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八章 巅峰对决(1)
    第七百八十八章巅峰对决(1)

    锋芒毕露!

    夏小天的这一句话锐气十足,一点也不像他平时的风格。

    平时的他至少还会给别人留有三分薄面,但今天无论是他对上沈浪,还是对上苏叶,他都是锋芒毕露,锐气十足。

    “还真是一点不谦虚啊。”

    “谦虚个屁,这种时候谦虚给谁看?”

    “就是,人家有骄傲的资格,你有本事也五分钟打败沈浪,你也不用谦虚。”

    台下一群人又吵吵起来,而苏叶听见这句话,却是忍不住的笑了:“如果这一次你赢了我,我就加入你的中医公会。”

    哗!

    一片哗然!

    谁也没有想到苏叶竟然玩这么大,下了这么大的赌注。

    “好。”

    夏小天也是有些意外,没想到苏叶给他这么大的惊喜:“如果我输了,我就加入你们巫医门。”

    “好,说话算数。”

    “一样为定!”

    两个人就这样当着全场的面,定下了一个赌注。

    “赌的太大了。”

    “这赌注,简直把自己赌进去了啊!”

    “如果能把苏叶收进中医公会,那以后的中医公会,不就是中医界的第四大门派?”

    “那要是夏小天输了呢?巫医门不就是三大门派最强势的了?”

    台下一群人惊讶的合不拢嘴,而在h国的大荧幕前,朴望天脸色猛地大变,而他身边的老人早已经变得面如死灰。

    “没想到,真是没想到。”老人脸色发白的道:“想不到三十年后的斗医大会,比三十年前还要精彩,三十年前,秦天下让人们看了一个传奇,三十年后,他的徒弟又创造了一个奇迹,五分钟,竟然打的徐老头的大弟子落花流水。精彩,真是太精彩了。”

    一个多小时前,他还信誓旦旦的说夏小天绝无可能会在五分钟之内打败沈浪,但几分钟后,夏小天就用事实狠狠的打了他一巴掌。

    连五分钟都不到。

    “师傅,我输给他,不丢人吧?”朴望天握着拳头道。

    “不丢人。”

    老人摆了摆手:“想当年我也输在秦天下的手里过,三十年后,你输给他一点也不丢人,饶是我亲自动手,也不一定赢得了这小家伙。”

    “师傅,他真的有那么强?”朴望天似乎不信道。

    “比你想象中还要强。”老人眯眼道:“或许,你刚才看到的他五分钟打败仙医门大弟子的场面,可能还不是他全部的实力。”

    “不可能吧!”朴望天一脸的不相信。

    “你且看好。”

    老人拿起一杯茶,喝了一口道:“这一次的斗医大会,绝对会改变中医未来几十年的局势,夏小天,会是中医界最大的一个变数!”

    ……

    ……

    “这一局,我们怎么比?”夏小天走上台前,点着一根烟。

    哪怕是面对苏叶,他也没有一丝紧张。

    “你想怎么比?”苏叶嬉皮笑脸的道:“我可不想和他们一样,比这种无聊的救人游戏,不如我们玩的大一点,我来下毒,你就救人怎么样?”

    “又玩这种游戏?”夏小天皱眉道。

    三十年前,苏叶的师傅就曾经玩过一次,三十年后,苏叶又要玩一次?

    “你不会是不敢吧?”苏叶笑道:“你别忘了,我最强的可不是医术,而是下毒,你总不想用你最强的来跟我最弱的斗吧?这样你就算赢了,也胜之不武。”

    “行,可以!”

    夏小天犹豫了一下应了下来:“但被下毒的人,不用选别人了,就选我吧。”

    “什么?”

    “以身试毒?”

    “夏小天他妈的疯了吧?”

    台下一片惊呼,头一次见到有人以身试毒来跟别人比拼医术的。

    “你脑子是不是有病?”苏叶翻了个白眼道:“你以为我这一次下的毒还跟上一次一样?你轻轻松松就能解开?我告诉你,你可能两分钟就连一丝都没有了,你靠什么解毒?”

    “至少,不是在别人身上下毒。”夏小天皱眉道:“用别人来当试验品,我做不到,更何况,你觉得谁愿意用自己的身体来给我们坐试验?”

    “那可不一定。”

    苏叶撇嘴道:“你信不信我一挥手,立刻就有人上来?”

    “不信,也不必。”夏小天摆手道:“就我来吧。”

    “神经病。”苏叶翻白眼道:“我告诉你,如果这一次你死在场上,我都不会给你解药,除非你亲自像我认输求饶。”

    “好!”

    夏小天毫不犹豫的应了下来。

    但台下的人却在这一刻一下子沉默了下来,谁都没有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更没有想到,夏小天竟然会以身试毒。

    无论今天夏小天是输还是赢,至少在胸襟上,他赢了。

    “雅雅,你这男朋友在想什么?”一直没有说话的花姑这个时候也忍不住的开口了:“以身试毒,万一死在台上怎么办?他死了不要紧,丢下你一个人怎么办?”

    “他向来如此。”

    陆诗雅一点也不意外,他第一次见到夏小天的时候,他不就是像今天一样么?

    以身试毒,为的是救别人。

    他喜欢的,不也正是这一点么?

    “你要不要去劝劝他?”花姑道:“这样危险性太大了。”

    “不用了。”

    陆诗雅摇头道:“他做出的决定谁也改变不了,更何况,我相信他,一定会赢的。”

    “如果输了呢?”花姑反问道。

    “如果输了……”陆诗雅咬了咬嘴唇:“我就和他一起服下这毒药。”

    “傻丫头,你也疯了?”花姑被陆诗雅的话吓了一跳:“你才认识他几天?他死了你就陪她一起死?你有没有想过,你死了,我怎么办?你父亲怎么办?我告诉你,今天只要有我在,你绝不可能少一根头发。”

    “花婆婆。”

    陆诗雅抬头看了她一眼道:“你说,如果他不在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有。”

    花姑深吸了一口气:“为了他,你也一定要活的更好,我想,如果他知道你这么想的话,一定也会说和我一样的话。”

    台上。

    苏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白色的小瓷瓶,从里面倒出一颗红色的小药丸,然后看着夏小天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断肠散跟鹤顶红?”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