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七章 送客
    第八百零七章送客

    回到小山头,陆诗雅还在小亭子中,沈浪倒是潇洒躺在了一条长石板上,口中还叼着一根儿草,说说笑笑,气氛看似还不错。

    只不过耳朵一动,身影就落到了小亭子前,面色陡然一沉。

    “夏小天,你居然还能回来?”

    沈浪的眼神怔了怔,他知道的虽然不多,可根据目前的情形来看,花姑竟然放过了夏小天,还是让他倍感惊讶。

    “怎么?打扰到你了?”

    夏小天微微一笑,想了想之前临走时花姑插入树干的几根发丝,或许沈浪惊讶的不是自己能不能够回来,而是为何可以安然无恙的回来吧,手掌一扬:“继续?”

    “继续你的个大头鬼!”陆诗雅牙龈轻咬眼光一撇,就给夏小天瞪过去一个很怪异的眼神:“回来就回来,凶什么凶呀?”

    夏小天摸了摸脑袋,自己凶谁,都不可能凶她呀?

    朝着陆诗雅的小鼻尖上刮了刮,这时夏小天才注意到陆诗雅的小手中,比他离开时多了一只小草编织成的小蚂蚱。

    再撇了撇沈浪此时脸庞上扭曲的表情,感情他俩刚刚趁自己不在时,回忆了一把童年呀?

    怪不得一个低着头红着脸,宛如装了一肚子的小秘密,而另外一个却像是吞了一肚子的火药,但可惜被泼了水,没点着……

    夏小天轻轻一捏,就当沈浪以为夏小天会扔掉自己送给陆诗雅的小蚂蚱时,夏小天却是将它精巧的插在了陆诗雅的发梢上,配合此时陆诗雅的长裙,恰到好处。

    夏小天爱得宽容,也爱得坦然,陆诗雅的小脸一红,就更加的显得刺眼了。

    有时候,有些人,就是差了那么一点点,就是那么一点点的距离,也许就决定了一个人的命运。

    “沈,沈浪师兄,你怎么走了?”

    陆诗雅腼腆的一抬头,发现的竟是沈浪渐渐走远的身影。

    “对呀,沈浪一起留下来看看月亮吧。”

    夏小天的脸皮不算厚,说完之后就将陆诗雅给揽入了怀中,招来的立即是一顿“暴打”。

    “你还说!我刚刚还帮你们俩讲和呢!”

    陆诗雅的小拳头怎么都锤不动夏小天的胸膛,渐渐的也停止了挣扎,埋入了夏小天的怀中,抬头仰望着星空。

    “夏小天,我不会放弃的……”

    沈浪的声音传来,身影嗖的一声,就没入到了黑夜中。

    ……

    ……

    “诗雅,你有事瞒着我。”

    许久,两人静静的依偎着,夏小天的嘴唇动了动。

    “对。”陆诗雅的眸子里倒映着星空,莺声的应了一句:“你不问为什么?”

    “不问。”

    夏小天轻轻的吻在陆诗雅的额头上,陆诗雅不同于一般的女子,甚至是和林秋水与宁雨昔都大不相同,她一出生就没入了一片江湖,九阴之脉只不过是一道坎。

    “我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陆诗雅的语气一顿,吻到了夏小天的脖子上:“沈浪也会去。”

    “估计将来苏叶也会去吧?”夏小天低头一笑,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划过了陆诗雅的发梢。

    陆诗雅出生神医门,沈浪是仙医门此时最为得意的大弟子,就缺一个巫医门疯疯癫癫的苏叶了。

    这么简单的事情,夏小天怎么可能会猜不到?

    如果事情没有超出夏小天的想象的话,陆诗雅所说的那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应该就是秦天下与花姑出现的地方了。

    至于那是一个什么地方,秦天下从没和自己提起过,自己也没必要问。

    “你怎么知道的?你刚刚见的是花姑?”陆诗雅抬起了头来,双手轻轻的抚过了夏小天的脸庞,宛如像是恨不得多看一眼是一眼。

    夏小天没有否认,只不过揽入了陆诗雅的小蛮腰,抱得很紧:“他们夺不走你!”

