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七十章 制毒工人
    第八百七十章 制毒工人

    轻轻的推开了一个小房间,这里才是真正的制毒工厂,此时分为两批人,一批是穿着绿色防化服的制毒工人,而另一批是拿着刀子看着他们的隐杀。

    “天哥,你来了,整栋楼层我们都已经搜查过了,就是他们这些人在制毒!”

    看见夏小天轻轻的走了进来,一名隐杀的成员立即的是走到了夏小天的耳旁,简单的汇报了一下情况。

    “怎么样?有结果了么?”

    夏小天面无表情的扫过了蹲在地上的二三十人,冰冷的目光吓得他们浑身一抖。

    “还没有,他们的嘴巴硬着呢,要不要杀几个?”

    这名隐杀说着,冷冰冰的语气里,还朝着夏小天做了一个咔嚓的动作。

    不过,夏小天却是笑道:“有些时候死,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他们既然敢来这里制毒,那么就一定不会怕死,但是,有时候活着比死了更为痛苦!只是他们还没有了解到!”

    如果隐杀们在夏小天到来这里之前,就将这些制毒工人都给杀了,夏小天也绝对不会在意,可夏小天既然来了,就有的是办法对付他们。

    “天哥,你的意思是?”

    十几名隐杀朝着夏小天投过了不解的眼神,因为他们刚刚在夏小天没有到来之前,就已经是在这些制毒工人的身上施加过了酷刑,但依旧还是撬不开他们的嘴巴。

    夏小天没有立即的回答这些隐杀,而是将目光给投到了另外的一个方向上,那里有一扇微微闭着的小门口,一丝血迹从里面流了出来,并且还时不时的会传出一些惨叫声。

    “那里边是什么情况?”

    夏小天的嘴角处,微微的勾起了一丝笑意,又是吓得几十名制毒工人浑身哆嗦。

    “天哥,不瞒你说,这些制毒工人一共分为两批,此时外面蹲着的这些是我们华夏人,而那边的那间小房间里,兄弟们正在伺候着的是岛国人!”

    “岛国人?”夏小天脸庞上的笑容更盛了,一转头就道:“为什么不将他们关在一起?让大家看看制毒的下场也好。”

    “是!”一名隐杀的成员,很快的就理解了夏小天的意思,转身就进入到了那一间小房间里。

    没一会儿,三四名隐杀就从那一间小房间里,带出来了十几位岛国人,而拖不出来的,就已经是永远的留在了里面。

    几名隐杀大手一挥,就将制毒台上的所有b毒粉末都给扫到了地上,伸手一抬,一名岛国的制毒师就被甩到了台面上。

    夏小天微微的坐在一张小椅子上,背后是一台巨大的刀叶风扇,缓缓的旋转着,使夏小天的脸庞上忽明忽暗。

    “你们为什么不把防化服脱下来?难道你们这些制毒的工人与制毒师,也害怕这种毒品么?”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夏小天将目光重新的落到了那几十名制毒工人与制毒师的脸庞上。

    其实说他们是工人都玷污了工人这连个字,因为夏小天的声音传来后,他们脱下了套在身子上的防化服,露出了他们惊恐的眼神,居然大多数人的身上都有纹身,一看就是一些平时里无所事事的地痞流氓。

    “这样你们就能够看得清楚了吧?要不然的话,躲在厚厚的防化服里面,你们还以为是在看戏呢?”

    夏小天说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身旁一名隐杀成员的手中提过了一柄刀来,刷拉的一声,那名被躺在制毒台上的岛国人,一只手掌瞬间就飞了出来,鲜血狂喷,就宛如像是下雨一般的落在了一群制毒工人的脸庞上。

    与夏小天之前所想象中的一样,他们这些制毒工人刚刚躲在厚厚的防化服里,根本就是自欺欺人有恃无恐,而此时真正的闻见了血腥味,瞬间就是被吓得脸色惨白。

    “八嘎!你们这些可恶的支那人!本大爷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的!”

    那名被斩掉手掌的岛国人,躺在制毒台上挣扎着,也没有人帮他止血,也没有人去压住他,夏小天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毒品对一个人,对一个家庭的危害与痛苦,何仅如此?

    “我们可恶?那么我就告诉你什么才叫做可恶!”

    旅顺、九一八、南都大屠城……夏小天每说出一个词,刀子就在他的身上划开一个口子,没多久,这名岛国制毒师,浑身的经脉就在夏小天的刀口子上条条崩断,成为了废人,挣扎着只有胸口与喉咙还在起伏着。

    “扬子,我刚刚对于那群岛国舞姬的处置太轻了,你是不是很失望?”

    夏小天的声音传来,令刚刚走进来的扬子神情楞了楞,以他对于夏小天的了解,若不是被逼到了这种地步的话,夏小天也不会这么做的。

    “天哥,他们在华夏作恶多端,一切都是罪有应得,换做是随便一位普通人,他们也会这么做的。”

    扬子的眼神轻轻的撇到了那名岛国制毒师的身上,不过与之前的那群岛国舞姬不同,扬子对于这些岛国来的制毒师,眼神里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同情。

    “好!那么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将他们都给扔到河里喂鱼去吧,既然他们视我们华夏人的性命如草芥,那么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夏小天说完后,又缓缓的坐回到了那一张小椅子上,而扬子的眼神一凝,朝着两名隐杀使过了一个小眼色,那名岛国的制毒师就被装到了一个袋子里,拖了出去,在地面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血迹。

    而出了这座制毒工厂,门外的路边就是一条河,没多久两名隐杀就缓缓的走了回来,面无表情的站在了夏小天的身后。

    啪啦一声——

    还剩下的十几名岛国制毒师铁青着脸哆嗦到了一个小角落里,而华夏的那二三十名制毒工人,却是一把的跪倒在了夏小天的跟前,口中哭泣道:“这,这位大哥……我们不是岛国人,还,还求您开恩啊……”

    “呵呵。”夏小天与隐杀们的嘴角边上都勾过了一抹笑意:“现在知道你们是哪国人了?那么之前为何又要为虎作伥?你们可知道这东西若是流了出去,会坑害多少人,与多少华夏的家庭?”

    夏小天怒目一瞪,手里提着一小袋子的b毒粉末,在他们一群人的眼前晃了晃。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