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谁说不怪?
    ,精彩小说免费!

    一群人叽叽喳喳没完没了。可是所谓的治病,有没有效果不是旁人可以轻易看出来的,当然也不是当医生的说了算,只有病人的感受才是最真切的。

    老爷子是一个高手,感觉尤其敏锐,他已经发现在夏小天的治疗之下,身体有了明显的好转,更能感觉到,如果再来几次,他的伤的确有痊愈的可能。

    “一个个的吵死了!”老爷子眉头一皱,十分不爽地哼了一声。一群老中医这才悻悻地闭上了聒噪的嘴巴。

    “夏大师给谁丢脸了,给中医界?给你们柳江中医协会?你们是看不得我老头子好是不是?”

    老爷子脾气上来声调也不禁高了几度,几句话怂的一群老中医没了脾气。当然聪明人都听出老爷子这句话的意思,虽没有明说,但老爷子却已经很明确地表示出夏小天的治疗是有效的。

    老爷子的家人一阵惊喜,之前就发现老爷子的气色好转,虽然看上去还有些虚弱却已经能自己下床,这块在老爷子家人心中的大石才算是落下了一半。

    “走,出院。都说医院需要安静,结果却比大街上还要吵闹!”老爷子刚起身就急着要走,这可把一群家人吓得马上劝说。

    “住什么院?医院能治我的病吗?”老爷子没好气的对着这群家人吼道。说完转向夏小天缓缓道,“夏大师,这次有劳出手,今后还要诸多麻烦大师。”

    “老爷子说的哪里话,治病救人,乃是医者的天职!”夏小天报以一笑,淡淡回道。

    “哈哈哈,不过,之后或许要麻烦夏大师多走几步了。今日仓促,也不及招待,下次光临我褚家,我再好好感谢大师援手!” “老爷子客气了,下次我必定登门拜访!”略一寒暄,老爷子给夏小天留了地址和电话就带着人离开。正主儿都走了,这群老中医留下来也没意思,而且这时候再和夏小天待在一起,谁也不自在,先后告辞

    。

    覃方洲看着这群老家伙,无奈摇了摇头,转头看向夏小天道:“咱们也走吧!”

    二人一起回到了中医协会。就这次来的目的,夏小天再次提出请求,覃方洲答应会认真考虑,同时夏小天也想从覃方洲的嘴里探听一些柳江的消息。

    只不过,覃方洲是一个正经的医者,对于家族啊,企业啊什么的都不太留意,因此夏小天想知道的事情,他都说不清楚。

    夏小天也只好放弃了继续探听的打算。二人又聊了一些琐事儿,包括秦天下最近的情况,还有一些医道上的交流之类的。

    这时间一晃,天都快要黑了。夏小天一看时间也不早了,这才起身告辞。

    打车回了酒店。虽说今天一天是兄弟们放假,但之前也嘱咐了他们留意一下柳江的情况,算算时间,他觉得兄弟们都该回来了,正好汇总汇总探知的东西。

    可是等他找到了兄弟们,他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了起来。一群兄弟的身上都带着战斗的痕迹,甚至不少还带了伤。

    一看到夏小天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叶良辰抽了抽肿起的鼻子,小心道:“老大,我们很听话的,这次真不是我们惹事儿,是,是……”

    叶良辰说着嘴角抽搐了两下,显然裂开的嘴角,有些疼。他也是伤得最重的那一个。

    “你当我瞎啊!”夏小天没好气的瞪了这混蛋一眼,“如果是你一个人也就罢了,扬子可不是惹事儿的人!”

    “老大,你这话也太伤人了吧!我哪儿喜欢惹事儿了?”

    “行了,你也别说了,小心整张嘴巴一起烂掉。”夏小天看着叶良辰捂着嘴巴的样子,又是滑稽,又是可怜,也不想和他斗嘴。转向了扬子正色道。

    “说说,到底是怎么回儿事儿!”

    “老大,事情是这样的,今天和你分开之后……”扬子看上去比叶良辰好了许多,不过脸上也青了一块。但老大问起,他越久毫不隐瞒的说了出来。

    原来,和夏小天分开之后,他们一群人并未立马分散,在叶良辰这混蛋的诱惑之下,找到了最鱼龙混杂的会所,准备一边看看美女,一边打探消息。

    可是没想到却遇到一群不开眼的混混挑事儿,一群兄弟本来不打算节外生枝,不过对方却咄咄逼人,众兄弟没有忍住,就爆发了冲突。

    夏小天认真的听着,不过脸色却不太好看。

    “老大,我们真不想惹事儿,是他们,他们太他娘的气人了!”怕夏小天生气,其他兄弟也解释了起来。

    夏小天压了压手臂,缓缓道:“我不让你们惹事,但没说过让你们受气!虽然这里不是咱们的地盘,但欺负到你们头上,还忍什么?”

    “这么说,老大你是不怪我们了?”

    “怪,谁说不怪!你们不觉得丢人,我还觉得丢人呢!咱们打架,要么不打,要么就要打赢!说说,你们练了这么久,都练了些什么?”

    一群人被夏小天说得青红交加。也不知是谁嘀咕了一句:“他们更惨,我们是打赢了的!”

    “哼!”夏小天听到这声嘀咕,却苦笑不得。不过,自家兄弟的身手他知道,一群小混混居然能把一场架打到这个程度,看来对方的小混混也不简单啊。

    甚至他觉得这里面绝对还有些猫腻!

    扬子也告诉他,在那群人中有几个身手不弱的家伙,一个个都带着杀气,让人有些在意。

    夏小天没有多说,却记了下来。让兄弟们有伤的把伤势处理一下,没伤的就回去休息休息。不过这件事情,却不得不注意。

    他也联系了之前就赶到柳江的弟兄们,同时和扬子他们嘱咐,让他们都暗中留心一些。这件事情虽然还不能肯定就是冲着他夏小天来的,但却不得不怀疑。 “最好不要是哪个不开眼的,不然……”说道这里,夏小天冷下了两声,没有继续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