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六章 神火一刀流!
    第八百一十六章 神火一刀流!

    “小朋友,你确定?”

    老者的眼神一凝,根本没有想到夏小天会拒绝自己,甚至不仅仅拒绝了他的美意,还漫不经心的从不地面上捡起了一根小树枝。

    如果夏小天继续用手中的银针,老者还没有那么的心惊。

    可夏小天竟然是要用一根小树枝,对战上他手里五尺之长的精绝苗刀。

    那就略显得有些狂妄了,甚至是傲慢!

    不仅仅是几十名金甲银甲杀手,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得有些讥讽。

    就连一直没有做声的黑衣少女与江别林,眉头都紧皱了起来。

    难道夏小天,就那么急着找死?

    “我确定。”夏小天舞了舞手中的小树枝,带起了一阵罡风。

    若不是秦天下之前教会了自己一招水中捞月,估计就连夏小天自己都不敢相信,一根小小的树枝,竟然可以发挥出那么大的威力来。

    当然,这也要看这跟小树枝,是握在谁人的手上。

    并且,更加重要的是,老者手中的东京一刀流,刚猛无比,水中捞月这一招,正好的可以以柔克刚!

    “好!小朋友的胆色,老朽佩服!”

    老者说完,嘴角勾过了一丝莫名的微笑,黑衣少女的脸上也同样是浮现出了相同的笑容来。

    起初夏小天没有在意,也搞不懂他们爷孙俩人在想着些什么。

    可撇见了老者忽然从腰间拿出了一支酒葫芦来,朝着那柄精绝苗刀上一喷,一丝丝不妙的感觉,开始蔓延上了夏小天的心头。

    老者已经变幻了一种,之前闻所未闻的刀法!

    “煞天阎罗!”老者的双指抹过了精绝苗刀,刀身上嘭的一身就燃起了火花,雄厚的内力卷着火舌噗噗作响:“神火一刀流!”

    夏小天的眼神一凝,这是雄厚的内力配合上烈酒,催发出的火舌,并且还是真火!

    与之前遇到的天榜第三那位非洲小黑哥,所玩的假火小把戏不同,老者此时手中的火刃,绝对可以将他焚成灰烬!

    “前辈,你此时手中的火刃,的确是超越了破岛国的什么狗屁一刀流,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壮我华夏神威!但……”夏小天的语气顿了顿:“你是不是真的会用刀,光摆架势不行!你自己来证明吧!”

    砰一声——!

    夏小天说完,手中陡然射出了一枚银针,身子倒卷着跃下了巨石,以奔雷之势,脚尖一点,手中的小树枝,直奔老者的胸膛而去。

    “卑鄙无耻!”

    黑衣少女的口中碎念了一句,眼中炯炯有神的望着自己的爷爷,因为老者在挡下了夏小天手中射来的银针之后,身子一斜,已经错过了斩杀夏小天最佳的身位与时机。

    轰隆隆——!

    一声闷响传来,老者手中的烈焰一斩,火舌倒卷着直接的是在地面上,留下了一条焦黑的刀痕!

    可夏小天周身一飘,竟然轻巧无比的躲过了老者劈来的一刀。

    但,这还没完!

    “水中捞月!”夏小天闷吼了一声,手中的小树枝轻点了一下地面,夏小天的整个身子又都在空中,奇妙无比的翻转了起来,小树枝尖一刺,继续的朝着老者的胸膛而去!

    刷拉!老者手中的火刃,劈到了夏小天手中的小树枝尖上,身子一顿,竟然劈不下去。

    “内力?”老者眼中的瞳孔猛的一阵收缩,可他一刀劈出,已经再无半点儿机会了。

    噗吱!

    几乎是与此同时,夏小天手中的小树枝应声而断,欠身一转,一枚银针精准无比的直奔老者的眉心而去。

    丁玲——

    一声脆耳的轰鸣声传来,老者手中的火刃一震,一枚银针精准无比的扎到了他的眉心上!

    “怎么可能!”黑衣少女再也忍不住了,一把的就扑到了老者的身后,搀扶住了他摇摇欲坠的身体,眼泪流了下来:“爷爷——!”

    因为夏小天最后所射出的那枚银针,竟然夸张无比的洞穿了老者的刀尖!

    老者终其一生,所研磨出来的至强一式,神火一刀流!

