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九章 东京一刀流(1)
    第八百零九章 东京一刀流(1)

    清晨,夏小天和陆诗雅在小亭子里大战了三百回合后,回到了酒店中,正收拾着衣物,准备返回江海。

    “小天哥,嫂子呢?”

    江别林看着夏小天一言不发的模样,走到了身旁,欲言又止,模样有些奇怪。

    “怎么了?”夏小天扫了一眼过去,瞧见了江别林一脸意犹未尽的模样,果断的又加了一句:“你恋爱了?”

    “没有。”江别林红着脸蛋,嘴巴上说着没有,可心里一乐,眼神又不自觉的撇到了门口柜台前,一位女服务员的脸上。

    夏小天的眼神跟了过去,撇了撇,小丫头确实是长得很不错,圆润的身材,一头如瀑的长发,也许是跟着终南山灵气充足的原因吧,皮肤也很好,但这与江别林一个过路客有什么关系?

    “昨晚你干了什么?”夏小天一瞥见江别林此时的那扭扭捏捏的模样,就知道这小子昨天晚上肯定没干“好事”,要不然的话,自己跟陆诗雅“迷失”了一个晚上,他电话都没打。

    “没有。”江别林再一次的供认不讳,可一瞟见了夏小天此时的眼神方向不对后,赶紧的就关上了房门,又补充道:“就只摸了大腿一下下而已……”

    “就这样?”夏小天无趣的摆了摆头:“没更进一步?”

    “没有。她好像不乐意。”江别林回想起了昨晚的一幕幕,至今都还是心如鹿撞:“也不对,她好像很乐意的样子?”

    夏小天的心里咯噔一声,心想完了,当初宁雨昔在出租车里的那一句:“英雄,来啊!”犹如余音在耳,热血澎湃!

    瞧江别离这小子一副傻处男的模样,该不会也着魔了吧?

    想一想,江别林这小子,颤抖着的手,猥猥琐琐的伸到人家姑娘大腿上的样子,夏小天就忍不住的想发笑……

    “小天哥,你要不教我两招儿?”江别林的脸越来越红,就当他想要大声的宣布,他也是摸过女孩子白花花大腿的小资本主义的时候;夏小天却神叨叨的道:“情到深处,腿自开,爱到深处,自然来!”

    开玩笑,夏小天自己好不容易的才摘掉了缺油少粮的小贫帽,什么人都可以模仿?

    “啊?”江别林斜着脑袋,直到离开了酒店,都还想不明白夏小天交给他的“秘诀”。

    ……

    ……

    “小天,你可要记住你昨晚说过的话呀……”

    这座酒店依山而建,声音传来,夏小天转目望去,只见在山腰的一块大石头上,陆诗雅与沈浪一左一右的站在花姑的身旁,活脱脱的就像是观音带着两位善财童子。

    “小天哥,你快看啊,是大嫂,她在朝着你招手呢。”

    陆诗雅的确是在朝着自己招手,,可身旁的沈浪却是一如既往的阴沉着脸,一见到夏小天浑身都不舒服。

    “小天哥,你也不应一声?”

    江别林倒是在夏小天的身旁蹦了蹦,挥舞着手告别,可夏小天却是朝着陆诗雅招了招手后,径直的就走入了小树林。

    说什么?两眼泪汪汪?

    “哼!早晚收拾他!”

    看着夏小天渐渐离去的背影,陆诗雅气鼓鼓的就在花姑的身旁捏紧了小拳头,眼睛里快喷出火来。

    夏小天虽然不是那样的人,可吃干抹净拍屁股走人的样子,的确是令她十分不爽!

    “你舍得?”

    花姑的美眸一动,红袍一舞,三人眨眼之间就消失在了巨石上。

    ……

    ……

    “别林,你先别动,退到那颗大树后。”

    此时还早,下山的路上根本就还没有出租车来往,夏小天的眼角一动,就让身后的江别林先躲了起来。

    “小天哥,怎么了?”

    躲到了一颗大树后,江别林的神情也有些紧张了起来,因为夏小天的脸庞上有些凝重。

    “小天哥,该不会是苏叶那小子不服输,半道上想下黑手吧?听说从山脚到机场,这一路以来的各大酒店与餐馆,这几日里都发生了食客中毒一片倒的现象,但随后都被一位神秘的少年一路的救了过去,这么疯狂的事情,除了苏叶还有谁干得出来?”

    “是免费的救治么?”

    “对!”

    “这像是苏叶的做法,可能在发泄吧,这小子表面上没什么,但心里面在想着些什么鬼,没有人能够猜得出来。”

    夏小天虽然敢百分之百的确定,这一路上酒店与餐馆的中毒事件,肯定与苏叶撇不开关系。

    可中途埋伏截杀,这等卑鄙龌蹉的事情,他苏叶绝对做不出来。

    夏小天想了想与苏叶的几次见面,哪一次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差点儿被他搅了场。

    这才是苏叶的风格,疯癫而张狂!

    果然,夏小天与江别林停下了脚步之后,身前缓缓的走出来了两人,一位披着黑袍的老者与一位身穿黑衣的少女。

    老者躇着一根长拐杖,满头斑驳的长发,面带笑容,身子看上去虽然扎实,但却有些佝偻。

    而那黑衣的少女,身材挺拔,一头乌发扎了根垂到腰间,面冷如霜,手里还提着一柄大东洋刀!

    “你就是夏小天?不错,气息是挺强。”

    老者笑了笑,红润的脸庞上看得出来还有些激动,每走一步,身旁的黑衣少女就挪动半分,冰冷的脸庞上,就宛如像是盖着一层冰罩。

    吱吱吱——

    老者在夏小天身前五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冰冷的黑衣少女,平静的看着夏小天,手中的大东洋刀,竟然自动的缓缓挪出刀鞘,声音撕寒。

    江别林的眼睛一睁,愣愣的看着黑衣少女手中的那把冰冷的大东洋刀,它竟然可以自动的缓缓滑出来!

    拍电影呢?

    夏小天却是笑道:“有事?”

    丝毫的都不为黑衣少女的杀气所动。

    “衫儿,别动。”老者枯掌一挪,将黑衣少女手中的大东洋刀轻轻的按回了刀鞘,朝着夏小天又笑道:“老朽穆寒天,想请小友舍中一坐。”

    黑衣少女至始至终都纹丝未动,可夏小天真正在意的还是这位老者,因为经过了之前无名的出现,夏小天本能的从老者身上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前辈的美意,我心领。”夏小天的目光一转:“倘若是我不去呢?”

    其实夏小天还感应到了此时的小树林里至少还埋伏着十几人,可夏小天想走,他们还留不住。

    果然,夏小天一拒绝,从小树林的四周,渐渐的出现了十几人,清一色的黑衣蒙面银甲,手里都还拿着一支小竹管,凑到了嘴里对准两人。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