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章 七爷之孙
    第八百四十章七爷之孙

    “你们见到水溪美子了?”

    夏小天的目光平静的落到了一名隐杀成员的身上。

    “没有,我们找遍了整座水溪城,都没有发现水溪美子的踪影,可是几位兄弟却是在四周的城墙上遇到了一些岛国的忍者杀手。”

    那名隐杀的成员说完后,还从怀里掏出了一块碎布来,轻轻的放到了夏小天的手中,其上绣着水溪两个大字。

    “那么其他的情况呢?查到了什么没有?”

    夏小天轻轻的将手中的碎布一扬,眼神环视到了整个酒吧里,吓得满座的大小公子哥们顿时心里一惊,但夏小天没有发话,他们也不敢擅自的离开,只静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敢有所动弹。

    开玩笑,夏小天把古牙酒吧里面的总经理与一群打手都给杀了,古牙酒吧里面的大佬此时还挣扎在血泊之中,他们那个可以惹得起?

    “b毒的货源在一间ktv中,工厂其他的兄弟还在查;一个重要的人物,在水溪桑拿室里,有众多人在保护着,只不过……”这名隐杀的成员语气顿了顿。

    “只不过什么?但说无妨,我不是你们的主人,我只是你们的兄弟。”

    夏小天的目光又落回到了这名隐杀的身上。

    “只不过七爷的确是死了,但我们从地下室里救出来了一个年轻人,不知道对天哥有没有用。”

    这名隐杀成员的眼中有些犹豫不决,因为他们已经是在城墙上与岛国的忍者杀手交过了手,很快就会有更多的忍者杀手赶来,如果时间再拖下去的话,很有可能夏小天与宁雨昔就会成为水溪城里的瓮中之鳖。

    “带上来,此时的情况我很清楚,但既然来了,我们就要收回点儿什么,不然这些岛国人在江海市里,还会更加的猖狂!”

    夏小天说完,就拉起了宁雨昔的小手,重新的坐回到了位置上,呡起了小酒。

    还没一会儿的功夫,一个浑身血迹斑斑的年轻人就被两名隐杀驾着,带到了夏小天的跟前,只不过双脚没撑住,瞬间就趴了下来,还好夏小天手一抓,就稳住了他的身子。

    “小力?怎么会是你?”当宁雨昔看清楚了年轻人脏乱苍白的脸庞时,忍不住的啊了一声,就搀扶了上去。

    “雨昔,他是何人?你认识?”夏小天跟着宁雨昔将浑身是血的年轻人摆放好了在桌面上,指尖轻点了几个穴位,才堪堪的止住了年轻人浑身伤口上流出的鲜血。

    又用几瓶烈酒,洒在了伤口上,火舌一抹,年轻人才被疼醒了过来。

    “小天,前段时间里苏图背叛你的消息,就是他最先传给我的,至于小力的身份,我只知道当年他还是一个小男孩时,就一直在皇城里说喜欢我,就连拖厕所他都时常跟着。”

    宁雨昔说着,脸颊上又是忍不住的抹过了两片小粉红,若是要按年龄论的话,小力比夏小天还要小上一两岁。

    “原来是自己人,那行,我保证他死不了。”

    夏小天的脸上没有丝毫的醋意,反手一翻几枚银针就落到了小力的身上,远远不断的一股真气带着暖流源源不断的涌入到了小力的体内。

    “雨昔,雨昔姐,你来看我来啦……”小力恍惚的神情有些清醒了过来,一睁开眼睛,憔悴的脸蛋上竟然是露出了一丝笑容,看得出来,他真的是很喜欢宁雨昔。

    “你这傻孩子,别说话,好不容易止住的鲜血又流下来了。”

    宁雨昔轻轻的搀扶着小力的一支手臂,为他擦拭着嘴角流出的鲜血,浑身都被鲜血给弄污了也丝毫都没有在意,这就是宁雨昔,她总是喜欢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别人的眼光对她来说,毫无影响力。

    “雨昔姐,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小力脸上的表情有些平静了下来,不过又忽而的眼神一瞪,紧张道:“对了!雨昔姐,乌鸦和那苏图呢?他们想连起手来对付你!你怎么还在江海!我不是告诉过你了么……”

    宁雨昔将手帕轻轻的搅在手中,点到了小力的嘴上,没有让他说下去,反而是安慰道:“乌鸦与苏图都已经死了,确切的说整个江海的底下秩序现在基本都已经回到了三爷的手中,除了这座皇城外,所以你就放心吧,现在没有人能够碰得到姐姐,除了你……”