    最终还是没有能够沾到夏小天的,哪怕一只衣袖……

    哈哈哈哈——

    老者忽然间大笑了起来,火刃掉到了地上,烈焰渐渐的熄灭了去。

    但是老者还是笑了,因为他还没死。

    这并不是夏小天手下留情的结果,而是那一枚使用内力催发出去的银针,威力还不够。

    不过,老者眼中的神采也渐渐的暗淡了下去。

    因为火榕配合上烈酒的药效已经渐渐退去,单单凭借着他此时的这摊破败不堪的身子,根本活不下去。

    “混蛋!你们这两个蠢货,还想走!”

    黑衣少女一怒,晃啷的一声,就从自己的腰间拔出了刀来,几十为金甲与银甲杀手,也都是口中含着小竹管,对准了夏小天与江别林两人。

    “怎么?我没有趁机要了你爷爷命,你不感谢我?”夏小天若有似无的笑了笑,扫了一眼周身的几十名金甲银甲杀手后,又道:“你们信不信,我可以在杀了你们所有人之后,又将我的朋友给救活?”

    几十名金甲银甲杀手脸上一白,突然间的后退了一步,样子十分的忌惮。

    因为江别林活不活得下来,他们不懂,可夏小天的实力他们之前有目共睹,若是真动起手来,他们肯定是活不了。

    这就是神级杀手与他们之间的区别。

    他们甚至是极为不愿意的朝着夏小天动手,只不过黑衣少女的嘶吼声传来,由于常年累月的训练,他们的身子不听使唤而已。

    “罢了,衫儿,你就让他们走吧。”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老者忽然的是抬起了一支手来,抚摸着黑衣少女的脸庞又道:“衫儿啊,其实二十年前我就已经死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能够苟活了那么多年,陪伴着你成长,爷爷我已经心满意足了,更何况,今日我又完成了多年的心愿,死得不亏,我追寻了极道一辈子,果然还是不会用刀啊……”

    “爷爷,我以后都听你的话,求你不要走……”

    黑衣少女宛如万年寒冰一样的脸上,终于是泪如梨花。

    一天就知道顶着一张全天下男人都欠你钱的臭脸,在即将要失去靠山又或者说一个温暖的怀抱的那一刻,才知道什么叫做孤独?

    “你!你想干什么?”

    黑衣少女的泪水来得突然,去得也快,忽然之间冷冰冰的走了过来,差点儿没有吓了江别林一跳,赶紧的就钻到了夏小天的背后。

    夏小天静静的站在场中不动如山,可令人没有想到的却是,黑衣少女啪啦的一声,突然的就在夏小天的跟前跪了下来,低头泣道:“我知道是我们不对,但你们不是医生么?只要你们肯救了我爷爷,我今后就给你们做牛做马!”

    黑衣少女说完,一抬头神情顿时一愣,因为她的跟前早已经是没有了夏小天的影子,只有一个闭着眼睛颤颤抖抖的江别林,还躲躲闪闪的站在哪里。

    “小天哥……”江别林颤颤巍巍的撇开了眼睛,但也不敢去看黑衣少女跪在地上的面容,只能够是从指缝之间,朝着夏小天瞄过去了一眼。

    其实他也不知道夏小天到底是什么时候,从他的身前飘出去的,只觉得身前微风一扫,睁开眼时,就只有黑衣少女跪在他的跟前了。

    想想黑衣少女之前的冷淡与暴躁,江别林还真怕被她一刀给剁了。

    “你看我干嘛?人家跪的又不是我。”

    夏小天落到了一颗巨石上,表情怡然自得,盘膝的坐了下来,口里还叼着一根青草,说完后,干脆的躺了下来,眼不见心不烦。

    “哦……”江别林的表情先是一愣,然后又撇了撇黑衣少女的那白嫩冷艳的面容后,突然一笑:“那小天哥,我去试试?”

    你小子还给我装?夏小天差点儿没有咬到自己的舌头。

    那破岛国虽然没啥好玩意,但出产的妹子,拍的不穿衣服的小电影。

    这些都是值得同情的……

    “给你一炷香的时间,我还要赶着回家吃饭呢。”

    夏小天的脑海里浮现出了林秋水,甚至是沈佳佳那小恶魔的面容来。

    不知道为何,肚子一饿,总能够在哪里找到最为像家的感觉。

    秦天下的那里,像是屠宰场,夏东海的那里,像是养老院!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