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一章 真的死了?
    第七百九十一章真的死了?

    疯了!

    夏小天疯了!

    所有人都认为夏小天疯了,宁愿死,也不认输!

    “真他妈是疯了,认个输有多难?”

    “就是,认输也好过去死啊!”

    “认输不丢人,死了才丢人!”

    一群人纷纷忍不住的议论了起来,而陆诗雅的心就像是被扎了一下一样,死死的揪在一起。

    “咝!”

    夏小天倒抽一口冷气,身上的毒性仿佛在这一刹那被抑制住了,一股冰凉的感觉从头到尾贯彻全身,让他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

    有用!

    这是夏小天的第一个念头。

    他也不过是误打误撞,这一次完全是他剑走偏锋,想要用这鬼门十三针来解一下毒药的毒性,想不到,似乎真的有了效果。

    “夏小天,最后一分钟,你当真不认输?”苏叶忍不住的催促道。

    他不想让夏小天死,至少不要死在他的手里。

    “当真!”

    夏小天死活不肯认输,而鬼门十三针的效果似乎有了一点作用,紧接着,他拿起铜针,迅速的又刺在了其余的穴位上。

    “这又是干什么?”

    “两种针法一起用?”

    台下的人被惊呆了,活了这么久,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胆大的人。

    毒药敢吃。

    针法敢乱用。

    还有什么是他不敢的?

    “扁鹊神针,以气灌针?”有人认出了这个针法,但扁鹊神针属火,鬼门十三针属阴,两种阵法混合在一起,真的不会出事么?

    “哇!”

    夏小天忍不住的吐出一口血。

    身子一颤,差一点倒在地上,两种真气不断的在他的体内冲撞,经过他的五脏六腑和经脉,似乎快要绞碎了一样。

    “夏小天!”

    陆诗雅疾呼出声。

    “咝!”

    夏小天咬着牙,继续不断的将真气灌输到铜针上,然后不断的经过他的五脏六腑,疼的越厉害,他就输入的真气越多。

    “还有最后一根针!”

    夏小天全身已经没有一点力气,快要连坐都坐不稳了,但他还是咬着牙将最后一根银针刺下,谁都看得出来,这个时候的夏小天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似乎只要一阵风吹过,就能把他吹趴下!

    “十秒。”

    “九秒!”

    “八秒!”

    人们开始倒计时起来,他的时间只剩下这最后几秒钟了,但他的情况似乎一点也不见好,反而看起来越来越严重。

    他的嘴唇已经不是紫色,而是发黑了。

    就连眼珠都已经充满血丝,似乎一下子就要炸开一样。

    “苏叶,你快用解药啊!”

    “你难道真要让他死在你的面前?”

    “快啊,快救他!”

    一群人在底下喊了起来,而陆诗雅也一下子冲到苏叶的面前,红着眼睛道:“苏叶,我求你,快救他!”

    陆诗雅活了二十多年,从未跟任何一个人说过一个求字。

    但今天,她什么也顾不上了。

    她做不到亲眼看着夏小天死在她的面前。

    “晚了。”苏叶声音沙哑的摇了摇头:“如果一分钟之前给他解药,他还有的救,但这最后几秒钟,毒效已经侵蚀了他的五脏六腑,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他了。”

    “不可能!”

    陆诗雅摇头道:“你一定是骗我的,对不对?”

    “我没有骗你。”苏叶摇头道:“我也没有想到他这么倔!”

    苏叶也有些后悔,二十多年来,他头一次遇到对手,却没有想到,竟会死在他的手里。

    “我不信!”

    陆诗雅急声喊了起来,眼泪夺眶而出:“我不信,你一定是骗我的。”

    “我没有骗你。”苏叶长出了一口气,似乎是为了响应他的话,突然间,“砰”的一声响起,坐在地上的夏小天轰然而倒。

    倒在了地上。

    “夏小天!”

    陆诗雅急忙冲了过去。

    “不会真的死了吧?”

    “不会吧!”

    所有人都惊声喊了起来,一刹那,一群人冲上去,将夏小天团团围了起来。

    “夏小天,你睁开眼,快睁开眼睛!”抱着夏小天的身体,陆诗雅惊慌失措,仿佛她的冷静一下子不见了一样。

    没有人回答她,夏小天仍然紧闭着眼睛,没有说话。

    “夏小天,你个骗子!”

    陆诗雅急声大喊,悲痛的趴在了夏小天的身体上。

    “雅雅,不要急。”花姑走上台来,伸手抓住了夏小天的手腕:“我来给他把一下脉,看他是不是还活着,万一他只是晕倒了呢?”

    “对,他一定是晕过去了。”陆诗雅急忙点头。

    一秒。

    两秒。

    三秒过去了,但花姑却一直没有说话。

    “花婆婆,他是不是还活着,是不是只是晕过去了?”看见花姑不说话,陆诗雅急声问道。

    “雅雅,他……”花姑欲言又止。

    “到底怎么了?花婆婆,你快告诉我。”陆诗雅慌张问道。

    “他的脉搏不会跳了。”花姑终于说出一句话,但这一句话说出来,无疑是给夏小天宣判了死刑。

    听见这一句话,陆诗雅轰然一下子坐在地上,像是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就连眼神也一下子失去了光彩。

    “我不信,你一定是骗我的。”陆诗雅抓起夏小天的手腕,不停的去探测他的脉搏,却发现没有一丝反应,她还是不信,低头俯身在夏小天的胸前,却听不见一下心跳。

    “骗子,夏小天你个骗子。”

    陆诗雅哭的眼睛都肿了,抓起夏小天的手,哽咽道:“不是说好的一起到白头,你怎么可以自己一个人先走?不是说好的差一天,差一个时辰,差一秒都不算一辈子?你个大骗子!”

    “死了?”

    “真的死了?”

    “不会吧?”

    台下一片惊呼,虽然所有人早已经料到这个结果,但谁也没有想到,竟然真的发生了!

    秦天下的徒弟,三十年后,斗医大会上,一鸣惊人,五分钟大败沈浪的天才,竟然就这么死在苏叶的手里了?

    “夏小天,你不要跟我开玩笑了,快睁开眼,告诉我,你是骗我的。”陆诗雅似乎一下子哭的连力气都没有了,只是坐在那里,双目失神的拉着夏小天的手,眼泪不断的滴在他的脸上。

    就连在场的人们都忍不住的别过头去,不忍看陆诗雅失声痛哭的样子。

    “你的眼泪,有点咸哦。”

    场上一个声音在这个时候,突兀的响起,而听到这个声音的一刹那,所有人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了躺在陆诗雅怀里的夏小天。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