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八章 神秘老者
    第八百零八章神秘老者

    “哼!徐一仙,管好你自己份内的事吧!有些事情,你还管不了!”

    陆长远冷哼了一声,继续的走出大门,在这一刻,他仿佛也想开了些。

    “陆长远,你这个胸无大志的家伙!你永远不要忘记你三十年前做过的事!”

    徐一仙看到陆长远并没有留步的意思,也冷哼了一声,谁也不理谁,谁也气不过谁,倒是有些羡慕巫医门的门主苏纵横,放出了疯疯癫癫的苏叶后,倒也是躲得自在!

    “沈浪啊,你觉得夏小天这小子怎么样?”

    陆长远才刚刚的跨出大门,就一反常态的开口跟沈浪说道,差点儿没将沈浪吓一跳。

    “陆伯伯,我觉得他不怎么样。”

    沈浪的眉头一皱,又想起了之前夏小天与陆诗雅在小亭子里卿卿我我的场景。

    不过,还算沈浪比较正直,并没有多说夏小天的坏话。

    当然,沈浪所说的“不怎么样”,指的是夏小天的张狂,而夏小天的医术,在这次三十年来重开的终南山斗医大会上有目共睹,何须多言?

    只不过,沈浪闹不明白的是陆长远为何有这一问?

    难道真的像是自己的师父徐一仙说的那样,陆长远之前已经见过了花姑?

    陆长远摸着青须老神的一笑,实际的情况是,他之前希望陆诗雅在九阴之脉发作无法压制之前,能够每天都过得开开心心,最好是能有一位她真心喜欢的男子,每天都可以陪着她。

    而刚刚见过了花姑之后,花姑不但是告诉了他,陆诗雅不仅仅喜欢夏小天,而且夏小天还给陆诗雅根除了九阴之脉的祸端,造化弄人,陆长远此时最为想知道的就是,秦天下如果知道了夏小天与陆诗雅的巧合之后会有什么样的想法。

    “陆伯伯,你怎么了?”

    看着臆笑之中的陆长远,沈浪神情一愣,有些事情根本不用明说。

    “沈浪啊,去到了那个地方后,多照顾一下诗雅。”

    陆长远拍了拍沈浪的肩膀,不得不说,徐一仙虽然顽固不化,可沈浪却是他教出来的一位好徒弟,也堪称中医界新一代的翘楚。

    不过,脚步挪了挪,陆长远忽而又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突然极为认真的朝着沈浪开口说道:“沈浪!外面的世界很大!没有什么一成不变的东西!不管是对待中医,还是其他的什么事情,走自己的路!光光明明正正大大的去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懂了么?”

    陆长远轻轻的拍了拍沈浪的肩膀,拂袖而去,还哼起了小曲。

    沈浪怔在了原地,有些愣愣的看着陆长远一步一步的离去。

    中医都能够学到他这个份上,没有哪一个会是傻子。

    陆长远的意思,他懂。

    撇开中医上的成就和造诣,陆长远在格局上,的确是比他的师父徐一仙更胜一筹。

    ……

    ……

    “沈浪啊,待会儿我还有一个贵客要见,你赶紧的将桌上的茶具收拾收拾,备上小酒。”

    才刚刚回到别墅内,沈浪的耳旁就传来了徐一仙的声音,转头望去徐一仙还是气鼓鼓的坐着,一只脚还搭在陆长远离去的小椅子上,好似是在想什么事情,又好像是在做什么决定。

    “师父……”

    沈浪老老实实的在收拾着桌子,不得不说,徐长远临走时给他说的那番话,感触还挺深的,虽然他不知道徐一仙在思考着什么,做什么决定,可从徐一仙的表情上来看,他已经猜出来了大半。

    “有事就快说,别学其他人吞吞吐吐的,我们学医之人,有时候当断则断,婆婆妈妈反会误了别人性命。”

    徐一仙没有抬头,只不过撇了一眼墙壁上的古典式壁钟。

    “那我就说了,您还是不肯放过夏小天么?”

    沈浪手上的活儿没停下,一句话说得干净利落,但迎来的却是徐一仙一连串阴森森的眼神:“沈浪,长大了,翅膀也硬了是吧?花姑虽说要带你走,可一天没出仙医门的大门,还是我说了算!”

    “之前趁着虚弱,让你去截杀那小子,你倒好灰溜溜的退了回来,我可以不怪你。”

    “但此事,木已成舟,你也不必多说了!”

    陆长远刚刚猜的一点儿没错,徐一仙的杀心已起,根本就不是一般人可以劝得动的。

    ……

    ……

    叮铃铃,大约半个小时候后,别墅内的门铃响起,沈浪前去开门,可迎面走来的却是一位披着黑袍,躇着拐杖的老头。

    老头躇着一根长拐杖,满头斑驳的长发,身子虽然看上去扎实,可沈浪怎么都不觉得他竟可以杀得了夏小天。

    但老者走进了门后,一团黑影却刮了进来,当沈浪转头望过去时,一黑衣长发的女子,已经是在别墅内帮老者端来了一张长椅,端正到了徐一仙的对面,脸面上冰冷如霜!

    “穆老,您先请坐,我这就让徒儿拿上温酒。”

    徐一仙脸上微笑着,可对这位穆老却是十分的尊敬,扶着穆老坐下后,就朝着沈浪使过了一个眼色。

    可当沈浪从厨台上提来了一壶温酒后,穆老却是幽幽的笑道:“徐门主,无需多礼,可能否为老朽换上清茶?小酒虽好,可老夫怕是余生都不能够享用喽,难道你忘啦?”

    黑衣的女子,自从进了门就一直静静的站在老者的身后一言不发,甚至就连脸庞上的表情都没有动过,眼神一直都落在老者的身上,而沈浪换好了清茶后,也静静的站在了徐一仙身后。

    看着沈浪换好的一盏清茶,徐一仙的脸皮子干了干,刚刚才和陆长远喝了几壶清茶,现在又是清茶!

    “穆老,您别见怪,这是我们终南山上好的修罗葵,您尝尝。”

    心里不舒服,可嘴巴上徐一仙倒是笑得很甜,手一抬,就朝着老者斟过了一小茶杯。

    老者倒也没揭穿,轻轻的呡过了一小口之后,就朝着徐一仙伸出了一支枯掌来,笑道:“徐门主,既然老夫今日来了,这最后一支神火令,也该还给老夫了吧?”

    徐一仙的神情一怔,没有想到这位老者竟然如此直接,虽然心里面极为的不愿意,可还是从怀里掏出了一块“小令牌”来,缓缓的交到了老者的手中。

    这一块火红的小令牌沈浪见过,小时候还经常的偷来玩,徐一仙可宝贝得不得了,最后还藏了起来,一共三块。

    但听老者的语气,这应该是最后一块了。

    而老者与徐一仙之间的谈话也十分的简短。

    只询问出了夏小天的名字、相貌、时间、地点等等后,就带着黑衣女子离开了。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