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林青山的消息
    “哟,看来我们是坏了你的好事儿了!”

    宁雨昔眼神带着深深的玩味,盯在夏小天脸上,目光却落在屋内的霜儿身上。

    一看不到宁雨昔也从旁边转来,夏小天立马有些无奈了。不过她的话却让霜儿脸上还未消退的潮红变得更深的几分。

    急忙摆了摆手,慌乱的道:“我,我们没做什么,真的!”

    一听她的解释,夏小天差点都被逗乐了,不解释还好,一解释反而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

    霜儿看到一群人都笑着看向自己,也发现自己做了一件蠢事。

    “是吗,你脖子上的印儿是什么?”宁雨昔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指着霜儿的脖子问道。

    宁雨昔的调侃,霜儿开始沉默,最后转身回了卧室。宁雨昔得意地扬着下巴,示威一样看向了夏小天。

    夏小天一头黑线,此时林秋水和沈佳佳走了过来。看到这么多人齐聚,夏小天扫视一圈,正儿八经道:“你们怎么都来了?发生什么事儿了吗?”

    虽然如今江海局势稳定,顾家和赵家没有卷土重来,但谁能料到他们是不是还会突然发疯。

    “我以为你被霜儿勾去的魂魄,现在还没回来呢,看来是我担心了!”宁雨昔不忘打趣一句。夏小天却没心思和她说笑,让大家进屋。

    落座之后,霜儿可能听到了声响,从屋内出来,小脸绷着,一副素日里的那副清淡表情。宁雨昔勾起唇角笑着,但霜儿却跳过她,将目光落在一直沉默的林秋水身上。

    “我找到消息了,老公,我终于找到消息了!”林秋水的话,让夏小天没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刚才我接到电话,说有人带来了我爸的消息,这一次不是假的,是真的!”林秋水越说越是激动。

    当初林父出门寻医,许久不曾回来,林秋水不断派人打探,却一直都鲜少有消息传回。

    而传回来的消息模棱两可,根本不足为信。这么长的时间,林父出门在外,做女儿的自然一直担心,时刻没有忘记找到父亲。

    上次就曾有传言,林父在燕京洛家,可是却并没有确凿的证据,所以这件事情,林秋水虽然多次派人查证,却一直不曾查实。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种萦绕在心里的担心也就越来越重。如今终于得到了确定的消息,她才会显得这么激动。

    “到底怎么回事儿?”作为自己未来的岳父,能够找到他的消息,夏小天自然也是开心。更何况,林父一直都是林秋水的心结,如今终于有了消息,林秋水也总算可以放松一些了。

    不过这次消息来得突然,而且林秋水说的那么笃定,很显然这次有确凿的证据。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就在刚才我起床之后,家里打来电话,说有人找我们,听说我们不在家之后,就留下了一份资料,然后告诉了家里这个消息。家里立刻给我打了电话,我,我……”

    “你冷静点。也就是说,你听到的都是口述,那证据你看到了吗?”夏小天突然冷静下来,一把搭上她的肩膀,温声说道。

    “我没有看到,不过那个人留下的资料就是他给的证据,这一次应该不会错的。老公,我想回去!”林秋水请求道。

    一听这话,旁边几人都有些失落,不过这件事情显然非同小可,大家都是知轻重的人,也就没有开口。

    夏小天立刻和宁雨昔她们说了几句,不过却发现柳晴没有踪影。询问之后才知道,柳晴已经先行回去了。

    夏小天只是点了点头,也没有多问什么。

    如果是以往时候,他一定会找柳晴问问原因,但现在明显有了更为紧要的事情。

    夏小天让那个叶良辰先送其他人回去,而他自己带着林秋水先行返回了别墅。等叶良辰将车开出来,霜儿却不见了踪影。

    “你们该不会把人欺负走了吧?”叶良辰一副欠揍的表情看着宁雨昔赫尔沈佳佳,宁雨昔眉眼一翻,叶良辰立刻闭上了嘴巴。

    “不过,咱们是不是有些过分了,一直盯着人家笑,霜儿这会儿,只怕恨死我们了!”一边的沈佳佳忍不住说了一句。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心里正美着呢!”拍了拍沈佳佳的肩膀,两人上了车。

    叶良辰听着二女谈笑,却再也不敢插嘴。

    而夏小天和林秋水一路上紧赶慢赶,一回到背书,立刻着人将材料取了出来。林秋水和夏小天一路翻看,终于确定了这份材料的真实性。

    “你爸真的在洛家,这就奇怪了,上次传来消息,你没少打听,可是却长时间没有回音,这一次到底是谁传来的资料,又有什么目的?”

    夏小天此刻有些激动,但是夏小天比他冷静,如今他们的处境并不是很安全,随时有可能被人暗中针对。

    更重要的是,洛家在燕京,那里赵家和顾家的地盘,这个洛家他也安全猜不透是什么来路,是敌还是友。

    听到夏小天的提醒,林秋水脸上的喜悦也暂时收了起来。将手中的材料又看了两遍,没能从上面看出任何作假和杜撰的痕迹,不由皱起了眉头。

    夏小天直接找到别墅的监控,看了一眼送材料的人影。一看之下,这才释然了。

    “早知道是他来了,我就应该和他见一面的,也不知道老爸现在怎么样了!”夏小天看着监控里面的人影,突然有些感怀。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老爸的弟子无名,也是一个内力高手。

    “如今看来,材料不会有问题,不过这个洛家,却还不太清楚!”夏小天嘀咕道。

    无名带来的材料,不多,只有一些简单的事实,比如林父出没在洛家的一些照片和叙述,除此之外没有更多的内容。

    所以从材料上根本无从看出洛家和林父具体的关系,也无法显出林父到底是不是被洛家劫持。更不能看出,洛家到底是什么阵营。

    林秋水也冷静了下来。夏小天说的没错,夏小天的担忧不无道理。现如今,经过了江海这一次的变故,林秋水也变得谨慎了许多。

    一个是她的父亲,一个是她认定的男人。两个都是她这辈子,最重要的人。他可不想因为自己,而让夏小天陷入危险之中。“如今当务之急,是立刻打探出伯父的情况,他有病在身,也不知道如今如何。其次,这个洛家,看来是不得不好好查一查了!”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