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一章 困龙之斗(3)
    第八百九十一章 困龙之斗(3)

    不过,夏小天的心里却不是这样想的,因为苏叶既然是在自己的跟前使用出了花田狂舞,那么自然就有他自己的原因。

    果然,夏小天脸庞上的笑容都还没冷落下去,眼角就不由自主的抽了抽。

    因为之前被苏叶手中红黑丝带抽中的那些岛国忍者杀手,虽然极为痛苦的是在地上挣扎着,可仅仅只是过去了不到半分钟的时间,伤口上立即的像是被强酸腐蚀一样,突然的就凹下去了一大块,并且,还冒出了脓血来!

    没一会儿的功夫,那些挣扎之中的岛国忍者杀手们就都停止了挣扎,被腐蚀得露出了白骨!死状极其的惨烈!

    咳咳——

    夏小天的脸皮子抽了抽,因为苏叶这疯子,虽然体内还没有凝练出内力来,可就凭借着这一手花田狂舞,夏小天绝对相信就算是杀手界之中的天榜上的那些杀手们,见到了他都要绕道走。

    原因无他,谁都不想跟一个疯子玩命!并且,胜算还贼低……

    “夏小天!你还笑!”

    苏叶舞动着手中的红黑丝带,将还剩下的那两三名忍者杀手都给逼退到了一个小角落里后,刷拉的一声,就朝着夏小天劈出了手中的丝带。

    夏小天楞是睁大了眼睛,纵身一跃就落到了一边,因为夏小天怎么都没想得到,苏叶手中的那条红黑丝带,竟然是可以延伸出袖口**米的样子,并且刷拉的一声就在自己原来站着的地面上,留下了一道红黑之色的印记,顷刻间就连地面都被腐蚀下去了一个白印子!

    “苏叶,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小心,后面!!”

    夏小天毫不犹豫的就从自己的手中射出了一道银针,精准无比的射入到了一名忍者杀手的头颅之内,使之轰然倒地。

    但夏小天的心里却是觉得十分的不是滋味,因为苏叶这小子如果疯了起来的话,就连自己的安危都会不管不顾,救了他一名,反而是还遭到了他的一个白眼。

    不过,就当苏叶想一口气了结了最后还剩下的两名忍者杀手时,从半空中却是传来了一连串刺耳的笑声,一位四五十岁模样的岛国高手,身影一闪,就从屋顶上腾挪了下来,并且,他的身旁还悄无声息的落下来了二三十名身穿黑衣的年轻人,面无表情,气息十分的冰冷!

    来了!夏小天与苏叶的眉头同时的一皱,因为此时眼前的这名老者与那些黑衣的年轻人,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说,并不是杀手,既没有蒙面,手里拿着的东洋刀也异常的短细,他们是毒影宗,正真的门人!

    “不错,不错!竟然是修罗蚕丝!难怪仅仅只用了四分钟,就屠杀了我们毒影宗四五十名的仆人!”

    那些黑衣的年轻人自从落了下来后,就纹丝未动,而那名老者撇了撇苏叶此时手中抓着的那条红黑丝带之后,就将目光十分阴冷的落到了夏小天的脸庞上,同样是笑道:“你就是夏小天?秦天下的传人?”

    老者阴森森的笑声传来,加上此时地面上还在腐烂的尸体,令此时的气氛有些冰冷,不过夏小天与苏叶瞟了一眼显得十分阴冷的老者后,谁都不为所动。

    不同的是,苏叶笑道:“你这条老东西,倒也是识货,竟然还认识我手里的这条修罗蚕丝!怎么?你也想尝尝被腐蚀致死的滋味?”

    苏叶说着缓缓的卷曲着手中的修罗蚕丝,只要老者一露出有破绽的举动,苏叶就会毫不犹豫的将他给击杀。

    不过,老者十分平静的盯着苏叶手里的修罗蚕丝,竟然是笑道:“我行走江湖多年,自然是认识你手里的修罗蚕丝,只不过,我有些想不通,这件传说之中的毒界至宝,怎么会在你的手上?”

    听到了老者的声音之后,苏叶有些不屑的道:“孤陋寡闻!我们巫医门的开派祖师爷,正是有着川湘仙子美称的苏秀烟,一手银针救济天下,一手修罗蚕丝专扫你们这种世间的污浊!一脉传承下来到我的手中,这也很奇怪么?”

    听了苏叶的话后,不仅仅是老者显得十分的惊讶,就连夏小天都是忍不住的怔了怔眼睛,没有想到巫医门的开派祖师爷竟然是一名女子,也难怪苏叶这丫的一个大男人,杀起人来就宛如像是跳舞,与他的性格极为的不相称……

    老者询问完了苏叶后,又是将目光饶有兴趣的落到了夏小天的身上,笑得有些诡异:“夏小天,请问你的师父……”

    不过,夏小天可没有苏叶那么好说话,老者的嘴唇才刚动,夏小天就猛的朝着他的喉咙射过去了一枚寒光闪闪的银针。

    “住嘴!我师父的名讳,不是什么狗嘴,都可以吐出来的!”

    可叮铃的一声细响传来,老者一挥手,同样的是从自己的掌间射出了一枚银针,两枚银针相撞后,同时的折断在了半空之中,擦出了一丝小火花。

    夏小天朝着地上一看,不由得的皱起了眉头来,因为老者射过来的,正是自己之前最为担忧的那种黑色的银针!

    老者射出的那一枚黑色的银针夹杂着一丝内力,虽然不多,可苏叶的眉头皱了皱后,脸庞之上开始出现了一丝认真的表情。

    “好!夏小天,你师父的名讳,咱们不提就不提,总之只不过是一个顽固不化的老家伙而已,竟然会为了一个什么赌约而归隐,真是可笑,我们现在来说说你如何?”

    “我?”夏小天的嘴角处有些蔑视的笑了笑后道:“不好意思,我对你们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可是,我同样也说过,只要我还活着,你们就不准踏入江海市一步!甚至整个江北都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如果你们还不知道这句话代表着什么意思的话,就尽管来!”

    面对老者,夏小天的心里也涌现出了一丝压力,毕竟能够催发出内力的高手屈指可数,老者很显然的是有备而来的!

    不过,夏小天才刚刚的从自己的袖口处同时的摸出八枚银针来时,养殖场的大门突然的就被人一脚踢开,扬子带着十几名隐杀的成员也一股脑儿的涌入了进来,齐刷刷的都从腰间取出了手枪。

    “天哥,你们没事吧?我们被耍了!”

    扬子瞪圆了眼睛,枪口死死的对准了老者的眉心。

    而夏小天扫了一眼过去,发现扬子与此时的十几名隐杀的身上,大多都带着青黑色的伤口,很显然他们在外面已经是与老者他们交过了手,并且,还吃了不小的亏!

    “扬子,怎么回事?兄弟们有伤亡没有?”

    夏小天说完之后,注意到了老者身旁二三十名毒药宗弟子们的表情,他们的神情十分的骄傲,虽然他们没有能够成功的斩杀扬子与隐杀,但在他们的眼里扬子与隐杀们已经是一群死人了!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