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五章 酷不酷,帅不帅
    第七百八十五章酷不酷,帅不帅

    “你认识我师傅?”

    苏叶好奇道,他从未听他师傅提起过有一个比陆长远和徐一仙地位还高的旧相识:“我怎么从未听我师傅提起过?”

    “你还没到知道我的时候。”花姑淡淡的道,似乎在她的面前,苏叶只是个刚出茅庐的小辈儿。

    “是么?”

    苏叶的傲气一下子上来了:“有机会,过两招?”

    “你不一定是我的对手。”花姑笑了笑道:“我知道你,苏叶,姓苏的老家伙的徒弟,莫说是你,让你师傅来了,也不一定是我的对手。”

    “呵,那可不一定。”苏叶冷笑道。

    他这辈子最不服气的就是有人在他面前倚老卖老。

    “最后一分钟!”

    有人看着手上的表,一直在倒数时间,夏小天根本没停,手中的针法越来越快,快到已经快要让人眼花缭乱的地步了。

    而沈浪也没有差到哪里去,手中银针就像一道光线,很难想象,竟然有人可以让银针的速度快到让人根本看不清楚。

    这可不是耍酷,而是刺穴位,稍有差池,那可就是一条人命。

    沈浪额头上的汗密密麻麻,不停的滴落在他的手上,而他却也不敢有丝毫放松:“一分钟,最后一分钟,夏小天输定了!”

    “这一次,怕是夏小天输了!”

    “唉,他太自负了,以为沈浪是他之前遇到的无名小卒吗?”

    “五分钟,想要赢仙医门的大弟子沈浪,实在是太脑残的行为了!”

    在这最后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里,所有人都认为结局已定,五分钟,想要让沈浪一败涂地,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别说是夏小天,就算是苏叶也不一定做的到!

    “十!”

    “九!”

    有人在倒数着秒数,而每一次喊声都在刺动着每一个人的心弦,尤其是陆诗雅,不知不觉间,她的手已经死死的握住了花姑的手。

    “小丫头,这么紧张他?”花姑忍不住的笑了起来:“你是觉得他不可能会赢呢,还是不相信他?”

    “我相信他!”

    陆诗雅半咬嘴唇:“但我还是紧张。”

    “不用紧张。”花姑笑着道:“如果今天他输了,他之前所有的努力就白做了,从一鸣惊人,变成一个笑话,从此以后,他就是中医界最大的笑话!”

    “他不会输,一定不会!”陆诗雅紧张的嘴唇都快咬破了。

    就像花姑说的一样,如果今天夏小天输了,不出几日,他一定会是中医界最大的笑话!

    “但如果他今天赢了,就会再一次一鸣惊人,要知道,小小的江海,可不是这一次的斗医大会能比的。”花姑淡淡的道:“我和你想的一样,秦天下的徒弟,不会轻易输给别人!”

    “花姑,你认识秦天下?”陆诗雅回头道。

    她听过很多次秦天下的名字,却从未见过,但这还是她头一次从花姑的口中听说。

    “认识。”

    花姑的神色有些落寞:“一位故人,三十年不曾见过的故人。”

    “三!”

    “二!”

    “呼!”

    夏小天喘了口气,停下了手中的铜针,也在这一刻,有人喊出了最后一声。

    “一!”

    “五分钟结束了。”有人喊道。

    “我也结束了。”

    夏小天展开双手,眯眼一笑,冲着陆诗雅的方向眨了一下眼睛。

    “不可能!”

    “真的结束了?”

    “他不会是在耍赖吧?”

    没有一个人相信,夏小天真的在五分钟之内赢了堂堂仙医门大弟子沈浪?

    “我还不至于耍赖。”夏小天笑了笑道:“只提前了一秒,比我想象中晚了十秒。”

    “我就知道,他一定会赢的!”陆诗雅猛地一下松开花姑的手,差一点从地上跳了起来,这一刻,她就像是亲眼见到了自己心目中的英雄一样。

    “不要急。”

    徐一仙阴沉着一张脸道:“我倒要上前看一看,他是五分钟如何赢了沈浪的。”

    “我也看一看。”

    陆长远跟着走上前,夏小天身前的病人依然坐在轮椅上,没有任何声响,看起来并没有大病痊愈的样子,甚至连话都没有说一句。

    “该不会是出事了吧?”

    “这病人怎么一点动静没有?”

    “脸色也没有红润,完全不像是大病初愈啊!”

    底下一群人嘀嘀咕咕起来,在一群人的嘀嘀咕咕中,徐一仙走到了病人前,低头看了那病人一眼,发现病人双眼紧闭,呼吸均匀。

    “喂。”

    徐一仙拍了病人一下,但病人没有丝毫反应。

    “真出事了!”

    底下有人喊道。

    “不可能吧,夏小天就算输了,也不会让病人在他的手里出事吧?”

    “那可不一定,万一他急于求快,刺错了某一个穴位呢?”

    “难道是昏迷了?”

    底下一群人猜测着。

    “他只是睡着了而已。”夏小天淡淡的道,伸出手,在病人的肩膀上拍了一下,病人像是吓了一跳,猛地一下睁开眼睛:“你干什么?”

    “你的病治好了,不要睡了。”

    “我睡着了?”病人一脸的惊讶,不光是他,就连底下一群人也心惊不已。

    在众目睽睽之下,还有人不断的在自己的身上扎针,五分钟就能睡着?这心也太大了吧?

    “对。”

    夏小天看了他一眼道:“把你的手伸出来,给徐掌门和陆掌门把把脉。”

    “哦,好!”

    病人急忙伸出了胳膊,陆长远和徐一仙各自搭上一根胳膊,皱着眉头给病人把起了脉。

    而夏小天掏出一根烟,笑眯眯的走到了陆诗雅的身边:“雅雅,你猜我这一次会赢还是输?”

    “会赢!”

    陆诗雅毫不犹豫的道。

    “你看,还是你最了解我。”夏小天眯眼一笑:“我刚才酷不酷,帅不帅?”

    “不酷,不帅。”陆诗雅翻白眼道。

    “白耍酷了。”夏小天摊了摊手:“商量个事儿呗,雅雅。”

    “叫我陆诗雅。”

    不知道为什么,这名字被夏小天叫起来格外的别扭。

    “陆诗雅……雅姐,雅老大……”夏小天像是被打败了一样:“要不待会儿陆掌门和徐掌门宣布我赢了,你亲我一口?”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