    宁雨昔轻轻的一笑,小力的眼神一瞪,才发现自己此时正紧紧的抓着宁雨昔的小手。

    “没关系,你就抓着吧,以前你也没少分棒棒糖给姐姐吃呀。”

    宁雨昔说着展颜的一笑,继续的用小手帮他擦拭着脸庞上的血迹,就宛如像是一位红衣天使。

    不过,小力听了宁雨昔的话后,还是缓缓的松开了宁雨昔的小手,因为一直都在皇城里默默注视着宁雨昔的他,早已经是知道了宁雨昔的身旁有了一个如此优秀的他。

    “这么说来,是他回来了吧……”

    小力的眼神又平静了下去,只不过一双眸子里,一直都倒影着宁雨昔的倩影。

    宁雨昔微微的一笑:“那个傻小子呀,不就在你的身旁么?”

    小力的眼神一睁,微微的抬起头来,才发现一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大男孩,此时正在为他扎着银针。

    呼——

    夏小天为扁鹊神针御出了最后一口气后,朝着他笑道:“你好,我叫夏小天,你是?”

    “丁七力。”小力浑身的经脉已经被夏小天打通,微微的坐起了身来,朝着夏小天拱了拱手。

    “你姓丁?”宁雨昔的眉头却是一皱:“那么皇城里面的七爷是?”

    “我的爷爷。”

    小力没有否认,说完后还如同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般挠了挠头,的确是十分的单纯。

    宁雨昔倒是婉颜的一笑,将他给扶到了一张座椅中。

    “难怪当年我还在皇城时,就算沦落到了拖厕所,都没有人敢碰我,原来是被你这小子在霸占着,除了几个胆子大的之外,其他的人见到了我,就像是见到了鬼一样,都躲得远远的!”

    宁雨昔又没好气的瞪了小力一眼,几个人都笑了。

    不过,小力的眼神一抽,又有些紧张了起来:“这里是,古牙酒吧?雨昔姐,你们还不快走!要不然就来不及了,此时的皇城已经是被一个叫做水溪美子的女人易了主,她可比乌鸦与苏图更凶残!”

    噗嗤,宁雨昔撇了撇小力此时如此紧张的神情后又笑了,目光落到了夏小天的身上:“小力,我们此时很安全,因为皇城里今晚来了一个比她更凶的!”

    “好了,你们就在这里多休息吧,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办。”夏小天的脸庞上也是微微的勾起了一抹笑容来,站直了身子伸了一个懒腰又道:“我待会儿就过来接你们。”

    小力的眼神愣愣的落到了夏小天的脸庞上,因为传说之中的夏小天平易近人得就宛如像是一位学长一样。

    “小天哥,这里是皇城,或许我可以帮你一把。”

    小力说完,竟然是从自己鞋子里的一个夹层里拔出了一块金黄色的小令牌来,交到了夏小天的手中。

    “七杀令?”夏小天的眼神落到了上面的几个小字上。

    “对!这块就是七杀令,当年三爷和我爷爷就是从皇城里走出来的,水溪美子可能控制得了皇城里面的一些大佬,可是大佬们手下的人,看到了这一张令牌后,不一定会听那些大佬们的。”

    小力说完后,又是被宁雨昔给搀扶到了座椅中。

    不过,夏小天却是笑道:“小力,你帮的不是我,而是江海市许许多多的家庭,而我也只不过是想帮助三爷拔除了水溪美子这颗毒瘤而已,恢复一下江海市的秩序,不能让她们那些岛国人乱来。”

    夏小天说完后,就留下了四名隐杀成员保护着宁雨昔与小力,自己带着两名隐杀成员走出了酒吧。

    不过,走到门口时,夏小天的脚步又顿了顿,朝着酒吧里面的人笑道:“你们来得起皇城,在江海市里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若是他们在皇城里出了什么事情,无论你们是什么人,自己在家洗干净脖子!”

    夏小天的眼神一厉,扫视了古牙酒吧一圈,又是吓得那些大大小小的公子哥们,脸色一白!

    也许四名隐杀成员保护着宁雨昔与小力还不够,但再加上上百位的公子哥,与他们带来的人手,估计就搓搓有余了吧?

    夏小天这样的想着,一群公子哥们,赶紧的就朝着一身嫣红的宁雨昔唯唯诺诺的叫上了大嫂……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