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还有救吗?
    ,精彩小说免费!

    老爷子突然的态度,让所有人都有些意外。老爷子的家人倒是没有多说什么,毕竟是自家老爷子的决定。不过那群老中医可不就这么想了。

    “这小子就是癞蛤蟆打呵欠,能有什么本事儿?”

    “就是,这小子除了一张嘴,还有什么?”

    一群人七嘴八舌,自己不敢看,如今看到老爷子让夏小天看,却都不乐意了。

    老爷子眼睛之中的不耐烦却慢慢升腾,猛地把手转了个方向,对准了那群叽叽歪歪的老中医,淡声说道:“既然你们一个个如此有信心,要不你们来?”

    “这个……”老爷子一句话,一群人立马又怂了。

    看着这群老中医的模样,夏小天踏前一步,拱手道,“老爷子,我毕竟末学后进,还是让我先来试试,如果碰巧识得老爷子的病症,也就免得让诸位前辈劳心了。”

    夏小天走了上去,老爷子轻轻翻了翻眼睑,收回了目光,然后才缓缓递出了手腕。夏小天从之前覃方洲诊治的时候变已经在留意老爷子的情况。

    表面上,似乎看不出任何症状,所以他也没有犹豫,立刻就把手指搭了上去。

    不过那群老中医却没有停止,最后还是老爷子看不过去,一个眼神才让这些家伙把嘴暂时闭了起来。

    过了半晌,夏小天缓缓将手收了回去,但严肃的脸色却消融了许多,染上了一层笑意。

    “年轻人,怎么样?我老头子还有救吗?”老爷子倒是没有多大的紧张,前有覃方洲的话摆在那里,他已经有了最坏的心理准备。

    “老爷子脉息雄浑,源源不绝,不过却时有冲撞,长期不得消解,才形成了这样的痼疾!与其说是病,或许说是伤更为恰当!”

    通过近距离接触,他已经察觉,老爷子其实乃是一个高手。只不过修炼的乃是至刚至阳的功法,那些特殊的内息长久堆积在体内,以至于彼此冲突,所以造成了内息不稳,气脉虚弱的假象。

    只不过他刚一说完,一群老中医就炸开了锅。

    “胡说八道,你小子没本事就别瞎逞能,老爷子什么身份,要是你敢胡说八道,耽误了老爷子治疗,或者下错了药,你担当得起吗?”

    “别以为你是秦天下的徒弟,就能信口胡诌,老爷子明明就是体虚脉弱,哪儿是你说的脉息雄浑。不懂就别瞎说!”

    一群老中医立刻对夏小天发动了声讨。尤其是之前看过老爷子病情的那个。他查到的情况和夏小天所说的症状完全相反的。

    老爷子的家人立刻变了脸色,一脸不善的看着夏小天,甚至有些想找他算账的架势。

    “不管你是谁,老爷子的病,可不是儿戏,你……”

    “闭嘴!”不等自己的家人说完,老爷子就出口打断了他。眼神一凝,盯在夏小天的脸上,那种玩味却变成了意外,甚至还有几分欣喜。

    “敢问小兄弟贵姓!”

    “夏小天!”

    “夏大师还请说下去!我的伤,能治吗?”老爷一脸认真,看着夏小天的眼睛,缓缓地问道。 “巧了。比起治病,我对治疗内伤,更有研究。要是老爷子信得过我,我立刻就能为老爷子治疗!”既然找到了根源,夏小天又岂会找不到对策。只要把堆砌的内息加以排解疏导,以老爷子的体魄,连补品

    都不需要就能恢复。

    “你真的有办法?几成把握?”老爷子的家人惊喜道。

    “不说十二分,九分、十分,还是有的!”此刻,夏小天就是要在这群老中医面前打他们的脸!

    夏小天自信满满的话,让一群人神色各异。老中医一脸轻蔑,完全不信,嘴里的贬低更甚。可是老爷子的家人却有些犹豫。

    唯一两个不太意外的,就只有覃方洲和老爷子了。老爷子是因为大风大浪见得太多,不形于色。覃方洲嘛,自然是知道夏小天的本事,并不觉得他的话有太多吹嘘的成分了。

    老爷十分干脆,立刻就让夏小天动手,他的家人想要阻止,却拗不过老爷子的决定。夏小天自然不可能退缩,他倒要看看,等他救治好了老爷子,这群老中医的脸色到底会是什么样子。

    说做就做,在决定动手之前,一整套治疗的流程,都已经被他刻在了脑子里。

    首先,他用腧穴二十四章经手法帮助老爷子疏通经络,动作不快,可是却十分认真。而随着他一出手,就那份娴熟的手法,便让无数人闭上了嘴巴。

    “怎么可能,这小子居然……”有的老中医不敢相信,但刚一开口就被老爷子的家人阻止了。

    夏小天却心无旁骛,安心给老爷子治疗,当经络活络得差不多了,他才取出了银针,手法却和之前的手法完全不同,这一次,快到了极致。

    犹如两个极端,却同样醇熟。当说把几个重要的穴位贯通,他才骤然施展出了以气驭针的手法,开始引导老爷子退内紊乱的内息。

    疏通和排解一并进行。一股无形的热流开始从老爷子体内蒸发,只是并不是每个人都感受到了。

    夏小天知道这个老爷子身份特殊,而且他这次治病还带着自己的目的。所以丝毫不敢马虎。一切他都心有成竹。可是他还是漏算了一样。

    以他的修为,用尽了全力,居然还是不能把老爷子体内的内力疏通。只能疏通一部分。而越来越是枯竭的内力,让他知道,想要在今天,在众人面前治好老爷子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内心叹了口气,他只得放弃。当所有银针拔出,老爷子的气色却明显好转了。

    “都怪晚辈年纪尚轻,多有不足,想要治疗好老爷子的伤,只怕还需几次施针!”夏小天沾了沾额头,略带歉意地说道。

    可是就在他说完之后,一个不屑地声音就响了起来。

    “什么多施针几次,我看你就是打肿脸脸充胖子,治不好就明说,何苦来哉!” “秦大师一世英名,怎么教出你这么个沽名钓誉的弟子。你简直是给秦大师丢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