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比你还厉害?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比你还厉害?

    一提起苏图,三爷的眼睛冷不丁的就眨了眨,因为,若不是苏图与乌鸦勾结了水溪美子的话,他也不会落得这幅下场。

    不过,撇了撇自己的那条断臂后,三爷很快的就岔开了话题道:“小天,你今天过来,该不会是特意的想提醒我,训练新人是有风险的吧?”

    虽然乌鸦的死亡,对于三爷来说,多多少少的都有些可惜,但久经沙场的三爷好像是对于这种事情看得很开,所以,轻轻的摇了摇自己的头后,就仿佛像是一切的事情都随风而去了。

    夏小天也自认为,三爷的这种心性,的确不是一般的人可以比拟得了的。

    “呵呵,三爷,您又说笑了,新人固然是要训练,要不然的话,一号二号与三号他们几人肯定忙不过来,但我今天过来,主要的还是为了想给三爷您换药,算算时间您手臂之上的伤口,也差不多该愈合了吧。”

    夏小天说着,目光还刻意的撇了撇三爷的那条断臂上包扎的伤口,虽然,三爷此时断臂上的那道伤口已经是比前几日好上了许多,并且,又有霜儿在亲自的照顾着,但还是略微的显得有些浮肿。

    而三爷听到了夏小天的话后,也是不自觉的瞥了瞥自己的那一支断臂,忽而的笑道:“小天,你果然的还是适合当一名大夫,不过,有些事情,你可不能够告诉霜儿,因为,我平时的爱好虽然不多,但烟酒却像是我的半条命根子,养伤的这段时间里,我的嘴巴都快淡出了鸟来,不偷偷的来上一两口,憋得慌!”

    也许,是夏小天坐在身旁的原因吧,三爷说着又偷偷的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烟来,并且,还悄悄的发给了夏小天一支。

    “三爷,男人嘛,有时候该干嘛就干嘛,医生说的是医生的事,心情愉悦反而是对于病情更有好处。”

    夏小天也不矫情,接过了三爷递过来的那支烟后,打火机一摇,徐徐的青烟,就飘荡出了小亭子。

    不过,夏小天的打火机一响,正在空地上与扬子一起训练新人的霜儿,立即是朝着小亭子撇过了一个冷冰冰的眼神,楞是差点儿将夏小天嘴里叼着的烟吓掉在地上。

    而三爷却是老谋深算的先将手里夹着的香烟给藏在自己的身后,待到霜儿冷冰冰的瞪完了夏小天之后,才又夹了出来,小火柴一划,不声不响的就瞒过了霜儿的眼睛。

    “小天,来吧,趁着现在天气凉爽,风轻云淡,正是解开这个包袱的时候。”

    不得不说,两口香烟下肚,使得三爷整个人的精气神都给提了起来,断臂一横,就摆在了几人中间的小石桌上,模样惬意自然。

    因为,三爷断臂之上的包扎,虽然是夏小天亲手弄的,但无论如何断臂上伴随着伤口的愈合,纱布或多或少的都会沾到新长出来的肉,因此,在给三爷换药时,有些生疼是怎么都避免不了的,若是没有这两口香烟下肚的话,三爷还不得愁死?

    不过,夏小天瞥见了三爷此时的模样之后,却是笑道:“三爷,今天有件事情你也是想错了,因为,今天给您换药的人,并不是我。”

    “哦?小天,你所指的人,该不会是……”

    三爷的眼神怔了怔,因为,以他对于夏小天的了解,夏小天一向都是亲力亲为,并且,在医术方面极为严肃苛刻的夏小天,若是信不过萱萱的话,是绝对不会把这样的事情交给萱萱来做的,而这也说明了,萱萱在夏小天心里面的位置,也绝对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而夏小天在给三爷迷过了一个乐呵呵的笑眼之后,就转过了头来,朝着萱萱轻声道:“萱萱,今天就让你来给三爷换药吧,来,不要怕,就像你当初还跟在爷爷身旁,给身边的穷人们治病一样,因为,三爷对于我来说,也不是什么外人。”

    “小天,莫非这位萱萱姑娘,在医术方面的手艺,还要厉害不成?”

    眼见着夏小天极其期待的望着萱萱的眼神,这令三爷的心里面一下子的就疑惑了起来,因为,夏小天此时所凝在脸庞之上的表情,完完全全的就是抱着一种欣赏的态度。

    这对于名声已经是渐渐的响震整个华夏医学界的夏小天来说,可是极为反常的现象。

    “三爷,这你就放心吧,因为,我敢保证你会有与之前不一样的感受。”

    夏小天说完之后,就缓缓的站起了身来,给萱萱腾出了一个空位,而萱萱此时脸庞之上的表情,虽然有些腼腆,但进入到了给病人们治病敷药的状态之后,简直就宛如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那认真与专注的神态,像极了正在画画的女画师。

    并且,萱萱此时所展现出来的手法,也是夏小天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

    “三爷,请您将手臂给抬高一点儿,可以么?”

    萱萱在仔仔细细的观察了三爷的那条断臂几息的时间后,先是用小手轻轻的抚摸过了三爷断臂上的绷带,一点儿一点儿的朝着三爷断臂上的伤口接近了过去,竟然是使得三爷舒服的挪了挪自己的身子,闭起了自己的眼睛来好好的享受。

    而更加奇妙的事情发生了,因为,萱萱在用自己的小手,极其轻柔的抚摸过几遍三爷断臂之上的伤口后,轻轻的一扯,之前缠绕在三爷断臂上的那些绷带就全部都松动了起来,并且,萱萱就宛如像是在剥粽子一般的,只轻轻抖动了两下,之前那些缠绕在三爷伤口上的绷带,就全部都脱落了下来,一气呵成!

    “小天,怎么样?我手臂上的绷带,萱萱给我解好了么?”

    感觉到了萱萱的小手,已经是离开了自己的那条断臂,微微闭着眼睛靠在小石椅之上享受的三爷,将眼睛睁了睁,一脸意犹未尽的样子。

    “呵呵,三爷,绷带解开了,我之前提议让萱萱帮你换药,没错吧?”

    夏小天的脸庞上虽然是微笑着,不过,水溪美子所留下的这个伤口,不管夏小天看到过几次,心里面久久都不能够平静下来,因为,三爷此时断臂上的伤口,虽然是已经长出来了一些新肉,但整齐光滑的截面,就宛如像是锋利的刀片划过水豆腐一样!

    水溪美子的这一刀,到底是有多迅猛凌冽,就连夏小天都有些如芒在背……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