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叶少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叶少

    夏小天的声音就好像魔障一般,一传出来,威哥的脑袋瓜子就像是拨浪鼓般的摇了起来。

    “不……不不不,大哥要啥,我咋敢问呢?”

    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他甚至连嘴巴上的中华香烟点尽了,都忘了取下来。

    这是他第一次对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产生了一种叫做畏惧的神情。

    “嘿嘿嘿,那就好,那就好。”

    夏小天笑嘻嘻的拍了拍光头的肩膀。

    “你知道你错在哪里了吗?”

    “错……错在哪了?”

    被夏小天拍了拍肩膀,光头甚至都顾不上自己断手的痛苦了。

    毕竟眼前这个人,就是在那一瞬间把自己掰断手臂的男人啊,光头可不想给他理由再尝试一次那种感觉。

    “知错不能改可不是好孩子噢。”

    夏小天微微一笑,光头不知道为什么有种错觉,夏小天这一刻的笑容更加灿烂了不少。

    但这在别人眼里没什么,在光头眼里却如同梦魇啊!

    看着夏小天那迷人的微笑,光头的眼泪都快飙出来了,一股脑的摇脑袋,说。

    “大……大哥,我是真的不知道我错在哪里了啊。”

    “不知道?”

    夏小天咪着眼睛说着,学着威哥一般,一口眼圈吐在了光头的脸上,眯的光头一阵龇牙咧嘴。

    “不过这次不知道也就算了,要有下次……”

    夏小天做了个割喉的动作。

    “你就没有下次的下次了。”

    听到夏小天的话语,光头真的感动到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一个劲的点头。

    “知道,知道,大哥,我明白了。“

    “嗯,明白就好。”

    夏小天很是自得的点了点头。

    “那我问你,你知道你错在哪里了吗?”

    “……”

    “噗!”

    看着夏小天那深以为然的表情,扬子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他见过很多狠得,但也不带夏小天这样玩的吧。

    这……

    可真的是把那光头往屎里弄呀。

    估计要么是因为扬子都笑了,要么就是看着光头都准备吓晕过去了,夏小天这才嘿嘿一笑,把烟屁股随手弹开,道。

    “第一,你应该教好你下面的。”

    “要不然他招谁惹谁了都不知道,今天你惹到我还好,哼哼,你如果今天惹到叶良辰那小子呢?”

    “第二,你下面的人被打了,你应该先了解清楚问题的关键。”

    “对,你下面的人被人欺负了,那肯定是需要自己出面的,但你呢?”

    夏小天瞥了眼光头说。

    “你自己弄不了的事情,就直接找自己老大,嘿,这就是你下面的人乱作一团的根本原因!”

    夏小天的话语如同一记惊雷,轰隆的一声在光头的心里炸了开来。

    他这个做老大的,又如何不知道自己下面的小弟找已经各怀鬼胎,各存心机了,要不然今天他相约叶少过来谈东西,自己下面的人,就不会偷偷出去做这些事情!

    不知不觉的,光头手上的疼痛感觉也消失了开来,脸上剩下的,只有懊恼的神色。

    看了眼光头,夏小天淡淡的再点了根烟,说。

    “我敢保证,如果今天我不和你说这席话,不到半年,你下面的人,就绝对会想办法出来自立门户,而你……”

    “很有可能被你的兄弟,取而代之。”

    “……”

    不再理那光头,夏小天走前几步,看向了今天下午差点就成为剩蛋老人的叶少,微微一笑。

    “今天我是来找你的。”

    “嗯……我也猜到了。”

    叶少看了看如同感悟了什么人生至理一般的光头佬,苦笑一声,点了点头。

    “哦?你知道我今天是过来找你的?”

    “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叶少满脸无奈的说道。

    “除了我,难道你还认识在场上的其他人吗?”

    “那可不一定哦。”

    夏小天微微一笑,眨了眨眼睛,道。

    “不过,今天我就真的是有事想要问你。”

    夏小天说着,把香烟从嘴边取了下来,认认真真的看向了叶少说。

    “我想问你,今天贵家的保镖,请问还在你那吗?”

    “保镖?”

    叶少的表情显得有些意外。

    “你说的是那岛国保镖吧?”

    “他在你和他打完一次之后就走了。”

    “走了?”

    夏小天眉头微皱。

    “嗯,就是走了。”叶少指了指光头的方向,苦笑道:“也就因为他走了,所以我今天才到欲仙宫谈判的。”

    听着叶少坦诚的话语,夏小天却是微微愣在了那里。

    这才夏小天过来的目的,就是想要调查清楚那名岛国保镖的事情,然而这次的主人公却说……

    他走啦?

    更让夏小天感觉郁闷的是,如果夏小天看的不错,叶少说的还全都是真话,根本就不是瞎扯的其他事情。

    “那我到还有些问题想问问你。”

    叹了口气,夏小天也知道没有办法,转而言之问道。

    “这样子的保镖就你们叶家有吗?”

    夏小天看着叶少的眼睛,道。

    “我的意思是,你知不知道在咱们江海市,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家庭亦或者家族,突然崛起的呢?”

    “就在这一年半年。”

    叶少听完夏小天的话语,摇了摇头。

    “我们叶家也只是这段时间才真正站到了这个位置,你要说还有没有其他家族,我还真的不好说。”

    “况且就算是有你说的那些人,或者家庭,他们也肯定不会展露头角,毕竟你上升的快,还如此张扬,你说这不是引人排挤吗?”

    叶少说着,不禁自嘲的笑笑。

    “我自所以会有江海十三太保这个名号,最主要的都还是我们家需要这个名号,要不然江海十三太保这个名号不拿来搞笑的吗?”

    “外人一直以来,也就认识我们江海市的四大公子,什么时候听说过咱江海市十三太保?”

    “说到底,咱江海十三太保就是横梁上的小丑,搞笑用的。”

    叶少说着,双手情不自禁的微微握拳。

    然而夏小天却清楚的明白,叶少说的,没有一句不是肺腑之言。

    或许。

    江海市其余那十二太保的确是因为喜欢这个名号所给自己带来的,然而这个叶少……

    却是真的需要自己这个名号所给自己带来的。

    这两者间,其实有质的区别。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