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土郎中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土郎中

    不过,就当萱萱想要扑入到老人的怀里时,小手却是被夏小天抓了抓。

    “萱萱,你先别激动,先让我来给你爷爷把把脉吧。”

    时间紧迫,夏小天在拉住了萱萱的小手之后,自己朝前迈出了几步,就来到了老人的小床前。

    “萱萱,这位年轻人是?”

    而夏小天的这个举动,立即是惹得几位土郎中微微的皱起了眉头来。

    “几位叔伯,他是我的朋友。”

    萱萱虽然还在抽泣着,但情绪很快的就稳定了下来。

    “朋友?”几位土郎中模样打扮的中年人,在听到了萱萱的话后,先是一愣,随后眉目间竟然是涌上了一股怒意,提高了一些声音,有些不满的朝着萱萱道:“萱萱!叔伯们的医术,虽然是有些不如人意,但你也不能够胡乱的找个人来啊!最重要的是,难道,你不想让你爷爷,在临走时,好好的看你一眼?”

    几位土郎中模样的中年人,说完之后,都是朝着夏小天与萱萱投过去了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因为,在他们看来,夏小天以及萱萱,只不过是两个不懂事的年轻人而已。

    不过,夏小天却没有功夫去理会这几位土郎中模样打扮的中年人,而是在给老人把了把脉之后,转头就朝着萱萱开口说道:“萱萱,你身上的那个小荷包里,不是采有一小搓的红艾草么?你将它们给分为两小撮,一小撮自己拿去研磨成渣,渣渣与汁液搅拌在一起,而另外的那一小撮,直接的交给我就可以了。”

    没有任何的迟疑,萱萱在听到了夏小天的话之后,直接的是将自己小荷包里面的那些红艾草给分给了夏小天一小撮,自己抓着小荷包里面还仅剩的那些红艾草,转身就从小茅草屋内,寻找出了一个小药槽子,亲自的研磨了起来。

    但瞥见了萱萱的小荷包里,竟然是拿出了红艾草来的那一刻,几名土郎中模样打扮的中年人,差点儿没有从原地上跳起来,目光有些抽动的道:“萱萱,在我们这边的地界里,根本就没有红艾草这种如此珍贵的药材,难道,你昨天真的是去了江海那边的悬崖上?”

    “嗯。”萱萱一面点了点头,一面十分着急的想要将小药槽子里面的红艾草给碾磨成渣。

    可那几位土郎中模样打扮的中年人,在惊讶之余,掂量掂量了时间之后,竟然又是有些疑惑的道:“咦,萱萱不对呀,你就算是去了江海,这一来一回,也用不了一日一夜的时间啊,你该不会是……”

    几位土郎中模样打扮的中年人,在说完了这话之后,就有些不善的望着夏小天的身影,因为,这一种红艾草虽然珍贵,但在江海市里面的一些大药房里面也不是没有,并且,更加重要的是,萱萱的家境贫寒,根本就买不起那么多的红艾草。

    而夏小天的着装打扮不仅仅的是华贵随意,并且,还懂得不少医术的样子,因此,几位土郎中模样打扮的中年人,不得不怀疑,萱萱之前小荷包之中的那些红艾草,是不是用少女最为珍贵的东西交换而来的……

    “几位叔伯,你们就别乱想了,昨天傍晚时,我在江海市,的确是被几个臭流氓给骗到了一个小角落里,但幸亏是夏小天先生及时的救了我……”

    萱萱此时的脸庞之上,虽然是极为的担忧着自己爷爷的安危,不过,为了不让几位土郎中模样打扮的中年人打扰到夏小天,萱萱还是毫不犹豫的就为夏小天解释了几句,可也仅仅只是如此而已,因为,如果再与他们深究下去的话,她根本就不知道怎么解释,夏小天在救下了她之后,昨天晚上为什么依旧是没有能够赶回来。

    而这几位土郎中模样打扮的中年人,在听到了萱萱的话后,几双耳朵立马的就竖了起来,因为,他们这几人虽然仅仅的只是一些乡间的土郎中,可夏小天在江海市里的大名,他们又怎么能够没听说过呢?

    不过,等他们的目光,再一次的落到夏小天的身上时,只见夏小天在萱萱爷爷的身上,插下了十几枚银针之后,手里就抓着一小撮的红艾草,放到了床头边上的一根小蜡烛上炙烤了起来,并且,还没一会儿的功夫,夏小天手里之前所抓着的那一小撮红艾草,就在烛光的炙烤下,变得血红了起来,而且草叶上还蔓延上了一丝一丝的金边。

    “你,你真的是夏小天?”几位土郎中模样打扮的中年人,撇了一撇夏小天此时手中的红艾草之后,就又有些疑惑的道:“你这样再烤下去,这些珍贵的红艾草,可就要化成了灰了呀!”

    此时也怪不得这几名土郎中模样打扮的中年人会怀疑夏小天的身份,因为,就如同像是他们之前所说的那样,夏小天再将那一把红艾草给抓在手里放到烛边炙烤的话,一小撮红艾草,还果真的是会变成飞灰。

    可夏小天在继续的观察观察了老人的病情之后,却是笑道:“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知道为什么,老人一直都吞服不下你们开好的药么?”

    看着夏小天的手里,继续的抓着那一小搓红艾草,放在烛边炙烤,几名土郎中模样打扮的中年人,直接的是瞪大了眼睛来,有些不可思议的道:“为什么?”

    “老人伤寒入体,清热冷肺,并且,高烧不下,九脉俱乱,浓水上冲,只能疏通,要不然的话,无论是多高明的医生,所开的方子也是无济于事的。”

    夏小天说完,轻轻的用食指与中指,从老人的小腹上一直顺到了咽喉,果然,夏小天的食指与中指才刚刚的离开老人的皮肤,一条青紫之色的痕迹,就在老人的皮肤下,显现了出来。

    而夏小天在做完了这步动作之后,就用一根小木棍挑了挑蜡烛之中融化的烛油,往自己另外的一只手掌心中一抹,之前的那些已经是被炙烤干枯的红艾草,立即是在夏小天的手掌心中化为了粉末,全部都沾到了那一根沾有融化烛油的小木棍之上。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