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醉江楼老者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醉江楼老者

    “那就好办了。”夏小天在电梯之中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忽而的又朝着扬子笑道:“那么,你觉得兄弟们的人品,比起苏图来,又怎么样?”

    虽然夏小天的这声询问看似多此一举,但人总会有看走眼的时候,因此,作为参考,扬子的意见还是十分的有必要的。

    这就像佳佳这只小恶魔一样,虽然给人的感觉一直是在整蛊捣蛋,可她在其他方面上的天赋,简直就是无可挑剔。

    “天哥,这你就放心吧,兄弟们的品性,别的不说,至少比一般的人还要淳朴不少,要不然的话,苏图上次的反叛,他们也不会留在我们的身边了。”

    夏小天看着扬子认真的表情,想想也是,因为,之前苏图的背叛,就宛如像是一次血与火的洗礼,只有真正的金子,才可以经受得住各种诱惑留下来。

    叮铃铃——

    时间说快不快,夏小天与扬子站在电梯之中,转眼之间就下到了一楼。

    不过,让夏小天与扬子都有些想不到的却是,电梯的小门才刚刚的敞开,几名身穿红礼服的女孩子,就站成了一排迎了上来。

    “夏小天先生,以及这位扬子哥,打扰你们了,因为我们的老板钟先生,想请你们过去坐一坐。”

    几名身穿红礼服的女孩子很懂礼貌,身子朝着夏小天以及扬子欠了欠后,脸庞之上还凝出了好几个甜甜的笑容来,就宛如好像是才刚刚盛开的花朵。

    “钟先生?”夏小天的嘴角轻轻的笑了笑,忽然的想起了之前坐在第十一层大厅边角上的那名小老头儿,一身光滑亮洁的西装,并且,脸庞之上还挂着一只大墨镜,像极了**十年代的那种香港富商。

    “嗯,夏小天先生,我们的钟老板,已经是在客厅里面等候你们多时了,所以,还恳请你们过去一下,并且,我们的钟老板说你们肯定会有兴趣的。”

    几位身穿红礼服的女孩子说着,还朝夏小天与扬子,伸出了手来做出了一个“请”的动作,看着她们此刻脸庞之上甜甜的笑容,就让人有一种不忍心拒绝的冲动。

    “行,你们带路吧,因为,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们刚刚好像也是欠了你们老板的一个人情。”

    如果说,这一趟江北之行,夏小天对于哪位人物的印象最为深刻的话,那么这位自己素未蒙面的钟老板肯定稳居第一。

    因为他的沉着与冷静,绝非一般人能有。

    至少夏小天还猜测不出来他的目的。

    而醉江楼的这一层大厅虽然十分宽敞,不过,夏小天与扬子在几位女孩子的带领之下,还是很快的就来到了一扇阁门之前。

    “钟老板,夏小天先生以及扬子先生已经来了,您还在么?”

    来到了这一扇有些古雅的阁门之前,一位女孩子轻轻的敲了敲门,很快的小阁子之内,就传出来了一名老者的声音:“进来吧。”

    可当夏小天与扬子走进门时,才发现这一座有些古雅的小房间,与其说是老者的客厅,倒还不如说是老者的书房。

    因为,在这一间小阁子之内,除了正中央的一方小客桌与几张小红木板凳之外,四壁上都是镂空出来的书架,与一些字画古玩的装饰。

    “这位前辈,你到底是想见,还是不想见我们?”

    等到那名引路的女孩子走后,夏小天撇了撇小阁子之内的装饰,毫不犹豫的就朝着那名老者说出了一句有些刺耳的话。

    而那名老者此时正踩着一副小梯子,趴在自己的书架上,好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东西的样子。

    “呵呵,夏小天先生,没有想到,这也能够让你听得出来。”

    不过,听到了夏小天的声音之后,老者非但没有生气,并且,还从自己跟前的书架里,抽出了一本古书来,放在嘴边吹了吹灰尘。

    “坐吧。”老者拍了拍自己此时手中的古书,朝着夏小天以及扬子做出了一个“请”的动作。

    这间小阁子里面的客桌并不大,那些小红木椅子也是刚刚好的可以落下屁股,等夏小天与扬子坐下去之后,模样倒是有些像研究古玩的小老头子,并且,小客桌上还摆放着两只放大镜。

    “前辈,您今晚特意的请我来你的‘小书房’,该不会就是想让我帮你研究这些东西吧?”

    看着老者一副笑意盈盈的也坐到了自己的对面上,夏小天很快的就看出了一点苗头来,脸庞之上立刻的就是有些哭笑不得,因为,与其说是自己今天晚上正巧的碰到了这名老者,倒不如说是,老者等待帮助他的这次机会已经很久了,要不然的话,这一切,怎么都宛如像是被算计之中呢?

    “夏小天先生,还请您先骚安勿躁,总之今天晚上你亏不了,嘿嘿!”

    老者一副**十年代香港富商的样子,模样虽然看起来憨态可掬,但心里面却是精明得很,也不管夏小天愿意不愿意,轻轻的就将那一本古书给摆放在了夏小天的跟前,并且,还帮着夏小天随手的翻了翻。

    “前辈,您的这本古书,虽然已经算是有些年头了,但毫无疑问却是一件赝品!”

    夏小天也不矫情,自己也随手的翻了翻两页,发现这本古书之中除了寥寥无几的几个华夏古字之外,就是一些水墨光怪陆离的插图,并且,从字里行间与有些泛黄的纸页,夏小天很快的就看出来了是一副赝品。

    不过,老者在孜孜不倦的询问了夏小天一些华夏古字的意思之后,就沉默了些许,有些无奈的开口道:“夏小天先生,其实不瞒你说,我虽然久居华夏,但却是一名普普通通,心里怀着自卑的岛国人,而现在给您看的这本水墨画册,就是我们岛国最为珍贵与害怕的历史……”

    老者说着,藏在大墨镜之下的目光,再一次的落入到了夏小天手里的水墨画册之上,心里面五味杂陈,甚至眼眶之中还带着些许湿润。

    而夏小天得到了老者的提醒之后,翻开了这本晚晴时代的水墨画册首页,发现其上画载与记录的正是华夏几千年前,徐福受秦始皇之命,东渡重洋的故事。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