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六章 你是不是个男人?
    第七百九十六章你是不是个男人?

    凌晨五点。

    终南山的山顶上,一片漆黑,唯有繁星点点,还有那不断吹来的冷风。

    陆诗雅披着外套,躺在夏小天的怀里,而夏小天却是老套的披着一个军大衣,握着陆诗雅的手给她不断的搓手,哈气。

    “是不是很冷?”夏小天眯眼一笑,笑的像个孩子。

    “是有点冷。”

    陆诗雅往夏小天的怀里缩了缩。

    “抱紧一点就不冷了。”夏小天笑着紧紧的抱住了陆诗雅,冰冷的肌肤碰在一起,反而生出了一丝暖意。

    “快看。”

    陆诗雅伸手指着天边:“太阳要出来了。”

    “哪有那么快?”夏小天不急不忙的道:“天亮之前,会亮一下,然后特别黑,然后才会迎来日出。”

    “很有经验嘛你?”陆诗雅翻了个白眼道:“说,都和谁看过日出?”

    “不多,也就十几个。”夏小天嘿嘿一笑,耍着贫嘴。

    “什么?”

    陆诗雅手上一拧,在夏小天的腰上拧了一下:“你再说一遍,多少个?”

    “一个也没有。”夏小天龇牙咧嘴道:“我开玩笑的,饶了我!”

    “说,到底多少个!”

    陆诗雅冷眉一竖。

    “一个都没有。”夏小天咬着牙道:“你是第一个,我第一个陪着看日出的女孩,在你之前,一个都没有。”

    “真的?”陆诗雅似乎有些不信。

    “真的。”

    夏小天狠狠的点了点头,然后一把将陆诗雅揽在怀里:“快看,太阳出来了。”

    一轮红日,猛然间在天空绽放,一束光芒闪过,瞬间破除了所有的黑暗,在那光芒所照之处,万物复生,几声鸡鸣,预示着天亮了。

    “好美啊!”陆诗雅睁大眼睛,双手撑着下巴道。

    清晨的树枝上还挂着露珠,天色越来越亮,漆黑渐渐消失,而他们两个人也在光芒所照之处,变得越来越清晰。

    “不如你美。”

    夏小天低头看着陆诗雅,嘴角一勾,笑了起来。

    “你很会啊!”陆诗雅回过头,看着夏小天的眼睛道。

    “啊?很会什么?”夏小天一脸茫然。

    “很会撩女孩子嘛。”陆诗雅哼了一声,然后一下子勾住夏小天的脖子,吻了上去。

    “唔!”

    夏小天眼睛一瞪,有些反应不过来,他这是被强吻了?

    陆诗雅的吻很生涩,甚至舌头伸进夏小天的嘴巴里都不知道要干些什么,动也不动,甚至连呼吸都开始大口大口的喘起来。

    “不会接吻还要学别人强吻。”

    夏小天后退了一下,吸了口气:“我来教教你,什么是强吻。”

    话音落下,夏小天猛地一下将陆诗雅扑到在地,俯身上去一口吻在陆诗雅的唇上。

    “嗯!”

    陆诗雅忍不住的喘了起来,在夏小天的带领下,很快学会了适应,并且似乎比夏小天还要主动,她的双手不自觉的伸进了夏小天的衣服里。

    “今天的日出很美,我很喜欢。”陆诗雅有些迷离的道。

    “真巧,今天的你更美,我也很喜欢。”夏小天笑着贴近陆诗雅的脸,看着她的眼睛,她的睫毛,她的脸,看的一清二楚。

    如出水芙蓉,不施粉黛,却美的惊心动魄。

    “亲我。”陆诗雅揽住夏小天的脖子:“今天,我属于你。”

    换做任何一个男人,在听到这句话都有可能把持不住,也绝不会有任何男人在听见这句话,还听不懂女人的意思。

    但偏偏夏小天却装作不懂的道:“啊?你说什么?”

    “要了我。”陆诗雅紧咬红唇。

    “会不会,太快了?”夏小天咳嗽一声,有些尴尬。

    “不会。”

    陆诗雅摇了摇头:“喜欢一个人,永远不会太快。”

    “我觉得,最好还是等一等。”夏小天起身,躺在了陆诗雅的身边。

    “夏小天,我真怀疑你是不是个男人。”陆诗雅起身,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夏小天。

    “我也觉得可能不是。”

    夏小天苦笑一声,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不像个男人,试问,有哪个男人能抵挡得了这种诱惑?

    美人在前,想吃却又吃不了。

    没有人能明白他心中的痛!

    “你不喜欢我?”陆诗雅俯身上前,趴在了夏小天的身上。

    “不是。”

    夏小天摇了摇头。

    “那是为什么?”陆诗雅蹙眉道:“觉得我不干净?我可以告诉你,在遇到你之前,我没有让任何一个男人碰过我,也绝没有任何一个男人亲过我一口,拉过我一下手。”

    “你不要乱想。”看得出来陆诗雅是真的生气了,夏小天急声解释道:“我没有想这些,我只是觉得,太快了是对你的不负责。”

    “快么?”陆诗雅眨了眨眼睛。

    “我怕你后悔。”

    “我不后悔。”话音落下,陆诗雅猛地一下将夏小天压在身下:“既然你不像个男人,又不肯主动,就只好我来了。”

    “不要!”

    夏小天像个女人一样的反抗,挣扎!

    他觉得他仿佛受到了屈辱!

    为什么?

    从来只有男人对女人用强,为什么今天他却只能像个女人一样,被压在身下毫无还手之力?

    “不要挣扎了,你逃不出我的五指山。”陆诗雅冷哼一声,低下头,用红唇堵住了夏小天的嘴。

    “咝!”

    当夏小天终于不再反抗,两人融为一体的一刹那,陆诗雅倒抽一口冷气,几滴眼泪顺着脸颊流下。

    “疼是么?”

    夏小天伸手擦下陆诗雅的眼泪,将军大衣铺在地上,翻过身来,将她压在身下:“剩下的交给我,我温柔一点。”

    “嗯。”

    陆诗雅轻嗯一声,细若蚊音。

    天为被,地为床,在刚刚升起的红日之下,终南山的山顶,两个人合二为一,只是,在夏小天卖力奋战的时候,她白了的头发逐渐的变黑,本来虚弱的身体,也逐渐的恢复了应有的力气,就连他的眼睛里,也重新焕发了神采。

    陆诗雅的一滴眼泪滴在地上,她却毫不顾忌,而是伸手摸了摸夏小天黑色的头发,忍不住的笑了。

    他不知道。

    在天黑之前,他和江别林在走廊里说的每一句话,她都听的一清二楚。

    只有九阴之脉的女人跟他合体,才能救的了他。

    她那么喜欢他,怎么可能看着他一点一点衰老,离开她的世界?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