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一章 东京一刀流(3)
    第八百一十一章东京一刀流(3)

    不过,夏小天的话锋一转,又突然笑道:“原来,你会说华夏话啊?失礼失礼,还请问你的番号是多少?我好搜索,哦,不对,不对,还请问姑娘您的名字是?”

    江别林埋在一棵大树后,笑而不语,少了死亡的威胁,他倒是轻松了不少,试问在单打独斗的方面上,无论是中医还是打架,谁听说过夏小天吃过亏?

    可刷的一阵寒芒扫来,差点儿没有将江别林给吓倒在地,只见黑衣的少女气鼓鼓的扑向了夏小天,两人之间刀气纵横,气势竟然丝毫都不弱!

    “姑娘,算我错了还不行?没有名字,也总得有个番号吧?失礼失礼,我刚从乡下来,口误,口误,没有番号,也总得有个名字吧?”

    夏小天辗转腾挪着,也不着急进攻,黑衣少女的刀影虽快,可怎么也快不过夏小天的影子。

    而黑衣少女的耳朵一动,本来就冷若冰霜的脸庞上,更是掉下了一层冰渣,眼神里不仅仅是有浓烈的杀气,更有一肚子的厌恶:“少废话!去问你们的阎王爷要番号吧!”

    嗖!

    黑衣少女也渐渐的看出来了夏小天的路数,一眨眼之间就跃到了一块大石头上,脚尖一点就弹了回来,手中的一把大东阳刀,举过了头顶,这一斩,夏小天相信,就算是大石头都要一分两半。

    “不说就不说嘛,凶什么凶?这世上只有老婆可以凶我,你觉得你有资格?”

    夏小天微笑着看似不紧不慢,突然眼光一凝,转身就闪到了少女的身下,屈指一点。

    中——!

    当啷一声,大东洋刀掉到了地上,黑衣的少女捂着拿刀的手腕,脚尖一点,翻身落到了一边。

    “天哥,小心啊,她手里有毒针!”

    江别林的声音传来,夏小天回目望了过去,此时黑衣少女的左手上,已经拔出来了四枚又尖又长的东西,不过那玩意并不是针,而是四枚钢钉,并且也没毒,像是岛国当年偷学华夏的“穿骨钉”,一枚下去,保准皮穿骨裂。

    “美女,你们岛国,是真没有见到过玩针的么?”

    不等黑衣的少女出手,夏小天一个翻转,率先的就从手中连续的射出去了四枚银针,精准无比的扎中了少女的四枚银针,叮叮当当,几枚狰狞的穿骨钉,瞬间的就掉落到了地上。

    “八嘎!”

    黑衣的少女站在原地,怨毒无比的望着夏小天,但双手已经垂了下来,只有眼神还在不甘的喷着火舌。

    “小天哥,她好像在骂你?”

    江别林藏在一棵大树后,本来想去捡起黑衣少女掉落的那把大东洋刀的,但想想也就算了,反正夏小天也没吃亏。

    可江别林怎么都不敢相信的是,夏小天微笑着走过去,也不气恼,**裸的就将黑衣少女给抗在了肩膀上,嘴角勾起了一抹耐人寻味的弧度。

    啪啦!又是啪啦啪啦啪啦的好几声……

    清脆性感的声音,回荡在了小树林里。

    “我说过,只有我老婆可以凶我。”夏小天揉了揉自己的手掌,上面居然还带着黑衣少女翘臀上了的余热,不仅仅弹性上,而且手感还不错:“你八什么八?嘎什么嘎?有本事继续喊?”

    黑衣少女在夏小天的肩膀上挣扎着,银牙紧咬,可四枚银针插在穴道上,却将她的四肢给锁得死死的,眉头都凝出了冷汗来。

    “夏小天,有本你就放我下来,你这样算什么男人?”

    几番挣扎无果,反而是屁股都被拍得发麻了,黑衣少女恨不得将夏小天的耳朵都给咬掉,但可惜距离就差那么一点点,她怎么都够不着。

    “哦?”夏小天的心里一乐:“你又会说我们的华夏话啦?那破鸟语,唧唧歪歪的,有啥好听?”

    “这不关你的事!”黑衣少女挣扎着,小脸蛋上越来越红:“你就不怕我的身体上有毒?”

    “怕啊,怎么不怕?”夏小天的两眼神一斜,朝着大树后的江别林又道:“别林,你还躲着干嘛?还不赶紧的出来?别说我没给你机会。”

    “机会?什么机会?”江别林的神情一愣,不过还是很快的就窜到了夏小天的身前:“小天哥,你该不会是,让我杀了她吧?”

    黑衣少女听着,眼神冰冰冷冷的一瞪,居然是吓得江别林连续的退后了好几步。

    “杀她?别林,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头母老虎虽然凶,但你也可别暴殄了天物啊。”夏小天微微的一笑:“难道你堂堂一个大男人,还会怕她吃了你?我就问你,想不想?”

    “想?”江别林先是一愣,随后脸上就红得像是熟透了的苹果似的:“想!当然想啊!难道我堂堂针王世家的传人,还会怕了这只病猫不成?小天哥,你辛苦了,让我来!”

    江别林戴了二十几年的处男小贫帽,别说是这头母老虎了,就算是夏小天此时扛着一头母恐龙,被这么一刺激,他都要挽起了胳膊来硬着头皮上了。

    可当江别林卷起了袖子来,摩拳擦掌,还闹不明白情况呢,夏小天就将黑衣少女给扔到了她的肩头上,擦过江别林的身旁时,江别林的小耳朵,差点儿没有被黑衣少女给咬掉。

    “我告诉你们可别乱来啊,要不然,本小姐我做鬼都不放过你们!”

    黑衣少女被江别林肩抗着,小脸蛋都冷得发白了,从小到大,她连男孩子都不让碰过,活脱脱的就像只小刺猬,何时的曾被两个小子这样轮流的戏耍?所以挣扎得更加的厉害了。

    “小,小天哥。”江别林抓着黑衣少女柔韧酥软的身材,顿时心如鹿撞,简直比昨天晚上偷摸女孩子的大腿更紧张,说话都哆嗦了:“她,她,她不让我乱来啊!”

    “那你就乱来一次给她看看呗,总之吃亏的是你!”夏小天朝前走了几步,回头看着江别林一脸紧张兮兮的样子,又是眉开眼笑:“她要是再不听话的话,就拍她的小屁股,还是不行的话,就往她的翘臀上插针!你不会说,你吃饭的家伙都没带吧?”

    “带了!带了!”江别林面红耳赤的听着夏小天的话,浑身一个哆嗦,正愁着新司机不知道该从哪儿下手呢,夏小天就亲囊传授了老司机的经验,不过走了两步,江别林又疑惑的道:“小天哥,为什么吃亏的总是我呢?”

    “笨呀!难道你不是傻不隆冬的小处男?被她占了便宜还不亏?”夏小天转头又笑道:“你还想不想了?”

    “想呀,想呀!”江别林的神情先是一愣,然后就宛如突然间开窍了一般笑道:“啊呸!果然是便宜了她!不过,在家时爷爷常和我说道,吃亏是福,这一次,就算我吃点亏吧!”

    “……”

    “八——!”

    黑衣的少女,冰冰冷冷的憋红了一张小脸蛋,本来还想用破岛国的鸟语大骂两句的,可发现江别林这只家养的小处男,被夏小天给调教得越来越起劲后,在江别林的背上锤了两下,就果断的放弃了这个念头。

    要不然的话,以她对小处男的理解,若是挑起了江别林的“怒火”来,她还真怕是被就地正法了,这绝非是在开玩笑。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