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六十九章 猪笼子
    第八百六十九章 猪笼子

    “走吧,趁着隐杀还没有杀掉他们。”

    夏小天从口中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转身就带着扬子进入到了一座不大不小的工厂。

    而在这座不大不小的工厂里隔墙林立,就宛如像是迷宫一般,很多的地方都是重新的修建起来的。

    夏小天的嘴角笑了笑,像这样的布置手段,只要有十几人拿着手枪躲在拐角处,就算是上百的拿着冲锋枪的武警都是很难攻入,可隐杀毕竟不是武警,这还难不了他们。

    果然,才刚刚的进入工厂不久,转过几个弯道,一些倒在血泊之中的尸体就出现在了夏小天与扬子的面前,全部都是一刀封喉,像是隐杀们的手段。

    夏小天与扬子沿着一路的血迹,轻轻松松的就来到了中央的厂房前,这一座厂房虽然不大,可是近段时间内刚刚的经过精装修,看起来就宛如像是一座铁皮做的银房子!

    “谁?”此时这间厂房的大门紧闭着,听到了脚步声之后,门口开了开,里面黑洞洞的什么都看不见,一名年轻人的声音传了出来,还有一把明晃晃的斩刀闪着寒光,横在了小门口上。

    这是隐杀们的基本配合动作,只要有人被这一把寒光闪闪的斩刀给吸引住了目光,楼上隐藏着的黑枪,就会将来犯者射杀,绝无意外!

    扬子看到了那一柄寒光闪闪的斩刀之后,也不做声,只是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手掌之后,躲在小门背后的一名隐杀就面无表情的露出了半只眼睛来,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天哥,扬哥,你们来啦,一切都还在我们的掌握之中。”

    这名隐杀的话不多,可与其他的成员一样,语气十分的冰冷。

    夏小天扫了一眼过去,发现他的脸庞上还沾着不少的血迹,就如同雨滴。

    “很好,我们这边有伤亡没有?”

    夏小天虽然没有进去,可隔着小门口好几米,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就飘入到了鼻中。

    “没有,天哥,我们这边最多只不过是受了点儿轻伤而已,只要休息一两天就好。”

    不由分说,在这名隐杀的带领下,夏小天与扬子轻轻的就走入了大门。

    但令夏小天与扬子没有想到的却是,才刚刚的走入大门,他们瞥见的除了地上的几俱尸体外,就是卷曲在一个小角落里的十几名岛国舞姬,被两三名隐杀在看守着,浑身都瑟瑟发抖。

    “这是怎么回事?”

    夏小天的眉头皱了皱,没有想到自从水溪美子在江海市出现后,江海市的各个角落里到处都充满了岛国特产的舞姬,上到江海江北高层的床上,下到舞厅里陪酒,就宛如像是江海市已经沦陷了一样。

    “天哥,她们自称是前来慰安作乐的,只要产量足够,她们时不时的就会来。”

    一名隐杀悄无声息的走到了夏小天的身旁。

    “慰安?”夏小天笑了,不过嘴角处又冒出了一句话来:“没脸皮,真便宜……”

    几名隐杀与扬子都同时的朝着十几名岛国舞姬,撇过去了唾弃的眼神,脸上似笑非笑,这就是岛国男人的本事,岛国女人的悲哀。

    “你们谁会说华夏语?”

    夏小天面无表情的走近了十几名岛国舞姬,虽然她们的面容姣好,可当夏小天冰冷的脚步声传来时,浑身都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松松垮垮的和服都遮不住她们的羞丑。

    “我,我们大多都会一些……要,要不然的话……也不会被派来华,华夏了……”

    为首最为漂亮的一名岛国舞姬,颤抖着努力的向夏小天挤出了一个笑容,但夏小天才刚刚的走近这一堆岛国舞姬,就宛如闻见了她们浑身上上下下所散发出来的恶臭。

    这是一种从心里面所散发出来的恶心,与她们白嫩的面容无关,也与她们身上的香水无关。

    “你们岛国剽窃了华夏几千年,可知道何为礼义廉耻?妇道之美?人性之贞洁?”

    夏小天缓缓的在她们身前蹲了下来,本不想搭理她们的,可无奈医者父母心,这一群岛国的舞姬,说无辜也无辜,说浑身泥罪也浑身泥罪,就宛如像是生长在了臭水沟里面的花朵,活得浑噩,死得腥臭!

    “知……知道!”

    这群舞姬里面,有些望着夏小天的眼神哭了,因为以往的男人们望着她们的娇躯只有贪婪,可夏小天的眼神里只有冰冷,而有些只是茫然的颤抖着,她们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在她们的眼里难道世界不是这个样子么?

    “知道就好,有想过有一天会在华夏被装在猪笼子里扔下河喂鱼么?”

    夏小天说完,叹了一口气,转身就站起了身来,而身后立即是传来了一群岛国舞姬们哭哭啼啼的哀求声。

    “大,大人,我们知道错了,您饶了我们吧,让我们做牛做马都行!”

    “做牛做马?”夏小天冷冷的一笑:“你们在岛国做了那么久的牛马,还不够么?就没有想到过做人?”

    夏小天的脚跟一抖,晃开了她们的小手,一点儿情面都不留。

    几名隐杀成员的脸皮子干了干,要他们杀人,他们绝对眼皮子都不眨一下,可面对这一群柔弱的岛国舞姬,他们怎么都下不了手。

    更何况,死亡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公平的,夏小天冰冷的声音才刚刚落下,她们这群岛国舞姬就哭瘫在了污浊的地上!

    “天哥,真的要这么做么?”

    扬子的心肠也比较软,听着一群娇滴滴的哭泣声,不管她们曾经做过什么恶心的事情,女人毕竟是女人,扬子也是下不了手,更何况要装十几名女人进猪笼子里面喂鱼呢?

    “罢了,罢了。”夏小天叹了口气,摆了摆手,有些无奈道:“待会儿就送她们到戒毒所里去吧,我们华夏有足够的胸襟容纳她们,将来的路,就让她们自己选择。”

    夏小天说完之后,就朝着另外的一个房间里走去,而扬子与几名隐杀也都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因为夏小天到底还是放过了一群岛国舞姬,并没有他们想象之中的那么残忍。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