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你要咋地?
    ,精彩小说免费!

    这次的事情发生的有些突然,从兄弟们的口中,他也无法肯定这些所谓的混混到底是不是针对他而来,又是不是专门挑事儿。

    不过,此刻,他人在柳江,不在自己的地盘,却不得不处处小心。万一对方是有意针对他,那他就不得不做准备。

    这次的事情也让他有些担心江海的情况,所以一回到房间他就立马和秋水,还有小莫她们打了电话。幸好那边并没有出现这样的事情,他才稍稍松了口气。

    不过他也和隐世保镖公司的人下了命令,让他们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千万别让敌人钻了空子,更不能让自己人受到伤害。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兄弟们也在柳江活动了起来,一边收集柳江目前的情报,夏小天也在等待着覃方洲的联络。

    不过,有一点却让夏小天有些在意,穆如家这几天突然没了消息,甚至连一个电话也没有再打来。经过几次和穆如家的接触,夏小天不相信对方会轻易放弃对他旗下的企业进行收购。

    但是这几天内,却再也没有半点动静。不仅仅是这柳江,在江海那些针对夏小天旗下企业的行动,似乎也突然减弱了许多。

    但夏小天却总有种不安的感觉。他敢肯定,既然都做到了这个份儿上,无论是穆如家,还是那些针对他旗下企业的家伙,都绝不会就此罢手。

    这突如其来的宁静和轻松,更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就在这不安酝酿的时间,一个陌生的电话却打进了夏小天的手机。

    对方号称凌,约他见面。夏小天只是微一考虑便答应了下来。在如今,柳江情势复杂,他决定尽最大的可能收集情报。

    不管对方是什么来路,他都决定见见。和兄弟们说了一声,他便带着扬子出了门。

    城中某酒吧,夏小天带着扬子进门,刚走了几步就有人迎了上来。

    “夏少,这边请!”一个西装革履,脸架墨镜的人走到了二人面前,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夏小天眼神一闪,但是却没有多大的意外。

    跟在这人身后去了楼上的包厢,推开门,一片黯淡之中,霓虹流转。几个衣着暴露的女人正坐在里面,中间却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看到夏小天到来,那个青年放下了翘起的二郎腿,对着身边的女人摆了摆手,一群女人便起身往外退去,路过夏小天身边,还不时地拿眼睛打量。

    只等一群人走干净了,房中也就剩下了两人。

    “夏少,请坐!喝点什么?”那青年没有起身,只是转了转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扬起的脑袋,却总带着一个倾斜度,眼神更是充满了傲气。

    “我不和陌生人喝酒,尤其是不怀好意的陌生人!”一进门夏小天就在这个年轻人的身上流转目光。不过他的印象之中,却丝毫没有关于此人的记忆。

    他敢肯定,这人他绝不认识,甚至听都没有听说过。在如今的情势之下,他只能有一个猜测,那就是这人也是那些图谋他企业的人中的一个。

    “夏少误会了,我和穆如那些家伙可不是一路人。这次请夏少前来,乃是有笔交易,想和夏少谈谈!”那个年轻人取了一只酒杯,给夏小天满了一杯,推了过来。

    然后端着自己的被子,在手里晃动着。一双眼睛却饶有意味地看着夏小天,那神态,那眼神,都让夏小天很不舒服。

    “交易?这几天找我的人,每一个都说要和我谈笔交易!你既然说和他们不同,倒不妨说来听听!”夏小天翘着二郎腿,平淡地说道。脸上却没表现出多大的兴趣。

    “夏少是不是在中医协会救了一个人?若是我没有说错,夏少的治疗,好像还没有做完!”

    “你家也有人生病了?不过,我夏某行医,可不是什么人都治的!”夏小天心里一个咯噔。

    对方知道他救了人他并不意外。毕竟从进入这柳江的那一刻起,他便已经处在了无数的监视之下。可是这时候提起他救下的老爷子,他敏锐的感觉到这人来找他的目的,好像并不是那么简单。

    果然,这个青年没多久就继续说道:“夏少医术高明,这点凌某人十分佩服。不过这次,我想请凌某收手,放弃对那个老头的治疗!”

    “就这么简单?”夏小天眼神一闪,看着这个姓凌的家伙,心里却寻思了起来。

    “当然,如果夏少愿意出手,能人不知鬼不觉的了结了那个老家伙,凌某可以保证,现如今夏少企业的问题,在一周之内,就能帮你解决!”青年淡淡一笑,脸上的自信突然涌动。

    夏小天看着这家伙的样子,心里却猛地一声冷笑。现在他总算是知道了对方的目的,感情是要他帮忙杀人。虽然他可以说是满手血腥,但在行医的时候,却一直都还算是纯粹的。

    他绝不会轻易放弃自己救了一半的病人,更不会要了自己患者的命。更何况,这个人还和她无冤无仇呢!

    “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帮你?”夏小天勾起了唇角,淡淡地问道。

    “虽然我凌家立足柳江,但江海的情况也不是一无所知。如果没有我凌家帮忙,夏少的企业只怕……”

    “好大的自信。不过你似乎太看得起你自己了。这件事儿,我可以当做没有听过,不过我警告你,下一次你要是再敢在我面前说出这样的话,我可能就没这么好脾气了!”

    夏小天说完,就站了起来,调转了身子就要离开。

    不过就在这时,身后啪的一声脆响。姓凌的家伙将酒杯狠狠砸在桌上,脸上的那种和颜悦色顷刻间消失不见。

    “姓夏的,我好言相劝,你可千万别不识好歹!”

    夏小天却皱起了眉头,不屑地转过脑袋,淡淡地看着他道:“你想怎样?” “哼,你来得容易,可是要走,怕是由不得你!”凌姓青年说完,猛地拍了拍手,门外立刻想起一阵脚步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