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进洛家
    ,精彩小说免费!

    “你个黄口小儿,满嘴胡言!”中年人脸色一下子就布满了杀机,身子一动,直接冲了上来。

    “这家伙都活了一把年纪了,混到了神级,居然还是这么心急!”

    夏小天一眼就看出了对方修为。可是怀中的魅影脸色一变,就要冲出去。

    “你干什么?咱们好久不见,让我好好看看,嗯,你最近是不是长胖了?”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胡闹什么,赶紧把我松开。”看着夏小天不怀好意地盯着自己的胸脯,魅影气得咬牙。

    就在这时,一声闷哼传来。那个老家伙刚刚冲近夏东海的身边,就被夏东海一圈给打飞了回去,手捂着胸口,满脸骇然。

    “他,他……”魅影被夏东海的实力震慑住了,结结巴巴地问夏小天。

    夏小天却一脸淡然地看着她道:“好歹你也算是我半个媳妇儿,怎么连公公都不认识!”

    “你是说,他,他是夏……”

    “咳咳,叫爸!”夏小天一本正经地说道。

    夏东海听了儿子的话,简直哭笑不得,这个混帐儿子的风流债,简直数都数不清。

    “你……”魅影满脸羞红。

    夏小天一巴掌拍在魅影屁股上,魅影终于被惹毛了,在夏小天腰间狠狠揪了一下。

    夏小天疼得是龇牙咧嘴,看到父亲似笑非笑的模样,却努力的维持着笑容,一边还装作深情的将魅影地双手捉住。

    夏东海一招之威,对方不敢轻举妄动。那个青年忽然露出了一丝笑意。

    “夏东海,你玩儿够了没有,够了咱们就走吧,这事情还多着了!”夏小天将魅影的手仅仅拉在身边,回头冲着老爹吼道。

    夏东海一头黑线,心道:谁在玩儿?你们两个**还让当爹的给你们站岗,老子这个爹怎么当得这么清新脱俗!

    想归想,但他却没有说出来。谁让他是当老子的,所以对于自己的儿子那就只能多担待一些了。

    目送三人离开,中年人想要追过去,却被青年拦下。

    “这件事就先这样吧,我们迟早还会和他们再见面的!”

    夏小天等三人向前走着,魅影又开始挣扎了:“你到底要我去什么地方,怎么越走越偏僻了?”

    “咱们这么久不见难道不该好好聊聊感情,我知道附近有几家酒店还不错,环境清幽,酒香茶甜,我觉得那地方不错,所以决定带你去看看!”

    “你……”魅影有伤在身,即便是已经晋入神级,还是挣不脱夏小天的手掌。

    “这大白天的,你到底想做什么?你就没点正常的事情做了吗?”

    “这不是就快黑了吗?时间刚刚好!对我们来说,回味一下感情就是最正经的事儿!”夏小天说道。

    魅影气得脸色发白,却偏偏无法抵抗。

    夏东海反正躲得两人远远儿的,心里却在嘀咕:早知道会遇上这个女娃儿,老子还跑这趟干嘛?

    这辈子他也没这么尴尬过,还是被自家儿子给臊的。看着街上不断转头看着夏小天和魅影拉拉扯扯的眼神,他真想带个面具,当做不认识夏小天!

    夏小天虽然和魅影调笑,其实是想旁敲侧击那个青年的来历,可是由于上溪美子的关系,魅影对夏小天的情绪很复杂。

    “你究竟要做什么?我,我还有事情要做!”

    完全忽视了魅影的话,伸手拦下了一辆出租,和夏东海一起奔着洛家大宅赶去。

    洛基已经和一个头发微霜的老者站在门口。

    “洛瑜叔,您怎么还亲自出来了,这倒是让我受宠若惊了!”车子停下,夏东海客气的对老者说道。

    夏小天不仅望了望老者,心里一咯噔,老者的实力,绝对可以称得上登峰之境。

    “臭小子,还傻站着干嘛,还不过来见礼!”夏东海和洛瑜寒暄了几句,责怪了夏小天一句。

    夏小天立刻几步上前,冲着洛瑜弯了弯腰问好,并对着一边的洛基拱了拱手。

    “这就是小天了吧,之前听洛基说过,果然是一表人才、少年俊彦,你这福气,可是当真让人羡慕!”洛瑜慈和地笑了笑道。

    说完一句,又看向魅影,眼神也变得有了几分打趣。“不过你呀,比起你这儿子的福气可还会有所不如啊!”打趣了一下夏东海,洛瑜就已经冲着魅影招了招手,“既然是小天的知己,那就别拘束,当做自己家里一样随意点就行!”说完,才吩咐洛基道,“你快

    去通知他们准备茶点。”

    一群人进了茶室,寒暄几句。正准备进入正题的时候,夏小天忽然干咳了一声,对着洛基道:“洛宅乃是老宅,古韵古香,我这朋友一直都喜欢这样的风格的建筑,我和老爹都不是第一次来了,不过我这朋友却是第一次叨扰,洛兄不妨

    让府内的姐姐带着我这朋友好好看看!”

    魅影听了,微微一呆。洛基立刻哈哈一笑道:“这个自然,夏兄不提倒是洛某疏忽了。”说完拍了拍手,一个女子便带着魅影出去了。看到魅影走了,洛瑜语重心长地说道:“东海,燕京发生的事情我都知道了,这一次赵家顾家和烈家三家之力都是为了针对于你,斩草除根,灭掉夏家最后一点香火,后面还有更厉害的后着,你们万事都该

    小心一些!”

    夏东海点了点头道:“这个我自然知道,不过既然躲不过,那又何必再躲!龟缩了几十年,也是时候让他们知道知道,我夏东海还喘着气了!”

    “你呀,还是这般牛脾气,要我说,此事最好暂避开锋芒!”洛瑜摇了摇头,缓缓说道。

    “我此来不仅仅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夏家。夏家因我而没落,我自然就该把她重新领回辉煌。烈家乃是当年罪魁,要是不弄死他们,我老爹和爷爷在泉下有知,只怕也不得瞑目!”

    夏东海说得决绝。夏小天也听得不由心口一热。

    “洛叔,其实这次来,小侄是有事相求,就是有些……”夏东海欲言又止。“我知道你的意思,不过这件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洛瑜也不等夏东海说完,就压了压手掌,面色露出几许沉思和为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