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隐世门派
    夏小天将手中的家伙控制得死死的,根本就没给他反抗的机会。

    这人被制住了喉头,呼吸不畅,脸上已经变得酱紫,一个劲的攀着夏小天的手臂,但夏小天就犹如钳子一样闹闹的制住他,让他根本就挣脱不开。

    渐渐地,缺氧的后遗症上来了,不仅仅是脸色,生个人都变得狰狞了起来,欺负的胸口就犹如压着一块巨大的石头,让他连喘气都显得吃力。

    老爷子一群人看着夏小天,一个个都是一脸惊异。这些人逼得他们远走他乡,逼得他们已经快到了绝路。可是在夏小天的手下,就犹如不堪一击的小鸡仔,说捏就捏,全无反抗之力。

    此刻再看地上,那些死状都一模一样的人影,一个个心里翻起了滔天巨浪,张大了嘴巴半天都合不起来。

    即便他们刀口舔血,即便他们也不是没沾染过人命,但看到夏小天的一番动作之后,他第一次那么深刻而又无奈的觉得。

    命,真的很不值钱。

    夏小天却无暇顾及他们的想法,手中一松,手里提着的家伙立刻往地上一落。刚刚感觉阻滞的呼吸变得通畅起来,可是就猛然感觉到腰腹一疼。

    夏小天提起一脚狠狠地踹在这家伙的身上。他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踹飞了出去。整个人在地上滚了老大几圈才缓缓停了下来。

    捂着肚子蜷在地上,本来以为终于可以好好呼吸一口新鲜空气了,结果,一片巨大的阴影涌入眼帘,将他彻底笼罩。

    猛然回头,就看到夏小天一脸冰冷地走了过来。知道夏小天的厉害,亲自感受过夏小天的残暴,这家伙的心跳都停了几拍,等反应过来,就在地上不断地后退,连肚子的疼痛都顾不上了。

    可是夏小天却身影一晃,眨眼就撞入他的面前,一直脚掌在这人的眼中无限放大,让后一阵疼痛从前胸直接传递到了后背。而他的整个身体就像是被一座大山牢牢压制,连动弹都做不到。

    胸口一闷,喉咙一甜,一口老血哇的一下,不受控制地喷了出来。之前还有的席位挣扎,在这一刻犹如云烟消散,整个身体犹如死猪一般躺在了地上。

    要不是还能看到他不断耸动的弊端和肩膀,单纯看着他犹如四人一样快速泛白的脸颊,只怕都会以为他已经嗝屁了。

    “你只有这一次机会,还是因为我仁慈。你的命我让你抓在自己手里,但千万不要让我反悔!”夏小天一脚踏在这家伙的胸口,腰杆却缓缓低了下去。

    这人用犹如死鱼一样的眼神望着夏小天,此刻除了虚弱,已经看不出其他的意味,连恐惧都变得麻木了。

    “我,我说!不要,不要杀我,我,我还不想死!”这家伙颤动着嘴唇,用微弱的声线小声地说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激动,他脸上的惨白,急速卷起了一抹病态的潮红。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夏小天虽然已经认定了他们是顾家和赵家找来的人,可是对于这些人的背景却还有很大的疑惑。

    因为他知道这些人根本就是不是什么普通人,也是古武者。所以即便杀了这么些人,他依旧不得不做防备。毕竟一旦这些人真是什么打门派的弟子,那这么多的人命,就已经算是和门派结下了大仇。

    “我,我们是隐世门派的人,是,是顾家和赵家找我们过来对付一个叫,叫夏小天的人的。听说这个人,很,很厉害,一般人可能拿不下,所以,我们,我们才……”

    听到这句话,夏小天脸色一冷。即便他早有预料,但亲耳听到人家承认,他的怒火还是压抑不住。激动之下,脚下不禁用力了一些。

    立刻这家伙就发出一声惨叫,只听到一声咔嚓脆响,这家伙的肋骨直接被夏小天压断了一根。痛苦让这人脸色扭曲。使劲挣扎,可是夏小天一只脚就敌得过一匹大山,他根本就挣扎不开。

    只是看着,就让旁边的一群人冷汗直冒。夏小天的手段看上去并不花哨,可是只要看着在他脚下的那个家伙,他们就忍不住打寒颤。

    这种压迫,这种精神和**的双重折磨,即便是他们不是那个脚下的人,但就是在旁边,也感同身受。不由抹了抹自己脸上的汗水,彼此互视了一眼,但都不禁吞了口口水。

    “告诉我,你们来了多少人?现在他们在什么地方?”夏小天神色严肃,丝毫没有怜悯之心。说出的话,更是犹如九幽之音,寒冷地感觉,喷薄而来。

    “你,你要做什么?他们,他们是,我的师兄弟,我,我不会告诉你,你的!”这家伙扭曲着面容,满嘴巴都是血液,但依旧结结巴巴地说道。

    “哼,之前那么胆小,现在讲义气了?”夏小天满是不屑的啐了一口。之前这家伙回答得那么流利,到了现在居然想要反抗了。“你可以不说,我不会逼你。看你年纪也不算大,或许不知道,这个世界还有个词叫生不如死!”夏小天眼神一凝,掏出一把银针猛然刺进了这人身上,并起二指,在这人身上一连点动了几下,然后将踏在

    这人身上的脚掌收了回来。

    仅仅几息的时间,这人的脸就犹如七彩盘一样变换了起来,身子更是不断地在地上打滚,那些穿插的银针,却越来越深,每一次他的哀嚎也越来越大。

    到了最后,地上被他扫干净了,可是自己的身上却已经没有一块完整的衣服,变成了一条一条沾染了鲜血的碎布。而从破掉的孔洞露出来的,是一片扎眼的血肉模糊。

    “啊,啊,啊……”惨叫声就没有断过。直到最后他连滚动的力气都不再有了,只能犹如死猪一样躺在地上,而脸上,看不出了面容,更完全失去了人色。

    “好狠的手段!”就连一边只是看着的老爷子一群人,都不由咂舌感叹了一句,也不知道是是不是被夏小天的手段震慑,声音压得很小很小,小的连自己都差点听不到。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