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二章 站起来说话
    第八百一十二章 站起来说话

    大约沿着小路走了半个小时,一座湖边的小草屋突兀的出现在了夏小天的眼前,草屋外是一条临在水面上的横木小道,此刻还整整齐齐的排着两行黑衣杀手,之前的那位老头应该就在这几间小草屋之中。

    之前抓到了黑衣少女,夏小天不是没有想到过以此来要挟交换,可回想起了那位老者之前有恃无恐的笑容,夏小天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如果没有什么后手的话,老头也不会这么放心的让黑衣少女胡闹了。

    况且,倘若是就这样走了的话,也不像是夏小天的风格。

    果然,来到湖边,从夏小天身后的小树林里就走出来了十几位黑衣蒙面金甲的杀手,看样子他们的级别肯定是要比之前的那些银甲杀手还要高,一出现,就围在了江别林的身后。

    可江别林肩抗着黑衣少女,虽然脸色惨白,但依旧是没有肯放下手中的黑衣少女,只怔怔的赶紧跟上了夏小天的步法。

    夏小天回头一笑,撇了撇,此时黑衣少女的翘臀上,被江别林扎上的十几枚银针,有趣道:“你这丫头,刚才为什么明知道有人在保护着你,也不叫他们现身?难道我们的别林,就这么有魅力么?”

    “一人做事,一人当!我说过,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早死和晚死一点儿,有区别么?”

    黑衣少女的语气还是这么的冷,不过一路上的挣扎与吵闹,也消耗了她的不少力气。

    倒是江别林这小子,一颗小处男的心,从接触这位少女开始,就忍不住的砰砰乱跳躁动不已,就宛如像是有着使不完的力气,都到了别人的家门口了,都不舍得放下来。

    银针一扎到黑衣少女的翘臀上,就吼道:“怎么跟小天哥说话呢?刚刚我说的话,你听到了没有?你的肝火盛虚,脾脉冷旺,需要精心调养,我扎的这些银针,也都是为了你好,你怎么就这么不知道好歹呢?”

    “滚!你怎么就不去死啊!”黑衣少女挣扎着使出了些力气,又在江别林的后背上锤了锤道:“你让我在你的屁股上也扎两针试试!”

    “……”

    夏小天有些无语了,这两个人的话怎么就突然间变得这么的刺耳了呢?

    江别林有样学样,看来是在脱贫致富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九头牛都拉不住啊。

    “小朋友,既然来了,就进来坐坐吧。”

    湖边的小草屋内,传来了之前的那位老者有些沙哑的声音。

    夏小天轻轻的推开了小屋的大门,扑面而来的是一股煮酒的清香,里面的各种样式也都是岛国的小居风格,清淡而平静,但夏小天并不喜欢。

    撇了一眼墙上挂着的相片,一个相貌堂堂的年轻人搂着一位日本传统和服模样的女子,两人膝上还爬着一名婴儿,夏小天冷道:“你是岛国人?”

    老者望了望相片上自己年轻时穿的中山装:“以前不是,后来是了。”

    “那就站起来说话,别学狗一样趴着。”

    夏小天的表情纹丝未动,静静的站着,也没有在老者指定的位置坐下。

    “夏小天!你好大的胆子!你知不知道你眼前的是谁?别说我没提醒你!既然进了门,就休想再站着出去!”

    老者不为所动,抚着长须,倒是刚刚被江别林扛进来的黑衣少女,在江别林的身后侧着头,语气森冷得发寒。

    “衫儿,罢了,由年轻人去吧。”老者说完,神情怔了怔,因为这才一小会儿的功夫不见,自己的孙女竟然是被人扛了回来,并且小屁股上还插满了银针。

    最重要的是,扛着自己宝贝孙女的江别林,还面红耳赤的站着,到了家里,还不肯将他的宝贝孙女给放下来!

    还反了天不成?

    夏小天撇了撇老者此时的表情,怪异的笑了笑道:“老头,你的孙女不亏!免费的得到了治疗不说,还有人背回来,你找我有事?”

    老者的眉头皱了皱,随后也怪异的笑了笑,并没有去理会还在挣扎之中的孙女。

    因为江别林此时虽然是面红耳赤的站着,但老实巴交这几个大字始终写在他的脸庞上,至少江别林不像是那种歪门邪道的人。

    “小伙子,如果你真的想要帮衫儿治疗的话,那里有一个小房间。”

    老者看着自己挣扎之中的孙女摇了摇头,呡了一口小酒,就让江别林扛着她,进入到了一个小房间里,宛如纸糊一样的小门口一拉,里面就映出了两个黑影。

    啪啦!

    江别林才刚刚在小房间之中将黑衣少女给放下,她就怒气冲冲的冲了出来,不过撇见了老者的眼神之后,冷哼了一声,又关起了门来,钻了回去。

    “还不快帮我把银针给拔了!”

    晃啷一声,夏小天看到了小屋里的黑衣少女又拔出了一柄大东洋刀来,架在了江别林的脖子上,在宛如纸糊一般的墙壁与小门上,倒映出了一站一跪立的黑影,就仿佛像是在看皮影戏一般,他们的声音也听得清清楚楚。

    “小妹妹,拔几根银针是小事,快收起你手中的大东洋刀吧。”

    江别林这小子也是麻溜,平时里除了会治病之外,手无缚鸡之力,脖子被大东洋刀顶着,立马的就改口叫了人家小妹妹,看得房间外的老者一愣一愣的,有些后悔让江别林扛着自己的孙女进到屋内了。

    “滚!”黑衣少女虽然嘴巴上说着不要,但为了解开四肢去寻夏小天报仇,还是渐渐的移开了架在江别林小脖子之上的大东洋刀,脱去了自己的黑外衣。

    “你要是敢乱看,或者多看一眼,我就把你的眼珠子给挖出来!”

    “你要相信我针王世家的为人!”江别林站了起来帮黑衣少女拔出了四枚封住她穴道的银针,又开口道:“哦,对了,你的下边也最好脱一下,躺下来摆好姿势。”

    “什么?你再说一遍!”黑衣少女的心头一怒,眉头一冷,瞬间的又是抓起了大东洋刀。

    江别林吓的一缩,无比委屈的道:“大姐,你不脱下裤子躺好,我怎么帮你拔下屁股上的银针啊……”

    黑衣的少女冷哼了一声,心里也是无奈,江别林刚刚哪里不好扎,偏偏十几枚银针都扎到了自己的小屁股上,此时这几间屋里屋外,除了自己的爷爷与夏小天之外,就是一堆作为杀手的下人。

    自己总不能够要求自己的爷爷与下人拔下自己小屁股上的银针吧?

    夏小天?

    想想还是算了,黑衣少女恨不得要将夏小天给千刀万剐了!

    若不是他最先用银针封住了自己的四肢的话,自己能够让江别林这小处男,处处的蹭了自己那么多的便宜?

    “小妹妹,姿势不对!躺好来,屁股再翘高一点,不然我可不理你屁股上的银针了!”

    “什么?你敢再说一遍!”

    “……”

    夏小天的喉咙咕噜了一声,看着小房间内的倒影,黑衣少女已经宽衣解带躺好在了竹席上,翘着性感的小屁股。

    而江别林这小子,就跪在黑衣少女的身后,孜孜不倦的教导着各种“正确的姿势”,冷不丁的还会笑眯眯的摸上一把,惹得黑衣少女就像是母老虎一般,吼叫着心里发毛。

    说实话,此时的夏小天心里,有些后悔了……

    他娘的,别看江别林这小子平时里老实巴交的,他还真干得出来呀!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