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三章 不用客气
    第八百一十三章 不用客气

    “小朋友,请坐。”

    小草屋中,清酒已开,老人给夏小天搬来一张小板凳。

    夏小天的那一句“站着说话,别学狗一样趴着”不可谓不伤人。

    但老人脸上的表情,始终都没有发生过变化。

    这是一种身为强者的自信。

    “爷爷!你跟他客气什么?干脆一刀把他杀了算了”

    哒啦一声!

    黑衣少女拔完了屁股上的银针之后,怒气冲冲的从小屋内扑了出来,冰冷的小脸蛋上有些被气得发白。

    夏小天瞥了一眼,江别林帮黑衣少女拔完了银针之后,就被她给绑在了小屋子之中,嘴巴也被塞了起来,活脱脱的就像是一个大粽子。

    “杀我?你爷爷现在还没有那个本事。”

    夏小天的表情不急不躁,看向黑衣少女的眼神也是似笑非笑,惹得黑衣少女快喷出火来。

    “就你?”黑衣少女被气得浑身颤抖,缓缓的又拔出了手中的大东洋刀:“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我爷爷曾经天榜前三时,你还没出生呢!别以为我爷爷归隐了几十年,就治不了你!”

    “哦?曾经的天榜前三?”夏小天笑了笑,无所谓的道:“你爷爷治不治得了我,我不确定,但如果动手的话,他必死无疑!”

    “前辈,我说的可有半句错?”

    曾经的天榜前三,的确是令夏小天有些忌惮,特别是无名出现过后,一柄长剑更是让夏小天毫无还手之力。

    “衫儿,坐下!此事你不准再插手。”老人喝过了一小口清酒,朝着夏小天笑道:“小朋友,你可知道我现在为何又要饮酒?”

    夏小天的话并没有让老者感到意外,因为在收回自己最后的一枚“神火令”时,老者就从徐一仙的口中得知,夏小天就是这一次终南山医斗的第一,医术自然是十分了得。

    “因为你病了,而且还病得不轻。”夏小天也轻轻的呡过了一口清酒,老者的淡定有些出乎他的意外:“清酒虽然可以帮助你强行运功,可动起手来,依旧保不住你的命。”

    “不错。”老者没有否认,并且说着还轻轻的撇开了自己的黑袍,笑道:“小友,难道你就不怕凡事都有意外么?”

    夏小天平静的瞥眼望去,只见老者的胸膛与四肢根处布满了伤痕,但随着几口清酒下肚,老者的那些伤痕上已经渐渐的开始爬上红印,显得犹如一条条小红龙。

    “这些刀痕是?”夏小天缓缓的看清了老者身上的那些刀痕,脑海中莫名其妙的出现了无名的身影,可又不全像,无名虽然厉害,但却还没有这份功力!

    “小朋友,你很惊讶?”老者盖下了他的黑袍:“其实我也很惊讶,他有些像你,但却又一定不是你,二十年前,我在燕京执行一项任务时遇见了他,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身中数刀,败下了阵来。”

    “前辈,如果我说我一点儿都不感觉到惊讶,你会不会很失望?”夏小天脸上的表情纹丝未动,华夏之大,能者辈出,这算不了什么:“我只是很好奇,他为什么没有杀你。”

    听到这话时,老者脸上的笑容终于是顿了顿,开始起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不!我已经死了!”

    “他说我不会用刀!整个东京一刀流皆为刀盲!”

    “他几刀将我四肢的筋脉全斩断了之后,就留我在燕京的断狼山崖上喂狗!”

    “从那一刻起,我就已经死了,我感谢他,让我落叶归根。”

    老者干枯的双眼说着,竟泛起了一丝湿润,又望了一眼自己年轻时身穿中山装抱着日本妻子的老相片后,又怪异道:“你猜,后来是谁帮我赶走了野狗?”

    “徐一仙!”

    夏小天想都不用想,脑海里就浮现出了一个身影。

    不仅仅是对于自己拿了终南山医斗第一,耿耿于怀,并且三十年前,秦天下之所以会大败,他也脱不了干系!

    “没错,你很敏锐!”老者缕了一缕长须:“他不仅仅是救了我的命,并且还用火榕治好了我的伤口。”

    “因此,我就赠与了他三块神火令,欠下三条人命。”

    老者说这话时,一股尖锐的杀气已经渐渐苏醒,杯里的清酒,荡出了一圈圈的波纹。

    “火榕?”夏小天的眼神一动,这是一种与天山雪莲齐名的异药,以徐一仙在医术上的造诣,的确是可以帮助老者接筋续脉。

    不过,人体内的经脉断了就是断了,不可能会完好如初,也难怪老者喝了几口小酒后,浑身的伤痕上会爬上火龙,这是一种配合火榕治疗过的伤口强行运功的方法,虽可以暂时的完好如初,但酒力过后,自损八百,得不偿失。

    “时间到了吧?”

    感受到了老者体内澎湃的杀气蔓延而出,夏小天也不矫情,缓缓的站起了身来,一股浑厚的气势,充斥在了小屋里。

    对!

    仅仅只是气势!

    因为夏小天从小到大的战斗,使用出的都是蛮力与飞针的气劲。

    这个世界上,会杀人的很多,会用蛮力的人也很多,但内力,却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拥有。

    至少此时的夏小天还没有能够找到使用出内力的方法,所以才会在无名的剑下吃亏。

    但这并不说明,夏小天一定没有办法!

    “爷爷!”

    看着夏小天脸上的表情,就算是感受到了从老者体内散发出来的磅礴杀气,都丝毫没有所动,黑衣少女脸上宛如万年不化的冰霜,终于是忍不住的凝了凝,朝着老者小声道:“要不要我们……”

    黑衣少女的眉头勾了勾,老者自然明白黑衣少女的意思,因为估计在她看来,就算是夏小天再厉害,也难逃此时小屋子周围几十位杀手下人的围杀。

    这些人,常年都陪伴在爷孙俩的身边,不仅仅是训练有素,并且口中所吹的毒针凶狠至极,一般的高手都难逃他们的天罗地网,就更别提此时的夏小天,还要照看一个毫无缚鸡之力的江别林了。

    但谁知道,老者微笑着一摆手,竟是示意黑衣少女将捆绑好的江别林给放了。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