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章 吐血
    第八百章吐血

    刚才夏小天站起来的时候,一道银针直接就射到了自己腿上的穴位上,措不及防之下,他这才跪了下来。

    只可惜,全明还没有来得及怒骂夏小天不讲规矩,夏小天露出一幅恍然大悟的样子对着全明伸出了大拇指:“全明,你果然是个人物,知道我身体不适,觉得让我一双手还不够公平,所以就连腿也给让了。”

    “夏小天!”全明咬牙切齿,扭动着身体,想要站起来,但双腿却是没有任何反应,这让他气得恨不得把夏小天给活刮了。

    没有给他太多说话的机会,夏小天直接就动手了,甩手一个耳光抽在了他脸上,将那句怒骂给扇了回去:“既然你这么光明磊落,我也不能做小人,你放心,为了表示对你的尊敬,我一定会全力以赴。”

    耳光声清脆,噼里啪啦的,将全明的话全部堵了回去。

    全明气得身体哆嗦,眼珠子都快要凸出来了,死死的盯着夏小天。

    他根本就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这样的羞辱,让他气得想死的心都有了,没有任何的犹豫,他就把自己让一双手的承诺给扔到了脑后,准备用手对抗夏小天。

    但随着肩膀上一麻,他的两条手臂也失去了知觉,垂在身体的两侧再也动弹不得。

    “难怪有人说打人要打脸,这样抽人耳光的感觉,真爽啊!”夏小天一边扇着耳光,一脸自言自语道。

    “到底是什么情况,全明不是要教训夏小天么,怎么跪在那里让夏小天抽耳光?”有人大叫,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我是不是眼花了,不会跪在那里被抽耳光的是夏小天吧”

    “全明真是废物,竟然连一个病秧子都打不过,浪费老子的感情,我们走!”几名准备拍摄画面的青年,看向全明的目光充满了愤怒,他们想看的是夏小天被打,可不是夏小天怎么打他的!

    “你傻了吧?没看出来这是夏小天搞的鬼么,他虽然身体器官衰败了,但一身医术可还在呢,明显就是他用银针让全明跪在那里的。”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那全明被偷袭后为什么不用双手抵挡呢?”

    “你脑袋是不是进水了,夏小天既然能让他双腿失去知觉,自然也可以让他双手失去知觉,要不然就凭全明的尿性,你以为他会这样老实?估计早就怒骂着动手了,没看到他都气得哆嗦了么?”

    周围的议论声,夏小天自然听到了,但他根本一点不在意,而是低头看了看手表:“还有十秒到三分钟。。”

    话音落下,手上的力量,却是一次比一次大,鲜血顺着全明的嘴巴流了出来,嘴角都被抽烂了。

    全明牙齿都快要咬碎了,好几次都被抽倒在了地上,但却被夏小天扶起来接着抽。

    “你让我的三分钟时间到了,我们该开始真正的决斗了。”夏小天活动了一下手腕,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不要.不要再打了.”全明含糊不清的求饶,一不小心扯动了嘴角脸上的伤势,让他不由的发出一声痛呼。

    三分钟几乎都要被抽晕了,还是没真正的决斗!

    全明不敢去想了,什么君子之风,什么男人重诺,他从来都没有在意过,刚才能坚持的下来,完全是因为他心中的仇恨愤怒强行支撑着。

    此刻,在夏小天的一句话下,全部溃散了,像是一栋大楼一般轰然倒塌。

    “不要再让你了?你放心,真正的决斗开始,我就是拼着身体不适也要全力以赴,不会留手的,你有这样的君子之风,我自然不可能用留手这样的方式来埋汰你,那是在侮辱你。”

    夏小天义正言辞的保证,抡圆了膀子,啪的一声耳光抽了上去。

    咚!

    全明脑袋一歪,直接就被抽倒在了地上,脑门撞在了地板上。

    “我认呼你不要再打了”

    双腿双手不能用,全明直接身体前倾,躬下了身子,前额重重的砸在了地板上。

    赫然是在磕头求饶。

    “这是什么情况?全明这是在干什么?”

    “还能干嘛,被抽耳光抽的受不了了在磕头求饶呗。”

    “小天,不要打了,他怎么说也是神医门的人。”陆诗雅站了起来,轻轻的扯了一下夏小天的衣袖。

    其实她刚才就可以阻止的,但全明的所作所为让她很生气,所以直到这个时候她才站起来。

    “听老婆的。”夏小将抡圆的胳膊放了下来。

    “全明,今天你给我上了一课,让我知道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君子,日后我要是有哪里做的不对的地方,还请你继续指教。”

    悄无声息间,他将全明身上的几根银针拔了下来。

    重新恢复了知觉,全明爬起来就跑,如同是丧家之犬一般,背影十分的狼狈,连趁机报复夏小天都给忘了。

    他是真的怕了,对方最后的那几下耳光,几乎都快把他打蒙了,这哪里像是器官衰败的人?

    分明比之前还暴力啊!

    “你呀!”陆诗雅无奈的看着夏小天,都把人收拾成那样了,最后还要夸人家正人君子,也太坏了!

    就在夏小天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他的脸色忽然一变。

    “噗!”

    喉咙一甜,一口殷红的鲜血吐了出来。

    “你怎么了?”陆诗雅大惊,赶忙把他扶到了座位上坐下,捉住了夏小天的手腕开始把脉。

    “没什么事,可能是因为刚才活动的太剧烈了。”夏小天轻轻的摇了摇头,一脸的无所谓。

    他早就有了这个心理准备,身体内阴阳二气远远超过普通人,虽然这是好事,但在前期肯定避免不了这样的情况发生。

    这和虚不受补是一个道理,就好比在他的身体内突然塞进了一大股的能量,现在身体还不足以迅速消化,定然要以吐血的方式释放出来一些。

    “你好好坐着,别说话。”陆诗雅十分担心,闭上眼睛给他进行全方位的检查。

    虽然知道夏小天的医术比自己高超,但担忧之下,她只想为夏小天做些什么。

    “夏小天怎么了,他刚才抽人耳光的时候不是生龙活虎的么,怎么忽然吐血了?”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