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惊艳的天赋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惊艳的天赋

    “夏小天,你这是要干嘛?如果你是想强灌的话,我们之前已经是尝试过了,但老人家他什么都无法咽下啊!”

    几位土郎中模样打扮的中年人,在看到了夏小天此时的动作之后,虽然惊叹于夏小天的做法,但他们却并不认为,夏小天的这种做法可以产生任何的效果。

    不过,夏小天在摆弄好了那根小木棍之上的烛油与红艾草粉末之后,却是笑道:“你们别急,这些红艾草的粉末与烛油,并不是用来吃的。”

    沙拉一声——!

    夏小天说完之后,竟然是微微的张开了老人的嘴巴,将手里的那一根沾着红艾草粉末与烛油的小木棍,极其小心的塞到了老人的咽喉之处。

    并且,看到了这一幕场景之后,不仅仅的是那几位土郎中模样打扮的中年人,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而且,从之前开始就一直都在使劲磨药的萱萱,此刻都是瞪大了自己的那一双清澈无比的大眼睛,十分担忧的看着夏小天此时手里抓着的那一根小木棍,以及自己的爷爷。

    但仅仅的只是过去了两息的时间,夏小天一瞥见了老人的咽喉之处,因为,那些烛油的原因,而腾起了一小股的白烟之后,立即的就将自己手中的小木棍给抽了起来。

    不过,十分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因为,就当夏小天抽起自己手中小木棍的那一刻,老人一个哽咽,竟然是在小床边上吐出了一口浓血痰来,使得本来微弱的呼吸,稍稍的好了些。

    “萱萱,你爷爷也算是一位老郎中了,家里可备有荷中玉?”

    而夏小天撇见了老人的身子起了反应之后,立即是在小床上扶正了老人的身位,掀起老人背后上的薄衫,手掌连动,几枚银针又精准无比的落入到了老人背后上的几道大穴之处。

    “寒,寒老!你醒了么?快醒醒呀!”

    几位土郎中模样打扮的中年人,在见到夏小天将老人的身子给扶正了之后,赶紧的是用手指睁了睁老人的眼皮子,因为,他们的医术虽然十分平庸,可这一点儿的小常识还是有的。

    但可惜的是,老人之前虽然是吐出了堵在嗓子以及肺部的浓血痰,可神智却是还没有能够清醒过来,对于几名土郎中模样打扮的中年人的呼喊声,根本就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不过,很快的夏小天就阻止了几名土郎中手上的动作,因为,老人之前虽然是已经吐出了浓血痰,但实质上老人依旧还是没有能够吞服下任何的药物,因此,在这种情况之下,老人如果能够清醒过来的话,那才是怪事了。

    而夏小天在老人的背后上落好了针之后,又根据老人的病情,赶紧的道:“几位叔伯,这里是乡下,你们的家里应该有自己酿的白酒吧?如果有的话,就给我弄一小碗来,并且,加上一些公鸡血,如果能够搞到灵猫血,那就更好了。”

    虽然大家都知道灵猫血,其实就是一种山猫血,但几经思索之后,在短时间内他们根本就无法弄到,所以,其中的一人,提起了裤腿来就往家中的酒窑子跑,而另外的一人,直奔自己家中的鸡窝。

    “您要的红艾叶榕汁与荷中玉,我都弄好了。”

    而两名土郎中模样打扮的中年人才刚刚的钻出小茅草屋,一脸急切的萱萱,手里就拿着两颗就宛如像是小白玉一般的珠子走了进来,并且,顺手的就将之前小药槽里面的红艾叶榕汁,倒入到了一个小袋子里,提到了夏小天的跟前。

    但出乎那两位土郎中与萱萱意料的是,夏小天在接过了荷中玉之后,放到了自己的掌心里,用力一阵,就将粉末与之前的红艾叶榕汁搅拌了起来,用一个小铁勺子,轻轻的挑了一点儿起来,其中加了一点点儿的水,再一次的将之放到了烛光之上炙烤。

    “您这是……”

    萱萱看到了夏小天此时的动作之后,那双美眸子里立即是动了动,因为,她自幼就跟中医接触颇深,但还是猜不出来,夏小天到底想要干些什么。

    不过,夏小天在将那一支小铁勺子放在烛光之旁炙烤了十几秒钟之后,却是笑道:“萱萱,这其实也是一种煎熬的方法,虽然效果一定没有,你们平时里用药壶精熬的好,但贵在神速!”

    没有任何的迟疑,夏小天在撇见了小铁勺子之中的药汁冒出了星星点点的小泡泡之后,就轻轻的捏了捏老人的鼻子,将一小勺子的药汁,缓缓的滴落到了老人的口中,顺流直下。

    “萱萱,你来吧,因为,我还有更为重要的事情要做。”

    连续几口药汁下肚,夏小天摸到了老人的脉搏有所起色,很快的就将之前的那一支小铁勺子给交到了萱萱的手中,而夏小天自己则是再一次的回到了老人的身后,拇指与食指轻轻的捏住了银针,极为轻柔的动了动。

    “竟然是以气御针!原来,江海市里对你的传闻,都是真的!”

    而此时小茅屋之中还剩下的两位土郎中,一撇见了老人在夏小天的银针之下,皮肤上竟然是开始渐渐的冒出了一丝丝的汗水来,立即是有些不可思议的瞪了瞪自己的眼睛。

    因为,对于他们这些普普通通的土郎中来说,以气御针,这种事情,根本就是在古典医书上,才有所记载的事情!又怎么能够不惊讶呢?

    而夏小天在给老人背后上的银针御气之时,眼光还时不时的撇向了一旁的萱萱,并且,心里面也是赞赏有加。

    因为,萱萱虽然不懂得什么医术,可一切与医术有关的东西,她都精通无比,几乎就是见到过一次就会,就比如,她此时手里轻轻捏着的那一支小铁勺子,无论是火候的掌控,还是借火的方位,比之夏小天之前的手法都不遑多让。

    并且,更加难能可贵的是,萱萱对于药理以及药性的掌控,简直就已经是到了一个令夏小天惊讶的地步,因为,夏小天极为敏锐的感觉到了,每次当萱萱将那一支小铁勺子从烛火旁边移开时,都是那一小勺子药水,药效炙烤得最为完美的时候!

    在这一点上,就连夏小天自己都认为自己不是每一次都可以做得到!

    但萱萱竟然是每次都可以通过,小铁勺子里面药水在气味上无比轻微的变化,以及药水在成色方面极其细小的差别,将之辨认出来!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