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境界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境界

    第一,飘絮湖内的大火,肯定是水溪美子亲自所为,其二,江北的豪哥,其实是两边都不想得罪,因此,一方面看着飘絮湖内的大火燃烧,一方面又让警员们将飘絮湖给围起来,好让这一切事情过去。

    哒啦一声——!

    夏小天的身影才刚刚的转过那个弯角,脚尖一踏在一棵大树的树干上,两个来回,自己的身影也轻轻的落到了飘絮湖的墙壁之上。

    轻轻的学着夜莺吹了吹口哨,挪影重重的树木之间,夏小天很快的就发现了扬子用手机的灯光打来的闪烁暗号。

    “天哥,这座飘絮湖虽然不大,可你待会儿一定会感到惊讶的。”

    扬子之前已经是摸好了路子,很快的就将夏小天给引到了一条小路上,还没一会儿的功夫,一座已经是被烧成了黑炭的小阁子就出现在了夏小天的眼前。

    虽然小阁子的木质材料之上,还冒着零零散散的火星,但夏小天一眼便认出来了,这种小阁子充满了岛国的风格,水溪美子之前果然是坐镇在这座飘絮湖之中,指挥着江北甚至是江海的一切。

    扬子轻轻的朝着小阁子的木炭拍了拍,整间原本用来玩赏休息的小阁子就全部都倒塌了下去,可扬子的手里,却是微微的拎着一块东西,往高空上连续的抛了两三下,它的余热也冷却了下去。

    “扬子,你手里的这是?”

    夏小天也好奇的朝着扬子手中抓着的东西撇了撇。

    “软金,也被称之为熟金,估计是被水溪美子用来装饰这些木质的小阁子的。”

    扬子说完,用泥土擦了擦手中的那块黑乎乎的东西,而那块原本黑呼呼的东西立即是在月光下,折射出了一缕黄光来,虽然它已经是被之前的大火给融化失去了原本的模样,但这些软金融合成了一团,正好的是方便扬子收集。

    “呵呵,看来水溪美子真的是不差钱啊,并且,品位也不错,想想之前还没有被毁掉之前的飘絮湖,估计景色也不会差到哪里。”

    夏小天说完,目光朝着四周撇去,发现整座飘絮湖边像这样的小阁子,还有五六座的样子,都是建在了小湖边上的小路中间,既可以在其内乘凉又可以摆下茶几怡情。

    “天哥,不仅仅如此,因为,我还在乡下时,就经常的听一些老人们说过,古代时候的金缕玉衣编织时,所使用的材料,就是这种软金!可惜,我们华夏已经很少了。”

    “金缕玉衣?”扬子的这句话,一下子的就让夏小天想到了水溪美子的那一件至宝落樱雪衣,不过,水溪美子的那一件落樱雪衣,夏小天自己也亲自的掂量过分量,并不像是使用这种软金编织内层的样子。

    并且,最为重要的是,金缕玉衣在古时候只不过是高位者权利与地位统治的象征,虽然防御力惊人,可却并不适用于实战。

    但想想将来的隐杀们,衣服之上都穿插着一些软金,保护着自己身体最为脆弱的部分,也是一件十分令人舒爽的事情。

    “扬子,虽然这些软金也不多,但你过去收集一些吧,估计以后也用得上。”

    之前的扬子之所以会感到惊讶,也许也是与夏小天想到了一起吧,因为,这些软金虽然珍贵,但折合成金价之后,并不值什么钱,至少对于现在的扬子来说,真的算不了什么,总要的是这些软金的用处。

    听到了夏小天的声音之后,扬子自己也大概的数了一下飘絮湖之中的小阁子,沿着小路毫不迟疑的就挨个儿的走了过去。

    而夏小天却是独自一人的朝着飘絮湖的小湖面走了过去,因为,沿着一条青石小路,一座小石亭竟然是插入到了飘絮湖的湖中心,并且,这也是飘絮湖之中的唯一一座小石亭。

    但令夏小天怎么都没有能够想得到的却是,小石亭的四周上垂着一层淡淡粉红色的纬纱,随着夜风轻摆,小石亭内的一台小石桌上,一张古琴若影若现!

    咚——!

    夏小天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划过了一条粗琴弦,古朴低沉的声浪,立即是弹到了原本平静的湖面上,荡起了一层层细密均匀的小水波。

    “天哥,你这是……”

    此时扬子也已经是回到了夏小天的身边,不过,望着夏小天静静的站在古琴的旁边,闭上了眼睛,修长的手指抚摸过一排琴弦,立即是停止下了自己的询问。

    叮——!

    夏小天修长的手指,再一次的勾过了一条比较细的琴弦,才刚刚平静下来的小湖面上,立即是跳起了一些小水珠。

    但第二声才刚刚的落下,夏小天的眼神却是猛的一睁,一拂袖整个人的身影,就端坐到了古琴跟前的小石墩上,脸庞之上平静的表情看不出一丝喜怒。

    叮叮咚……

    夏小天修长的手指,连续的抚摸过了古琴,一道悠扬旋美的古曲,顷刻间的就扑散到了小湖面之上,时而婉转时而又如同流水一般清明。

    不过,最为重要的是,湖面之上所随着古曲荡起的波纹,就宛如好像是整首琴声都融入到了水中,看得到的音符以及如同夏小天波动的心。

    看着小湖面之上的一些荷叶轻轻的摇摆,扬子竟然也是渐渐的享受到了其中。

    不过,琴声渐小,最后嗡的一阵低沉的轻鸣,夏小天的双手轻轻的抚在了琴弦上,停止了弹奏,眉头竟然是紧紧的皱了起来。

    “扬子,我们走吧。”

    并且,更加奇怪的是,夏小天在停止了弹奏之后,轻轻的摆了摆手,就走出了小石亭子,没有一点儿的要回头的意思。

    “天哥,你到底怎么了?”

    走到围墙边上后,扬子瞥见夏小天还是一副眉头微皱一脸淡漠的表情,忍不住的就问了上去。

    可就连夏小天自己都是有些茫茫然然的摇了摇头后,开口轻声道:“扬子,我之前莫名其妙的感觉到了一股压抑!不管你信不信,你能够想象当初的水溪美子,穿着落樱雪衣,端坐在小石亭内,抚琴时的情景么?”

    也许,扬子并没有亲自的与水溪美子交过手,体会不到那一种压力,可给夏小天的感觉,却像是自己才轻轻的撇开了水溪美子的一层薄薄的面纱,其内还影藏着一道磅礴无比的泰山,没有崩天裂地的碾压下来!

    “天哥,你别想多了,也许,这都是因为你太累了,而产生的错觉呢?”

    扬子确实是感受不到夏小天的那一种压力,自己借着一棵树翻到了墙壁之上后,还高高的朝着夏小天伸出了一支手来。

    “嗯,也许,真的是我想多了吧。”

    时间不等人,所以,夏小天在听到了扬子的话后,脚尖踏在一颗大树干上,也翻到了半空之中,扬子只轻轻的一拉,夏小天的整个身影,也轻轻落到了围墙之上。

    不过,临走时,夏小天还是忍不住的蹲在围墙上,朝着飘絮湖中的小石亭看了一眼,脑海之中骤然的出现了两个字——境界!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