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夏东海?
    燕京城内,某一家私人会所的房间之中,正围着一拨人,正焦急的等待着什么。正在此时,一阵脚步声传来。

    “赵兄,劳你久等了!”

    一个花白头发的老者带着人大步进屋,并冲着一个在椅子上打盹儿的老者抱了抱拳说道。

    “老顾,你们的速度也太慢了,要是再不来,我都要睡着了!”椅背上的人缓缓睁开眼睛,将目光转了过来。

    就在这个时间,新到的四个人也在桌子的另一边坐了下来。

    两拨人相对而坐,可是除了几句寒暄之后,谁都没有继续开口,似乎都还在等待着什么人。

    直到一刻钟后,又来了一个中年人和一个青年。

    此时,在场的所有人都齐刷刷站了起来,奔着两人躬身弯了弯腰。

    后来的中年人眉头紧皱,一屁股坐在上首。那个青年却是肃手站在中年人身后。

    “你们到底有什么事儿,大半夜的把人叫出来?”中年冷淡的说道。

    “烈师,这一次,我们是遇到大麻烦了,所以这才不得已请您出面!”那个姓赵的老者抿了抿嘴,叹了口气道。

    “哼,这么多年,我烈家给你们擦片屁股的事儿还做得少吗?你们什么时候能不遇见麻烦?”中年的口气十分蛮横。

    场中的气氛顿时有些沉重。

    此时,那个姓顾的老者却站起身冲着中年人弯了弯腰道:“烈师说得是,不过这么多年,我们两家也已经成长了许多,这一次要不是真的有些棘手,也不敢劳烦烈师出马!”

    “说得跟真的似的,我烈家这么多年扶持你顾家和赵家,你什么时候让我们省心过!还成长,真要成长了,还会大半夜把我找来?”

    那个被叫做烈师的人,正是赵家和顾家背后的门派势力,烈家的家主胞弟——烈如风。这一次大半夜被家主委派前来,心情有些不爽。

    顾家和赵家的人自然不敢触他的晦头。。

    “废话就别说了,到底什么事儿?”烈如风气息稍和,端起刚刚沏好的茶水抿了一口道。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两家有个对头,是个姓夏的年轻人,原本只在江海,可是最近他到了燕京,似乎想要兴风作浪,我们担心……”

    姓顾的老头斯斯艾艾的说道。

    “你们就一点也不知道什么叫做丢脸吗?我不知道你们干了什么,但是你们只扪心自问,我们给了你们多少人手?可是你们做了什么?连我的人尸体都收不回来。

    烈如风怒吼一声,一掌拍在桌子上。

    顾家和赵家的人全部噤若寒蝉。上次突入江海,他们可是问烈家借了不少人,可是这些人却全都折在了江海,最后连一具尸体也没有找到,全都被夏小天派人处理了。

    这份损失对烈家而言,也是一个沉痛的代价。所以也无怪烈如风满腔的怒火。

    “烈师息怒,使我们办事不利,可是姓夏的小子着实厉害,上次,就是他一人之力将我们逼出了江海,这一次前来燕京只怕就是冲着我们报仇来的,而且……”顾姓老者低声下气的道。

    “而且什么?你们连一个毛头小子都收拾不了,丢的人还不够!”中年男人一生冷哼,明显不爽。

    此时,他背后的青年却嗤笑了一声道:“姓夏的小子才多大的年纪,再强能有多强,把你们打得这么狼狈!”

    这句话毫不客气,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发作。

    “燕京可是你们的地盘,连一个愣头青都收拾不了,我烈家还要你们何用?”

    “烈师,这次不同,夏小子是神级高手不说,他,他还有一个叫苏叶的帮手,并且,并且打伤了高爽和古一两位……”

    烈如风听了,脸色第一次变得阴冷起来:“哦?那小子年纪不大,就算是神级能有多大的本事?如何能够伤得了古一和高爽?”

    “烈师,那小子不仅有帮手,而且那小子和洛家……”

    “洛家怎么了?说!”烈如风听说又牵扯到了洛家,脸色第一次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

    “好像,洛家和夏小子的关系,关系有些不同寻常……”

    赵老头讲话说完,顾老头抢着接道:“如果洛家真的和夏小子联手,我们顾家和赵家必定首当其冲,所以,不得已才请您出面!”

    烈如风安静地听着,脸色却变换不定。在这燕京地界儿,值得他烈家注意的人不多,而偏偏洛家就是其中之一。

    这么些年,洛家行事低调,不显山漏水,但知道洛家的人,都绝不敢轻易看清洛家的存在。所以听到两人提起洛家,烈如风心里立刻开始权衡。

    过了许久,烈如风才轻轻说道:“你们想多了,如果洛家真有此心,你们还能有今天。此事不太可能!”

    “烈师,要是别人或许不太可能,可是这个夏小天,他是……”赵老头咬着嘴唇,犹豫着。

    “他到底怎么了,你要是真捋不顺舌头,我可以帮你把它割掉!”烈如风明显没有那好的耐心。

    赵老头猛地缩了缩脖子,然后继续道:“不知道烈师可否记得当年的夏东海!”

    “那个魔头夏东海?你怎么会突然提起此人?”听到这个名字,烈如风的脸上变得十分难看。这个名字,他太熟了,此人当年可是名贯燕京城,打遍各大门派,烈如风的叔叔,就曾经被夏东海打成了重伤,最后不治而亡。本来烈家就把夏东海当做不共戴天的仇人,可是后来夏东海却神秘的消失了

    。

    “你到底什么意思?夏东海,夏小子,夏?”说到这里,烈如风的脸色却猛地一变,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二人。

    下面的话已经不需要说了,烈如风答应了所有的要求。

    直到他走了之后,赵老头和顾老头才算吁了口气。

    “现在,你总算可以放心了吧?烈如风已经答应我们帮忙了!这一次许多高手都会由我们抽调!”顾老头缓缓说道。

    “嗯,的确是放心了一些。不过,咱们可要打起精神了,要是这一次还弄不死姓夏的那个孽种,咱们两家只怕……”下面的话,赵老头没说。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