡睁开空洞的双眼,过了一会儿才聚焦在一点上,他看到了完全不同的世界,脑海出现惊涛骇浪。

    “我没死?这里又是哪里?”

    “我不是渡仙劫失败重伤,后又被五位大乘高手联手围攻,最后自爆而亡了吗?”

    “难道我转世投胎了?不,不对,我当时真灵溃散,再无转世可能。”

    “可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莫非我凌道子真的重生了?”

    ……

    凌道子,青岚仙宗道尘仙尊座下第五真传弟子。

    他从小天赋过人,身蕴五灵道体,修行速度之快,古来罕有,百年结丹,两百年元婴,五百年化神,八百年问鼎,一千五百年合道之境,至三千年成就大乘巅峰,为修真界之巅。

    凌道子一身修为傲视千古,纵横宇内,与星空万族交手,无一败绩,被万族尊称为“凌道仙尊”,为人族最顶尖之战力,也被誉为修真界百万年以来最有希望渡劫成仙,成就无上大道的旷世奇才。

    他恃才傲物,修炼才五千年,便要挑战无量仙劫,结果度过前五劫,却在第六劫止步,但他有无上大能,在天劫下竟然能逃得性命,只被天劫重伤。

    可在他渡劫失败之后,有五位大乘之境的高手预谋好要联手要除掉他,最终寡不敌众,饮恨苍穹。

    在渡劫失败之时他发现自己的磨炼的道基不稳,以至道心动摇,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修行太快,没能弥补修行中的缺陷,未能通悟大道所致。

    最后渡仙劫失败被杀,一切真是悔之晚矣。

    ……

    “医生,我感觉我儿子好像不认识我们了?”苏晓芙看到儿子痴愣的模样,心里大急,莫不是被撞傻了吧。

    林朗天也看出儿子的异常了,一言不发,双眼无神。

    张医生看了一下病例表,之前检查也发现这年轻人头部受了重创。

    “很有可能是车祸的所导致的脑震荡,使得他暂时失忆了,还需要留院观察治疗一段时间。”张医生平静地说,不想让两位病人家属担心。

    这种问题他其实见过很多,眼前的年轻人停止呼吸七八分钟,脑部供氧不足,导致脑细胞和神经大面积不可逆地损伤,又加上头部重创,很有可能会成为一个痴呆了。

    “失忆吗?”苏晓芙经常在电视剧里看到这种桥段,到最后还是能通过一些方法让人想起往事的,她心里这才好受些,只要人还在,小小的失忆又算的了什么。

    “这个还不清楚,有这种可能性,我们需要做进一步的检查,你们可以先回去了,有消息的话我会通知你们的。”张医生说。

    “朗天,我想留下来陪孩子,公司那边的事你去处理吧。”苏晓芙现在一步也不想离开自己儿子身边。

    林朗天轻轻拍了下苏晓芙的后背,“公司的事情怎么能比的上我们儿子事情大,我打个电话给二哥,让他管理公司一段时间,我也是该好好陪陪儿子了。”

    他满脸笑意,从人间到地狱,又从地狱到天堂,大起大落都经历了,他觉得自己一直亏欠儿子,怎么会再放手呢。

    “你不是一直信不过你二哥吗?让他管理公司是不是不妥?”苏晓芙皱眉,她知道自己老公对他二哥不太信任,怕把自家公司交给他会出什么岔子。

    林朗天自信道:“没事,总归是自家人,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儿子最重要。”

    苏晓芙一笑,自家老公经过今天的事情终于要把生活重心从事业移到家庭了,这让她心里很欣慰,老公一直在外打拼,回家的时间少,身子都快要累垮了,正好借这段时间休息一下。

    躺在床上的凌道子傻了吗?当然没有。

    凌道子看了林朗天和苏晓芙一眼,脑海中自然而然的记起了这两人的身份,不需要筛选,也不需要,仿佛就是自己亲身经历一样,不知怎么的,心里对这两人还有着无限的依恋。

    凌道子想到了一种可能,就是这身体的原主人魂魄消散了,而自己又不知通过了什么方式来到这里占据了此人的身体,但他大脑中的记忆全部被保留了下来,所以才会拥有了那种难以割舍的感情。

    罢了,不去想那么多,这相当于重新活了一次,应该庆幸才是,以后的日子以后再说,上天给了我这么一次机会,那我就应该好好把握。

    “当初围攻我的人,你们都以为我死了吧,那样更好,等到以后我再修巅峰,定要让你们后悔当初所做的一切。”他眼中寒芒大盛,藏着一股杀意。

    “既然我重生了,那以前的身份也该抛弃了。”他已经从脑海中的记忆中找到了原来身体的一些信息,在心中郑重地告诉自己,“从现在起,我就是林远凡了。”

    上一世他被人围杀无奈自爆而亡,这一世他带着五千年修真记忆重生,只为报仇雪恨,天下我主沉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