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二百三十九章 真话还是假话
    为什么会有这么恐怖的效果,其实也同样是因为他们体质正常的原因,当年秦天下就跟夏小天说过。

    “小天,不是为师不给你用这种药浴,这种药浴不是你的身体能承受的住的!”秦天下一脸遗憾的看着坐在一旁一脸疑问的夏小天。

    “师傅为什么我不可以,难道就是因为我的那个体质问题吗?”

    夏小天十分不解,他现在体质不是已经改变不少了吗,为什么就是不能用师傅说的第二种方法。“第二种方法十分的刚烈,他会引起你体内的不适,而且好不容易给你压下去的血脉体质又会爆发出来,这样的话,你就真的危险了,所以听师傅的话,以后千万不可以用这样的药浴,除非你的体质问题,

    完全解除!”秦天下一脸认真的,看着夏小天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

    毕竟这是关系着夏小天生命的事情,他不能有一点的含糊,如果他不把事情的严重性说清楚,要是夏小天一个忍不住试了,那不是把自己玩死了吗。

    不然他可是承受不住夏东海的怒火,所以他必须断了夏小天的念想。

    “师傅,那如果正常的人可以用这样的药浴吗?”“正常人当然可以用了,但是及时是正常人用也会伴随着强烈的疼痛感,毕竟这样的药浴是在慢慢去除一个人体内的杂志,可以说人就像一个药,不停的被提炼。不过当然了,也不是所有人都会很痛苦,当

    一个人有一定的武学基础的话,他的忍耐力就很强了,所以感受会感觉好一些。”

    ……

    想想当年秦天下跟他说的话,仿佛就在耳边,想想当年秦天下认真的样子,夏小天忍不住有些感谢他的师傅,如果他的师傅没有叫他这样,他现在也不可能会有这样的实力,同样也不可能活到现在。“所以你们想没有错,如果有可能,你们甚至可以一整年都在用这个药浴来提高自己的实力,而到时候,你的实力会有多强,会提高多少,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是,你不会弱于在坐的他们。”说道这,

    夏小天用手指了指身边的那些指导员。

    夏小天的这个行为又再次让他们冷静的气氛再次热闹了起来。这什么意思,这可是意味着他们可以很快的赶上,甚至超越指导员,指导员的实力他们都知道,同样他们也十分的服气,本以为以他们的实力,是不一定超过他们,所以他们都想的是争夺最后四个指导员

    你的席位。

    但是现在有了这个念想,那么每个人都会这样的努力的,而后众人突然看向了坐在中间的夏小天,这才是他们最终极的目标啊。

    夏小天才多大年纪,顶多比那个小莫教导员大一点吧,但是他的的实力却是有目共睹的强大,那几个教导员根本就不是夏小天对手。

    而且这些药浴就是夏小天准备的,这也说明了一个问题,夏小天就是从小就是泡着药浴长大的,可想而知,药浴会有多大的效果了。现在现场的效果别说已经达到夏小天的要求了,可以说已经完全超过了,所以夏小天也就不需要说什么好好努力修炼这样的话,可能不需要他说,这些人就绝对不会偷懒,估计你想让他偷懒,人家还会觉

    得你是想让他失去以后获得药浴的机会呢。“好了,我也跟大家说过了公司的规划,现在你们去训练吧,如果有客户来,文员自然会帮你们安排好,所以没有事情的时候,是你们自由安排时间,修炼室二十四小时开放,药浴下午开始,好了你们解散

    把,你们几个人跟我过来。”稍微安排了几句夏小天就带着几个教导员还有江岚叶良辰来到另一个会议室里,而留下来的那些保镖们,没有一个人浪费一点点的时间,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修炼起来,毕竟今天第一天上班,所以基本不

    可能有什么事情。而且下午就能尝试到他们已经要想疯了的药浴了,他们有的人甚至都不要当保镖了,当个公司的保镖多好,要是出去给雇主当保镖,那可真是长时间的,到时候根本没有时间再修炼,更别说能用药浴提高

    自己了。

    这些人的心里夏小天并不知道,单是却巧合的是,他们都想到了一切。

    这一边夏小天已经把五个人召集到了这里,虽然不知道夏小天为什么单独喊他们过来,但是现在过来肯定有别的事情。

    “对你们五个人,我也不想拐弯抹角的了,我就直说了,现在我很需要你们五个人的实力。不是为公司,而是为个人!”夏小天可以说,这句话说的十分直接了,傻子都知道夏小天的意思。

    对面的五个人也没有想到夏小天直接成这样样子……哪怕虚伪一点不好吗,小莫更是翻了个白眼,第一次见到这么耿直的人。

    “你是要我们成为你的人,还是这是暂时需要我们做什么?”

    这个人是当时那个老者,大家都叫他华老,这个人好像是一个本来是隐世的高人,虽然说他是一个老者,其实也就五十多岁左右的样子,不过他的装扮始终是一身古装扮相,显得十分的除尘。

    华老问的问题也是众人想知道的事情,大家都把耳朵竖了起来。

    “你们想听实话,还是假话?”

    夏小天本来已经打算骗骗这些人,但是他的原则告诉他,不能这样做,哪怕他有自己的私心,但是他不可以用骗的形式让这些人加入他。

    “董事长你能问出来这句话,说明你根本就没有跟我们撒谎的打算,所以我们愿意听听,毕竟我们能来到这样的人,都是为了找一份工作,我们的实力能做什么,哪怕你不说,我们也知道。”说话的是那天的那个中年人高葛平,他是一个热爱华夏武术的人,从小在山里跟着一个师傅长大,后来好像也是发生了某种变故,使他跟他的师傅走丢,从次一个人修炼。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