    “为什么?”陆诗雅的眼神一怔,心头砰砰直跳,她最害怕的不是离开夏小天,而是失去夏小天。

    “不为什么。”夏小天被陆诗雅抱入了怀中,嗅着陆诗雅身上的香气:“我不允许!”

    “不行!至少现在不行!”陆诗雅的口中,果然是重复了花姑之前的那句话,夏小天一怔,不过耳旁又继续的传来了陆诗雅轻柔的声音:“因为,我是自愿的,至少现在还是。”

    陆诗雅的声音毫无波动,仿佛又回到了第一次见面时,亲手正法神医门弟子时的样子。

    可夏小天却也只是轻轻的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陆诗雅说过以后都不会再欺负自己,自己又何须去欺负陆诗雅?

    时间还未到!

    唔——

    趁着夏小天不注意,陆诗雅的一双小手,又同凌晨时看日出一样,悄悄的摸入到了夏小天的怀中,阴阳交汇……

    ……

    ……

    “我再说一遍,夏小天绝对不能活着离开终南山。”

    “徐一仙,我也再说一遍,三十年前犯的错,绝不能再犯了!”

    终南山的一座别墅里,徐一仙和陆长远两个人谁也不让谁的又互相争吵了起来,而在角落里,原本喝茶的花姑却换成了沈浪。

    轻轻的呡了一小口后,不得不说,沈浪的心里其实也很紧张:“师父,难道您真的要夏小天死在终南山么?”

    “对!”

    徐一仙毫不犹疑的就撇了沈浪一眼道:“三十年前,秦天下一人挑战三大门派,成为一个传奇。”

    “三十年后,他的徒弟又一人独战三大门派,还夺走了斗医大会的第一,令我们颜面扫尽!”

    “你瞧瞧这才几天?全明和你的师弟李书博,刚刚都被他吊到了树上跳大神!”

    “再这样下去,你觉得,我们三大门派以后在中医界中还有权威么?”

    “我们三大门派以后在中医界中还有什么资格发号施令?”

    沈浪被徐一仙的几句话轰得面红耳赤,可陆长远眉头一翘,真没有想到在这种时刻,仙医门的大弟子沈浪,竟然会帮夏小天说话!

    想想小时候沈浪与陆诗雅两小无猜,其实还蛮顺眼的。

    “又是这个理由?”陆长远朝着徐一仙笑了笑道:“如果当今的中医界后起之秀,不是夏小天,而是你身旁的沈浪,你是不是也要亲手的扼杀在摇篮里?又或者说,如果哪天沈浪离开了仙医门,你也要下手?”

    沈浪猛的一惊,其实陆长远与徐一仙的谈话他本该没有资格听,可刚刚汇报情况时,他却被留了下来。

    徐一仙的脸上就难看多了,根本就没有想到陆长远会当着沈浪的面与他来这么一手。

    “陆长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徐一仙安抚了一眼沈浪后,就声色俱厉的朝着陆长远道:“夏小天这小子,怎么能够跟沈浪比?”

    “更何况,这么多年来,你还不了解我?”

    “中医界有后起之秀当然是好事,有才华有能力的年轻人能够崛起,更是华夏之福!”

    “但!一定必须是我们三大门派中人!要不然,天下还不乱了套?”

    “可你也不看看夏小天那是一副什么德性?听说他在江海还与黑社会撇不清关系呢!”

    “此人将来做大,必成中医之祸啊!”

    徐一仙说完,灌下了一口闷茶,可下一秒,他却差点儿被气得七窍生烟。

    “徐一仙,捕风捉影的事,不算数!”陆长远匀了一口气之后又道:“我突然有一个想法,倘若夏小天有一天能够撇开前嫌,加入你们仙医门,你就能够放得开了么?”

    话不投机半句多,徐一仙见到陆长远站起了身来,也是大手一挥吼道:“沈浪,送客!”

    看着陆长远拂拂袖扭头就转向了大门,徐一仙又狐疑道:“陆长远,你给我站住!你刚刚是不是又见了花姑?”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