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你们敢赌吗?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夏小天好好准备了一番,终于启程。这一次,他决定独自赶往终南山。一来了结当初恩怨,二来嘛,他曾在终南山和花姑见过面,知道这个老人不仅神通广大,而且十分渊博,陆诗雅的去向,也只有花姑

    知道。

    他准备找到这个老人,询问一下神秘之地的消息,也好打听打听陆诗雅现在的消息。

    不过他到达终南山之后,却遍寻无果。一时间不禁有些失望。他肯定,这个老人一定还在终南山之上,但是无论他怎么寻找,却始终不见人影。

    时间一长,他也隐约感觉出来:这个实力强大的老人,只怕是在有意躲着他,不想与他碰面。虽然不知道原因,但夏小天只能想到这么一个可能。

    以她老人家的本事,要是真的不想见他,他也没有办法。叹了口气,他只能暂时放弃。想着先行了结和三大门派的恩怨,不过他并没有莽撞行事。

    既然是为了雪耻,他就要赢得光明正大。可是仙医门和神医门他了解不多,就以前知道的消息而言,尤其是仙医门,手段阴暗肮脏。

    如今他前来报仇,自然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对方。略一沉吟,他决定先去巫医门。

    比起其他两个门派,巫医门要光明正大许多。当然,苏叶也回了巫医门,作为朋友,也正好顺道去看看他。

    他的出现,让巫医门弟子一个个的都神色复杂。夏小天是秦天下弟子的消息,早就不是什么秘密,而三大门派和秦天下的恩怨,也人尽皆知。他的出现,立刻让人产生了联想。

    苏纵横亲自接待了他。看到夏小天的身影,全无惊讶。当初在江海见面,他就已经知道,夏小天上终南山,是必然的。

    对于这次见面的目的,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根本就没有废话,直接进入了正题。

    于是定下三日之约,苏纵横就派人准备房间,让夏小天在巫医门住下。同时也让人去和其他二门知会。

    夏小天没有拒绝苏纵横的安排,反正他也没地方去。与其在外面晃悠,还不如在巫医门来得安稳。

    但他低估了其他两门的无耻程度。一杯茶还没有喝完,外面就喧哗了起来。听到动静,苏纵横眉头一皱,不爽地走了次出去。

    夏小天也犹豫了一下跟了出去。本来人家的地盘看别人家的笑话不太厚道。

    不过,有热闹不看,那人生,岂不是会少了许多乐趣?

    到外面他才发现自己想错了,这个笑话可不是巫医门的,而是有人准备让他成为那个被看的笑话。

    就在外面,一个吊梢眼的中年人,带着四五个小弟,抬了两幅担架,上面还躺了两个面色发紫虚弱不已的人。

    这个人看到苏纵横二人出来,眼神立刻落在了夏小天的身上,过了一会儿,才冲着苏纵横施了一礼。

    “聂白笠,谁给你的胆子,居然敢到我巫医门闹事!徐一仙就是怎么管束门人的?”苏纵横眉头一皱,眼神也变得冷峻下来。

    聂白笠缩了缩脖子,弯腰道:“苏门主息怒,到巫医门找麻烦,那不是找死吗?我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有这样的念头。更何况,这次我们门主全不知情,都是我好胜心作怪,所以这才多有冒犯。”

    闻言,苏纵横哼了一声。

    旁边的夏小天蹙着眉头。看到这个聂白笠的那刻,他就感觉到了这家伙身上弥漫出来的敌意。

    而听到徐一仙这个名字,他就全明白了,敢情这家伙是仙医门的人。他立刻猜到了这家伙的来意。

    “我前脚刚到,后脚就找上门来了,我倒是低估了这仙医门了!”一声冷哼,他却没有说话。

    不等苏纵横继续说什么,聂白笠调转了枪口,一张嘴说出的话,却让夏小天立刻动了杀机。

    “听说,秦天下的弟子到了终南山,想要向三门挑衅,一只丧家之犬,自己不敢出头,如今派出一个毛头小子寻衅,三大门主何等身份,也是你这个黄毛小儿可以比拟的?”

    “当初秦天下输得体无完肤,今天,我就让他知道,他教出来的弟子也是一丘之貉,都是只知道乱咬的疯狗!不用别人出手,我就能让他灰溜溜地滚出终南山!还请苏门主做个见证!”

    “你是在挑战我吗?”夏小天听到这混蛋满嘴喷粪,眼神骤然冰冷。

    “怎么,你不敢吗?”聂白笠挑衅地看了过来,满脸嘲弄。那副高高在上的自信感,让夏小天恨不得扇他两个耳光。

    苏纵横眉头狠皱,就要开口。夏小天却突然伸手阻止了他,回头看着苏纵横,淡然道:“苏门主有时间吗?”

    即便明知是激将法,夏小天也义无反顾地跳了进去。他是来找场子的,怎么可能轻易退缩。既然有人上门找削,他要是不狠狠打抽几个耳刮子,又怎么说得过去?

    苏纵横沉吟,看看夏小天,又看了看胜券在握的聂白笠,想说什么但终究忍住没有开口。虽然和夏小天不熟,但也看出来,夏小天不是全无防备。

    “你们准备得这么充分,我想,选哪个病患你们也早有决定!说吧,我该治哪一个?”夏小天看着担架上的两人,充满讽刺地说道。

    聂白笠眉头一闪,装出一副浑不在乎的模样道:“作为主人家,总不能让人说欺负外人!让你你先挑!”

    夏小天一声冷笑,他们的大度,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两个病人身上都做了手脚。

    懒得和这群混蛋多说,他伸出手指点动了起来:“小公鸡,我点到谁就选谁!”

    一群看客忍不住笑了。

    最后他的手指落在了右手的病患身上,他却没有立刻行动,转头看着聂白笠道。

    “不如添点彩头,若是小爷输了就如你的愿,滚下山去,永不入中南,从此封针!但若是你们输了,就大喊‘仙医门的人,就是一群猪狗不如的混蛋’,不用多,九声就够了!” “你们,敢赌吗?”夏小天面带讥嘲,挑衅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