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提审洪爷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提审洪爷

    可想到了这里,夏小天的心头里面却又是冷不丁的跳了跳,因为,那之前毒害郭显荣的黑崎,昨天晚上并没有出现在皇城里面的打斗之中,就连鬼牙这等毒影宗里面长老级别的人物都出现了,按道理来说,黑崎不应该缺席昨天晚上的那一场战斗才对呀?

    越想夏小天的心里面,就觉得昨天晚上皇城里面的那一站,蹊跷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将洪爷身上的罪恶给落实下来,所以,短暂的想了想方法之后,夏小天就毫不犹豫的扭开了关押着洪爷的牢房。

    “洪爷,这两天,你可过得还好呀?”

    与夏小天之前所想象之中的一样,此时关押着洪爷的这一间牢房,就与江海市里一般的公寓无异,除了这间牢房中间隔着的那一排黝黑的铁栅栏之外,夏小天绝对相信,洪爷在这里肯定过得很好。

    但令夏小天万万都没有能够想得到的却是,自己的声音传了出去之后,在一张小床之上的被窝动了动,竟然是有一位头发花白的半老头子,钻出了一个大头来,朝着小门口出望了望。

    如果,不是因为这里就是警察分局的话,夏小天绝对不相信此时这位面容憔悴,满头白发的半老头子就是之前威慑整个江海市的江北高层洪爷!

    而望着此时缓缓的从小床上坐起来的洪爷,柳晴也是心里面咯噔了一声,因为,就在昨天她还亲自的前来开导过一次眼前的洪爷,可那个时候的洪爷,不仅仅的是脾气暴躁,并且,还口口声声的威胁着她们局子里面的所有人!

    不过,今天的洪爷,不仅仅的是整个人都精神不振,并且,还一夜之间花白了满头的头发!

    没有人知道,在这整整的一个晚上里,洪爷到底是经历了什么痛苦的折磨,并且,也没有人会在意,此时的洪爷都在想着些什么,因为,与洪爷之前所犯下过的罪恶相比,这一点点儿的折磨,在夏小天看来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夏小天,柳晴,你们终于来了?那么,你们还等什么呢?”

    因为是重犯以及首犯,洪爷此时的手上以及脚上都被套上了塑料制成的环套,但眼见着柳晴帮他打开了铁栅栏,洪爷还是一步一摇的走出了铁栅栏,有气无力的坐到了夏小天跟前的那一张小椅子之上,与夏小天仅仅的只隔着一张铝皮铁制的小桌子。

    “洪爷,我想对于我们的到来,你并不会感觉得到惊讶吧?那么,我们就开始了。”

    柳晴虽然是惊叹于洪爷这一前一后的变化,不过,拉出了夏小天身旁的一张小椅子之后,柳晴也是身子一欠,就坐到了夏小天的身旁,重新的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份录口供的文件夹以及一支圆珠笔来,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但令夏小天与柳晴,怎么都没有能够想得到的却是,洪爷一开口,首先说的就是:“哎,年轻真好呀,有无限的可能,在没有失去光阴之前,太多的人不会想着去抓住时间。”

    “洪爷……你……”

    柳晴的眉头皱了皱,不过,还没有等柳晴说下去,夏小天就打断了她的话,朝着一夜之间衰老了下来的洪爷道:“洪爷,看来您整整一个晚上想了很多问题啊,并且,我想你知道的肯定比我还多,还在想着昨天晚上离着不远的那一座小山坡之上,所发生的事情么?”

    柳晴虽然是不知道此时的夏小天在说着些什么,但洪爷在听到了夏小天的声音之后,却是两眼睛一瞪,就宛如好像是回光返照了一般,有些不可思议的朝着夏小天开口惊声道:“这么说来,他们昨天晚上真的是来救我了?”

    “没错。”对于一些既定的事实,夏小天并没有否认,可紧接着夏小天又是朝着洪爷开口道:“但你也别指望着他们了,因为,死去的那些杀手,以及水溪美子所派来的那些神藏与鬼藏,我也仅仅的是只见到了他们的尸体而已!”

    咯噔一声,洪爷在听到了夏小天的话之后,瞬间的就又瘫软到了自己的那一张小椅子之上,而这个举动,也是让夏小天彻彻底底的看清楚了洪爷的本性,又或者说是这一类人的本性,只要还有一丁点儿的希望,他们就都不会放弃的。

    而夏小天之前的那一番话,就是想要彻彻底底的灭了洪爷心里面所谓的那点儿希望。

    不过,这个时候又轮到了柳晴泛起了难来,因为,此时夏小天与洪爷之间的对话,她非但听不懂,而且,还不知道应不应该用笔记下……

    “夏小天,我洪爷辉煌了一辈子,的确是栽在了你的手上,不过,我觉得不亏,但,若是你还想从我的身上知道些什么?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休想!”

    洪爷此时的声音十分的虚弱,有气无力的样子,可从他此时脸庞之上的表情来看,夏小天一点儿都不怀疑,他做不出来。

    因为,到了这个节骨眼上,自己也没有什么好的把柄再威胁得到洪爷了,而对于洪爷这样一个已经是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的人来说,也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威胁得到他的了。

    不过,夏小天听到了洪爷的那有气无力的声音之后,却是笑道:“洪爷,如果说我今天来,并不是想让你认罪的呢?并且,我再告诉你一件你不知道的事情,那就是昨天晚上小山坡之上所发生的事情,我也是毫不知情,你又会怎么看呢?”

    “什么……你会对此毫不知情?”

    洪爷的语气顿了顿,显示出了一种十分不可思议的神色,因为,昨天晚上洪爷在豪哥那里所得到的消息显示,无论他们怎么的挣扎,都是斗不过夏小天的,甚至就连水溪美子都不行,可夏小天的意思,却是说,他与他们所担忧害怕的事情,完完全全都没有任何的关系。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