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水墨画册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水墨画册

    “夏小天先生,你知道为什么岛国上,总有那么一群人对于华夏耿耿于怀么?”

    老者坐在夏小天的对面上,轻轻的呡了呡一杯普普通通的白开口,情绪有些显得比之前激动,干枯的手掌也在微微的颤抖着。

    “难道是自卑?”

    夏小天虽然不想刻意的去激怒老者,但继续的随手翻看了一下这本着于晚晴时期的水墨画册之后,发现其上记录与画载的事情,基本上就是从徐福东渡开始,岛国上渐渐的开化以及承接到了盛唐之风。

    “对的,就是自卑!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飘摇的根在哪里,就拿中医来说,他们争着,抢着,学习着,但却改变不了中医源于华夏的事实,而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又比如岛国上引以为傲的大东洋刀与和服,其实也与唐刀与汉服撇不开关系。”

    老者说着轻轻的放下了自己手里的杯子,就宛如像是终于说到了重点的模样,开口凝重道:“因此,夏小天先生,你若是想要真正的击败水溪美子,以及整个岛国集团的话,你就必须要拥有一颗包容的心,要不然,岛国上还会有第二个水溪美子以及毒影宗!而两国的这些纷争,也会世世代代的继续下去!”

    可听了这话后,夏小天虽然是为老者的这一丝情怀所感动,但却毫不犹豫的摇头道:“前辈,我想你太高看我夏某人了吧,因为,我只不过是华夏里一名普普通通的小中医而已,所以,我又何德何能了结了这段已经是纠缠了千年的恩怨呢?”

    不过,老者却是笑了笑后,叹息了一声道:“夏小天先生,别的我不敢奢求,但我说的正是中医!”

    “中医?”夏小天轻轻的合起了自己身前的那一本着于晚清的水墨画册,有些不明白老者的意思。

    “对,就是中医!”老者点了点自己的嘴巴,继续的开口说道:“夏小天先生,难道你不觉得中医就是岛国与华夏之争中的一个风暴阵眼么?因为,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之下,医者就是毒者,所以,毒影宗的特种b毒来了,医者就是武者,所以,毒影宗的水溪美子以及那些岛国上的忍者杀手们也来了,难道不是么?”

    经过了老者的提点之后,夏小天也是有着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因为,回想起来,毒影宗这一颗毒瘤,就是以中医为根本,才在岛国甚至是华夏上,纠集起的一大股十分庞杂的邪恶势力,其中甚至是涉及到了商界以及鲜有人知的杀手界!

    不过,夏小天虽然是极其的赞同老者的这个想法,但苦于一时之间根本就想不出任何的办法来,了结了这一段纠缠了千年的恩怨。

    “前辈,我想之前的你,也一定不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岛国人吧?”

    既然还想不到办法,夏小天干脆的就将目光给落到了老者的身上,可却在意料之外,发现了老者的那一双干枯的手掌,一直都在微微的颤抖个不停。

    老者也不娇作,听到了夏小天的话之后,极其随意的就将自己的袖口子撇了撇,露出了手腕上的一道剑痕来,朝着夏小天随意的开口说道:“夏小天先生,你们华夏有一句古话,叫做:武学千年,不过只是一场过眼云烟,就让往事都随风而去吧。”

    老者既然不愿意多说之前的往事,所以,夏小天与扬子也没有必要过多的追问下去,但当夏小天的目光撇到老者脖子之下蔓延出来的一道剑痕之时,心里面还是忍不住的咯噔了一声,脑海里面想到了一个地方,燕京!三十年前的殒神之地!

    那一个让无数神级高手为之陨落的地方!

    甚至,从老者的手腕以及脖子之下的剑痕来看,当初留下穆老在荒山野岭里喂狗,以及挑断这位老者全身经脉的高手,很有可能是同一个人。

    一个在剑道上,已经臻至入圣的人!

    “前辈,时候也不早了,如果您没有其他的事情了的话,那么我们就先走了。”

    说完了有些凝重的话题,夏小天在帮助老者一一的解析了许多古玩字画之后,就缓缓的站起了身来。

    因为,夏小天有着一个极其明显的特点,那就是夏小天虽然不喜欢岛国人,但物以类聚,夏小天每次都分得很开,如果是愿意与华夏人好好的交朋友的岛国人,夏小天也是极其的愿意将他给视为朋友。

    就像自己此时眼前的这名老者一样,他由于喜欢华夏璀璨博大的传统文化,竟然是将自己的名字都给改成了汉姓的——钟!

    夏小天又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并且,这一点点儿海纳百川,包容万象的胸怀,夏小天还是有的。

    不过,就当夏小天临出门时,正在小心翼翼的收起自己宝贝的老者,却是冷不丁的又多加了一句:“夏小天先生,你可要记住我之前说过的话呀,想要真正的击败水溪美子,你只能用——心!”

    “好的,多谢钟老前辈的指点。”

    夏小天虽然还是有些不理解老者的意思,可朝着老者摆了摆手回了一个礼之后,夏小天还是带着扬子离开了醉江楼。

    “扬子,你觉得之前的那位钟老前辈,说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以我的实力,还不足以击败水溪美子?还是由于水溪美子阴险狡诈,跑得快?前辈怕我逮不着她?”

    回到了车里,夏小天还在脑海中思考着老者最后所说的那句话,甚至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而扬子在听到了夏小天的话之后,更加的是一脸的茫然了。

    因为,昨天晚上夏小天与水溪美子对决时,自己也在场,水溪美子的确是使尽了自己的浑身本领之后,败北离开了皇城,并且,还留下了一件极其珍贵的落樱雪衣!

    “天哥,有句话我不知道该讲不该讲。”

    扬子坐回到了自己的驾驶座上后,也没有着急着开车,而是给夏小天递过去了一支烟之后,自己的嘴巴里面也叼起了一根,点上了烟火。

    “扬子,有话你就直说。”

    而夏小天撇了撇不远处飘絮湖之中,还残存的一点点儿火光,也给自己点上了香烟。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