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一百九十四章 兴奋
    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心里压力,好像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说是一种享受,甚至不用其他隐杀的加入,他主动包揽了剩下来的一只脚。

    那插的叫一个不亦乐乎,很快,十根钢针已经完全没入了黑崎的五根手指和五根脚趾内。

    现在已经听不到了黑崎的喊叫声,变成了沙哑的嘶吼,眼神好像都开始已经有些涣散了,毕竟这样的疼痛,要是放在一般人的身上,早就已经昏死过去五六回了。

    这个黑崎不得不说还是练过的,居然能撑的住这么长的时间,而且很明显还是有意识存在的,不过夏小天可不会就这样让他简单的死去。

    “黑崎,你应该感谢我,让你体验了一般人这辈子都不会体验到的感觉。”夏小天的声音就好像魔音一般不断的环绕在黑崎的耳边。

    “夏……夏小天!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黑崎的声音就好像蚊子哼一般,但是还是让夏小天听的清清楚楚。

    “呵呵,看来你的意识还是很清楚的吗,看来一定要个给你下下猛药,让你彻底瘫痪在床了。”

    夏小天自然不会跟一个已经在自己砧板上的鱼肉生气了。

    “上次你用你的眼睛看了佳佳不该看的地方,看来眼睛也不能给你留下来了。”夏小天好像想到了什么。

    然后谁都没有想到,夏小天在说话的时候直接伸出手指就按在了黑崎的眼球上。

    这个时候的黑崎,突然又猛的挣扎起来。

    “不要!不要!你这个恶魔!你个魔鬼!啊!”

    “没错!对你们这群东洋人,我就是魔鬼!我就是你们的噩梦!”夏小天按在黑崎眼珠子上的手指毫不犹豫的直接按了进去,直接捏出了黑崎的整个眼珠子。

    夏小天没有任何的停顿,又伸手伸向第二只眼睛,再次把那个眼珠子给捏了出来。

    而后夏小天又拿出准备好的银针,直接在黑崎的眼眶内扎了几次,让黑崎除了疼痛之外,再也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黑崎的喉咙已经彻底叫哑了。

    “夏小……天!我……师傅!不会……放过你……的!”黑崎现在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明白了。

    “虽然不知道你的师傅是谁,但是如果他有可能威胁到我身边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就连你的那个姐姐,她会死的比你更惨!”夏小天的声音宛如从地狱传出来的一般。

    黑崎疯狂扭动着身体,嘴里发出叫喊声。

    他现在非常的后悔,为什么要来得罪夏小天!为什么要跟夏小天结下这么深的仇恨。他以前一直都看不起夏小天,他觉得夏小天只是一个小小的保镖而已。

    而他是谁,他可是东洋帝国赫赫有名的毒影踪出来的核心弟子,夏小天跟他无疑是蚂蚁对天神,稍微动动手指就可以碾死的一个人。

    但是随着越来越多次的交战,他发现,这根本不是一个蚂蚁,这是一个比他更强的神,而且是一个来自地狱的神。

    从夏小天对黑崎做的这些折磨,他的口吻,他的行动,都可以感受的到,夏小天说出来的话一定做得到,而且他做出来的这些事情,一看就不是第一次做了。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黑崎不是没有查过夏小天的资料,整整十八年的空白,这十八年的空白,也许就是夏小天这个人的关键。

    他现在很想跟他的姐姐水溪美子提醒,让她一定要注意夏小天,这个人根本就是一个魔鬼,他现在已经怕了,同样的他也怕水溪美子真的被夏小天抓到。

    “我就是夏小天啊,跟我这么多次过不去,现在又问这句话,难道你真的觉得很有意思吗,不过现在说什么也都是浪费口水了,我不想从你这里知道任何的消息,我只是想折磨你而已。”

    黑崎这么一个关键性的人物,但是在夏小天的眼里,他不过是一个仇人,一个将要杀死的人,他根本不在乎他知道什么。

    因为他夏小天杀人不需要任何的证据和借口,他们的世界只讲究实力。

    “你怎么这么废物啊,这才用了几个酷刑,你就不行了,真是没用,不过你想死,没我的同意可不行。”

    夏小天又给黑崎好好的治疗了一番,这一下又让黑崎清醒了不少,他现在真是恨不得自己马上死去。

    这样真的是太折磨人了,都折磨成那样了,还要把他给救起来,然后继续折磨这都是什么人啊!

    “咦!对了!你这个鼻子,好像闻过佳佳,也不能留着,你的身上的恶性我都帮你清除掉!还有你这个耳朵,也听到过我们佳佳的声音也不能留着。”

    夏小天从身上拿出了原本是属于黑崎的短刀,就像割肉一般的,割掉了黑崎的鼻子。瞬间黑崎整长脸上布满了鲜血,但是夏小天却早有准备,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药粉末,直接撒到了黑崎的鼻子切口处。

    很神奇的血一下子就不流了,而后夏小天又割下了黑崎的耳朵,直接用两根钢针狠狠的扎进了耳洞内。

    “嘶……”

    看到夏小天这么猛的行为,江岚已经快忍不住要吐出来了,猛的打了个冷战。

    “那啥,你们要是受不了可以先出去等我,或者出去玩一会儿,我还要有一会儿呢。”夏小天也知道他们这些人基本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不适应是肯定的。

    他本来也没有想到这些人能在这边看这么长时间还不吐,他小时候,杀一只猪他都会在哪边吐半天,恨不得黄水都给吐出来。

    听了夏小天的话,众人好像得到了什么赦免一样,赶紧从房间里面冲了出来,但是却有一个人留了下来,就是叶良辰。

    “叶良辰,没看出来啊,以前揍你你都怕,这样的场面你就不害怕?”夏小天觉得这个叶良辰的心态真不是一般人。“嘿嘿,天哥,我以前就很爱看这一类的电影什么的,所以对这些特别感兴趣,现在能亲身接触到,就除了兴奋,没有恐惧的那种感觉呢!”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