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启程柳江
    ,精彩小说免费!

    夏小天和秦天下商议了一整个下午,才拿出了一个初步的方案。虽然秦天下之前就是江海中医协会的会长,但和全国性的中医协会相比,要做的事情和工程都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既然事情是师傅牵头,夏小天自然责无旁贷。

    所以他积极地给秦天下出谋划策,完善这份方案。直到傍晚,秦天下才带着文件离开。不过,只怕接下来的几天,夏小天都得和自己的师傅扎在了一起了。

    为了支援师傅的计划,夏小天也将事情通知了叶良辰和林秋水等人,让他们有个准备,必要时开始着手支持。

    当然,秦天下带回来的消息,也让夏小天有些在意。东洋本就狼子野心,知道这这群家伙有所异动,夏小天也不能掉以轻心。

    立刻联系隐杀和天罚的兄弟,让他们留意东洋是否在江海活动,要是有立刻汇报,并密切监视。直到**点钟林秋水才回来。

    看着她脸上的倦容,夏小天有些心疼。最近一揽子的事情都堆在了林秋水面前,即便有了林青山的支持,却依旧让她无暇抽身。

    “老婆过来,坐!”夏小天不由分说把她拉了过来,然后付给她按摩。以他的手法,加上找穴准确,没大一会儿林秋水就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看着她睡熟的脸,夏小天忍不住伸手轻轻抚摸了两下。

    “跟了我,真是苦了你了。等这件事情过去,我一定好好补偿你!”说完,他弯下腰,小心翼翼地把她抱回了房间,轻柔地拉过被子,给她盖上,他自己转身出了房间。

    即便他很心疼,看着她就会忍不住激荡的心情,可是却还是希望她可以好好休息。所以没有使坏。

    接下来的几天,他和秦天下将组建全国范围的中医协会进行了商讨。计划在两人不断的斟酌和商议之中得到了完善。

    而最后方案终于确定。但问题也接踵而至,寻找民间的雌黄高手并不是一件轻松的活计,而这件事情,想要执行,也并不轻松。

    而且,虽然有了计划,但这份计划到底能不能成功,也一样无从得知。更无法得到任何的保障。

    不过师徒俩都不会怨天尤人的人,所以秦天下决定亲自出面,也只有以他的身份和威望,方有和其他人接触商议的资格。

    这么多年他游历在外,也有不少认识的人,所以这件事情,他做比夏小天更加合适。更何况,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他提出来的。

    江海目前局势动荡,夏小天也不能分身。

    有了决定,秦天下立刻开始了行动。而夏小天也开始着手前期的准备。一切似乎又恢复了平静,但就在秦天下走后的第二天,隐杀终于传来了消息。

    “你们确定?”

    “是的,江海暂时没有发现东洋人的活动,不过……”

    “不过什么?”夏小天语气一沉,声线一下子严厉了起来。他不喜欢拐弯儿抹角,也不喜欢别人说话只说一半。

    “我们查到,柳江市最近东洋人活动活跃,而且都是商业上的活动。具体的资料我立刻发邮件给你!”隐杀的人说着,电话那头短暂安静,接着夏小天就收到了一封邮件。

    夏小天和那边交代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然后浏览起了文件。不过越是浏览,他的眉头就皱得越深。东洋人在柳江搞出的动作还不小。

    只不过因为夏小天在柳江人手不多,能够查到的东西有限,所以资料并不是很详细。但这却足够引起夏小天的重视。

    如今柳江市的家族大规模到江海兴风作浪,而东洋人却在柳江大搞动作,这里面无论如何看,都有些蹊跷。一种疑惑和隐隐的不安让他无法对此视而不见。

    “既然,他们查不出来,看来,就只能我自己亲自走一趟了!”夏小天一身一定,立刻有了决断。正好,他也趁此机会道对方的地盘去看看,看看这些家伙到底想搞什么鬼。

    没有过多犹豫,他立刻着手开始离开前的准备。秦天下交代的事情,不能忘,但江海如今的局势也不能掉以轻心。

    先和林秋水和宁雨昔打了一声招呼,交代了他离开后的某些事情,又和沈傲见了一面,只等一切安排得都差不多了,他才通知了扬子等人离开。

    目前北冥轩行踪不明,也是他一个心病。不过走前他将父亲坐镇江海的消息放了出去,也打消那些宵小之辈的侥幸之心。就算是北冥轩只怕也不敢轻举妄动。

    为了保险,他也让自家兄弟多多留心,一旦苗头不对立刻汇报,绝不能拖延。

    “老大,这次咱们的人是不是带得少了一些?”毕竟是去对手的地盘,样子看看身边的兄弟,隐约有些担心。

    当初燕京一战的惨烈依旧历历在目,他也不得不往最坏的方向去想。

    “不用,江海不是燕京,而且,我们这次不是去打架的,人多了反而不好,更何况,这次在江海的,我们的人也不只是我们几个!”

    夏小天却十分淡定,他有自己的考量。这一次他不仅仅要打听出东洋人和柳江那些家族的关系,也要顺便看看,这些家族和北冥轩的联系。

    要是人带多了,以北冥轩重伤之躯,不敢出来,那岂不是适得其反了?

    几个小时的飞行,飞机降落在了柳江机场。夏小天带人赶到预定的酒店。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才刚刚进门,连屁股都没有坐热,就有了客人。

    “有意思,这些家伙还真是心急!”夏小天理了理自己的衣襟,使了个眼色,扬子立刻将房门打开,而门外站着两个人影,一个正是当初被他修理过的穆如家的青年,还有一个鬓白的中年。 “家主得知夏少光临柳江,特备薄酒为夏少接风,还请夏少赏脸!”那个中年人客气地笑着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