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章 困龙之斗(2)
    第八百九十章 困龙之斗(2)

    “大哥哥,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害怕……妈妈呢?”

    眼看着三十多名岛国的忍者杀手,从屋顶之上落了下来,场中的气氛瞬间一僵,不过,一个小男孩却却弱弱的声音传了出来,却是令苏叶的眉头一皱。

    苏叶转头望过去时,只见原来是夏小天闲的没事,此时正在一个接着一个的给那些人质们松绑,与撕下贴在他们嘴唇上的黑胶带。

    “小天,你在哪里?妈妈在这里!别怕!”

    夏小天才刚刚的撕下一个妇女嘴巴上的胶带,她吼出来的声音差点儿没吓了夏小天一跳,反应过来后,才撇见到,原来这位妇女,就是那位小男孩的母亲。

    不过,苏叶听了听这位妇女的呼喊声,却是朝着夏小天嘲笑了起来道:“夏小天,我劝你还是此时就带着他们走吧!要不然的话,这里待会儿,只要一瞬间!所有的人都要灰飞烟灭!”

    “哦?”苏叶的声音传来,令夏小天的眉头上跳了跳,因为望着此时几乎是已经杀红了眼的苏叶,夏小天不认为他是在说假话,可随即夏小天却又笑道:“这么说来,你还留有什么杀招咯?”

    苏叶的话虽然是对于夏小天起不来任何一丝一毫的作用,但却是将夏小天身后的那些人质们给吓得不轻,可就当他们想趁乱逃出门外时,身影却是被夏小天给拦了下来。

    夏小天不是不想救他们,而是夏小天不认为这些岛国的忍者杀手们会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开,为了保险起见,夏小天还是觉得等到扬子他们杀来时,才是救人的最佳时机,况且,横扫了一眼此时场中的这四五十名忍者杀手后,夏小天不认为他们可以在自己的手上伤到这些人质们。

    夏小天担忧的是毒影宗之中的那一种黑色的银针,如果此时这座破败的养殖场里,再多来几位如同像是黑崎那样的高手的话,夏小天就觉得有些棘手了。

    可苏叶听了夏小天的话后,却是不紧不慢的笑道:“夏小天,我们的夏大会长,如果你不想走的话,也可以;不过,要是我错手杀了一些不该杀的人的话,你可不许扣我的工资哟!”

    “工资?”夏小天挠了挠头,苏叶这小子还会看得上中医公会的那点儿工资?只不过是想利用自己身后的这些人质来要挟一下自己而已,夏小天又怎么可能会放在心上呢?

    “苏叶。”夏小天的嘴角上笑了笑:“我说过,如果你还留有什么后手的话,尽管的使出来吧,他们的安危,我自会负责,但也别说我没提醒你,若是你解决不了他们的话,那么就别怪我踢你出中医公会哟。”

    夏小天的脸庞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其实苏叶向来是自由惯了,巴不得离开夏小天在江海市创建的中医公会呢,只不过,天生长有疯骨的苏叶,一听夏小天这么说,毫毛都被气了起来,他是很想离开中医公会,可却绝对不会是被夏小天给开除的!

    “凌天乱,巫风摇,花田狂舞!”

    夏小天的声音传来,苏叶不再迟疑,整个身子又都旋转了起来,而与之前有些不同的是,他在腾挪跌宕之间,竟然是从自己的袖口处伸出了一条红黑之色的丝带来,所过之处,一股暗香拂面。

    而之前的那些忍者杀手们,从屋顶之上落下来之后,也不着急着围杀夏小天或者是苏叶,反倒是为之前已经中毒了的忍者杀手们解毒,不过,此时见到了从苏叶袖口处舞动出来的那条黑红之色的丝带后,就宛如像是见到了鬼一般,拼命的朝着四周逃窜了起来。

    不过,他们逃得再快,也快不过此时抓在苏叶手中的那条丝带,那条红黑之色的丝带就宛如像是一条毒蛇一般的舞动着,就算他们举着手中的大东洋刀抵挡,可苏叶手里抓着的那条红黑之色的丝带一顿一挫之间,一股黑红之色的气息就扑散到了他们的身上,瞬间倒地!

    噗呲——

    可望着此时翩翩起舞起来的苏叶,站在一旁守护着人质的夏小天,却是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原来,苏叶之前千方百计的想逼走自己,就是为了不想让自己看到这如此动人的一幕。

    虽然苏叶的舞姿,绝对可以称得上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好看,但一个大男人扭动着身躯舞动着一条红黑之色的丝带,传了出去后,也不怕人家笑话?

    但仅仅几息之间,夏小天也终于是感觉到了苏叶的这招花田狂舞的厉害,因为那些岛国的忍者杀手,只要是被他手中的那条丝带击中之后,没有不倒下的,并且,只要是身体之上有一丝一毫的伤口,直接的就见血封喉,那条黑红之色的丝带上,所击打出来的毒粉,比之夏小天之前见到过的任何一种毒药都还要猛烈。

    可能仅仅只是一两分钟的时间,原本的四五十名岛国的忍者杀手,还能够站起来的就只剩下了区区的两三人,不是苏叶一时心软想放过他们,而是这几个忍者杀手的身手不错,竟然连连的躲过了苏叶的好几次攻击!

    夏小天的笑声传来,苏叶的耳朵动了动,夏小天真的很难想象,像苏叶这种如此狂傲与自负的人,竟然也会脸红……

    “夏小天!这有什么好笑的么?要不然,你来试试?”

    苏叶的动作一顿,在他看来还剩下的几名岛国忍者杀手根本就无足轻重,反倒是夏小天的笑声,令他的浑身都不自在了起来,千不该万不该,谁见到了自己此时的这个样子都无所谓,就是夏小天偏偏不行!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当一个人将另一个人作为自己的对手的时候,不是害怕他击败自己,而是害怕他取笑自己。

    并且,此时就算是夏小天不开口,苏叶也一样猜得出来,自己的舞姿虽然楚楚动人,可却发生在一个大男人身上,肯定是十分的不搭调……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