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六章 你真的带不走她
    第八百零六章 你真的带不走她

    “她只想见你一个人!”沈浪咬了咬牙又道:“还去不去?”

    “行,指路!”夏小天只是轻轻的笑了笑后,又在陆诗雅的额头之上亲下了一小口,顿时又引来了沈浪的一阵阵眼红。

    也许沈浪还不知道,他已经是被自己的表情给出卖了两三回,既然事情与陆诗雅有关,夏小天又有什么理由不敢去?

    三大门派,三十年前可能为难得了秦天下,但不一定为难得了他——夏小天!

    只不过擦过沈浪身旁时,夏小天又笑道:“沈浪,我不是相信你,而是相信陆诗雅,如果我回来时她不在这里,你应该听说过我的手段。”

    虽然夏小天笑得很自然,可沈浪一听,浑身却泛起了一层寒芒,因为他清楚,夏小天做得出来。

    ……

    ……

    沈浪所指的地点并不远,只隔了一个小山头,回头望去沈浪也仅仅只是坐在亭子里跟陆诗雅聊着天。

    看得出来,陆诗雅对于仙医门的这位大弟子还算不上讨厌,但也绝非喜欢。

    可眼前的一番景象却不得了,差点儿吓了夏小天一跳。

    “前辈,您都一大把的年纪了,没想到还这么浪漫。”

    夏小天的眉头一挑,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抹弧度来,因为在这座小山头的亭子里,坐着的并不是什么妖魔鬼怪,反而是一位穿着红袍的奇女子,一头苍白的瀑发,却顶着一副三十来岁白嫩的面容,小亭子中间还点着一根长烛,娇好的身材直拉出了一道倩影。

    “哦?小朋友你还认识我?”红袍女子嫣然一笑,白白嫩嫩的脸蛋上竟还印上了两酒窝:“比起你们来,花前月下,卿卿我我,怕是误煞了我的这丁火残烛吧?”

    此时出现在小亭子里的并不是别人,正是终南山大会上夏小天见过一面的——花姑!

    咳咳——

    夏小天不自觉的轻咳了两声,没有想到自己与陆诗雅舔冰淇淋的场景,竟然是被人家瞧见了。

    如果换作是别人,估计夏小天还可以微微一笑。

    可面对快活成了妖精的花姑,就宛如像是有人在宁雨昔的面前卖弄床上的风骚一样,根本牛x不起来呀。

    “花姑前辈,您今晚找我来,该不会是找我风花雪月的吧?”

    夏小天今晚穿了一件中医的长衫,负手一立,心里想着:若是秦天下在,估计也会这么站吧?

    总之花姑这女人,就仿佛像是从华夏的古卷之中走出来的神奇女子,凝沉而不染。

    噗嗤!

    果不其然花姑掩口一笑,就好像是盯着一个三岁的小孩子穿着开裆裤跟自己说话一样,弄得夏小天老脸一红。

    不过夏小天发誓,他的这个发型与站姿,至始至终都没动过……

    “好了,小家伙,和你说个正事吧。”花姑的美眸子一动:“诗雅,你带不走!”

    “我能。”夏小天淡淡的应了一句,虽然早已经是猜到了这种情况,但从花姑的嘴里说出来,事情的分量都不一样。

    “你不问我为什么?”花姑的美眸子一转,落到了小亭子中央摇曳着的烛光上,芊手之上还拨弄着她的一小撮白发,诡异威然。

    “她有病。”夏小天缓缓的舒了一口气,表情不急不躁,倒真的是让他生出了些许大师的风范来。

    “你不爱她。”花姑在烛光前拨弄着她的那一小撮白发,不为所动,如果夏小天连陆诗雅的九阴之脉都发现不了,那么终南山他连一脚都踏不进来。

    “我爱她,并且也能够治好她,而且还是根除!”夏小天拂了拂袖,转言又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就是前辈您让诗雅活了那么多年吧?”

    夏小天没有矫情,朝着花姑拱了拱手。

    当初在江南时,他都可以为了帮宁雨昔报恩,而灭了韩家。

    花姑救了陆诗雅一命,又照顾了陆诗雅那么多年,他不亏。

    “没错。”花姑的眼神一动,活到了她的这个境界上,一丝表情上的变化,就已经可以证明她内心之中,到底有多惊讶了。

    她万万都没有能够想得到,在这个节骨眼上,夏小天竟然是九阳之脉,并且还将陆诗雅给治好了。

    至于用什么方法治好的陆诗雅,根据这几日以来夏小天不断吐血的传闻,情况不言而喻,总之这小子没少“捞到”好处……

    可花姑淡淡的一笑,却依旧道:“小家伙,要是我告诉你,你真的带不走陆诗雅呢?至少现在不行。”

    “那就要看前辈您的本事了。”

    啪啦啪啦几声传来,夏小天前一秒钟脸上还是微笑着,可下一秒钟眼角就不自觉的抽了抽。

    因为他根本就还没有看到花姑出手,几条银色的发丝,就已经插入到了他身旁的大树中。

    甩一甩头,就可以让几条银色的发丝,入木三分!

    这是何等的功力?

    这一瞬间,夏小天陡然明白了,为何三十年前秦天下就算赢了还会输,只不过夏小天猜不出来的是,花姑在三十年前到底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

    “小家伙,难道你就没有想过,秦天下一身堪称鬼斧神工的医术与功力,到底是从哪来的?”

    夏小天的心里猛然一惊,根据传闻自己的师父秦天下,三十年前突然的冒了出来,直到终南山大败而收场。

    花姑绝不简单,不是三大派中人,可明显的地位比三大门主还要高,为什么?

    秦天下?花姑?

    花姑?秦天下?

    夏小天的脑海里不断旋转着这两个名字,辞别了烛花亭里的花姑。

    他会带陆诗雅走,这与能力无关!

    出奇的是,花姑竟然也没拦着。

    “小家伙,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拦着你么?因为陆诗雅你真的带不走!至少现在不行。”

    夏小天迈着步子,身后传来了花姑的声音,想都不用想,也不用回头,花姑肯定已经不在烛花亭中。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